第7章 賞菊宴

白露將至。

一連兩日,秋雨未停。

第三日破曉,才陡然放晴。

京都的處暑燥熱被徹底洗滌,空氣氤氳著濕意,十裡長街將乾未乾。

臨近午時,永輝門邊的紅牆綠瓦下,金風徐徐,黃花落葉零星幾點散落於地。

馬車帷帳被纖纖玉手掀開,身著鬆花色百蝶穿花裙的女子探出腦袋。

暖陽透過薄雲縫隙,照在女子髮髻間的琉石雲煙掛珠步搖上,光華流轉,襯著本就明媚的女子更為嬌豔動人。

“小姐,慢些!”

竹桃扶著白雲暖下了馬車,白雲暖未走幾步,柔荑被溫熱大掌覆蓋住。

溫之言一身絳紫窄袖錦袍,束起的髮髻間,簪了一隻白玉簪。白玉簪成色極佳,溫潤通透,一如他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

白雲暖任由溫之言牽著自己。

在來此地的路上,溫之言同她說過。

天子喜一切從簡。

今兒個賞菊宴是連著中秋宴一起辦的。

一是今年風調雨順,秋收頗豐。

二是宮內許久未舉辦宴席。

三是他們新婚燕爾,文武百官,總要見上一見。

四是為了慶賀新晉封的婉妃和後宮喜添子嗣一事。

白雲暖知曉溫之言是在提點自己。

身為言王妃,需注意自己一言一行,莫失了分寸,更不要丟他溫之言的臉麵。

白雲暖隨著溫之言踏入禦花園的賞菊之地,無數視線落在二人身上。

千姿百態的美人兒,在這各色花顏芬芳的柔光中,晃的白雲暖不由迷了眼。

掌心被撩撥,四目相對,眸中深情乍現。

十指緊扣,貌合神離。

或許形容的便是眼下二人的處境。

“白大小姐不是一向不愛赴這種宴嗎?”

“人家新婚燕爾,赴個宴怎麼了?”

“能有言王爺這般夫君,真是羨煞旁人!”

“噓,小聲些,都不要腦袋了!”

竊竊私語此起彼伏。

白雲暖默默想著,普天之下,哪裡都少不了說三道四之人。

白雲暖麵上淺笑衍衍,如芒在背的感覺卻揮之不去。

她斜睨身旁一臉春風拂麵笑容的溫之言。

他正遊刃有餘迎接那些上前諂媚行禮的女眷。

白雲暖將打量的目光,透出的驚豔、欣羨、妒忌儘收眼底,心裡嗤之以鼻。

卻暗暗感歎溫之言的八麵玲瓏。

溫之言定是見慣了曲意逢迎,對於這些人的諂媚,怕是都不會放在眼裡。

她越來越發現溫之言外表下,隱藏的那些不為人所察覺的心思。

帝王家的人,哪有什麼溫柔良善之輩。

他分明喜怒不形於色。

虛偽的可怕!

溫之言將白雲暖帶至花叢掩映的角落,方纔鬆開手。

灼熱呼吸靠近,溫之言狀若親密將她鬢邊被風吹亂的碎髮撩於耳後。

“宴席入座前,本王來接你。”

聽聞這溫柔寵溺的嗓音,白雲暖澄澈眼眸彎出笑意。

溫之言將自己帶往這一塊無人之地,是察覺到她麵對那些人的虛與委蛇,應付時力不從心。

“王爺,慢走不送!”

這一聲酥入骨髓的嬌喚,成功讓溫之言轉身駐足。

他挑眉看向與平素打扮大相徑庭的女子,今日格外精緻,賞心悅目,讓人挪不開眼。

這一句“慢走不送”,是煙花巷柳的恩客,最常聽聞的詞兒。

從她的嘴裡說出來,卻並不違和。

溫之言突然就明白過來。

白雲暖對待他的態度與方式。

同嬌娘們對待恩客的態度與方式。

是一致的。

錢貨兩訖,你情我願。

再多溫軟蜜意,都無關愛情。

溫之言諷刺自嘲笑了笑,負手轉身離去。

他第一次,對除那個人以外的人。

有了興趣。

空氣中沉浮著花草木香,大片大片簇擁在一起怒放的菊花,姿態各異,不驕不媚,秀麗脫俗。

白雲暖看花看得累了,又躲在這一處假山後的涼亭內,品嚐竹桃送來的菊花飲。

菊花飲的水中似乎調了蜜,菊香濃鬱,馥鬱甘甜。

白雲暖連喝了三杯,唇齒留香,方纔解恨。

竹桃遠遠看見向此地走來的一眾宮女,為首之人,頭上鳳冠熠熠奪目,姿容聘婷優雅,正是皇後徐氏。

“小姐!小姐!是皇後孃娘!”

竹桃朝著白雲暖小聲咕噥。

“暖丫頭怎的躲在這兒?”

“拜見皇後孃娘!”

白雲暖客客氣氣行禮。

“還同本宮見外了!來來來!同本宮去那兒坐坐!”

皇後徐氏拉著白雲暖,穿過禦花園外的月洞門,去了塘邊敞亮的聞香水榭。

剛踏入門裡,裡間走出來幾人,向皇後徐氏上前行禮。

“臣妾拜見皇後孃娘!”

她們方知早已有人在此休憩。

皇後徐氏點點頭道:“原來婉妃也在。”

白雲暖暗自睨了一眼,恭敬欠身低首行禮,一身嬪妃裝扮的女子。

皇後徐氏轉頭看向白雲暖,莞爾一笑道:“暖丫頭,這是當今太傅唐玉山之女唐菀,也是聖上新冊封的婉妃。”

白雲暖盯著唐菀那張出水芙蓉般的臉,足足愣怔好一會兒。

耳邊傳來皇後徐氏低低的咳嗽聲。

白雲暖回過神,壓下心中翻湧的思緒。

方纔想起,自己忘了行禮......

白雲暖麵上一熱,紅著臉恭謹柔順向唐菀欠了欠身,抬起平靜無波的麵容,發現唐菀正似笑非笑盯著自己。

“雲暖見婉妃娘娘花容月貌,看迷了眼,還望娘娘恕罪!”

急中生智,脫口而出一番話,將之前的尷尬悉數化解。

唐菀聽後咯咯直笑,柔柔低語如同婉轉鶯啼。

“王妃的嘴......抹了蜜似的!”

皇後徐氏笑了笑,看向唐菀說道:“暖丫頭這人,確實招人喜歡!”

唐菀點頭附和,“如言王妃這般可人的女子,想必......”

唐婉未說完,門外進來一掌事嬤嬤。

嬤嬤奉天子之命,前來請徐氏前去商議宴席準備事宜。

皇後徐氏起身看向唐菀與白雲暖道:“本宮去去就來!”

白雲暖正準備藉此機會起身離去,卻見唐菀柔柔開了口。

“臣妾同言王妃一見如故,左右無事,想同王妃聊上幾句,消磨光陰。”

唐菀朝著皇後開口,卻是說著白雲暖的事。

白雲暖立刻醒覺,下意識沉了心思。

發表時間:2024-05-11 02:48:4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