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既是奉旨成婚,何來情愛可言

白雲暖憶起這張臉,同七夕燈會,明明滅滅光影中,驚鴻一瞥的臉。

重疊在了一起。

是他……

十數日前,七夕。

因著守孝期滿,久未出門的白雲暖攜竹桃一起遊逛燈會。

在與竹桃的追逐嬉戲間,不小心撞上了一位絕代佳人。

“抱歉!這位姑娘,唐突了!”

彼時還是一身男裝的白雲暖口中歉意連連,垂著眉眼,慌忙拾起地上被自己撞掉的花燈,抬手遞過去。

花燈被一雙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接過,白雲暖愣怔一下。

接過花燈的男子摘下覆在臉上的麵具,清俊出塵的容顏讓人挪不開視線。

他一瞬不瞬盯著身旁佳人,滿臉關切。

“阿菀,可否受傷?”

出水芙蓉般的女子掩唇笑了笑,不甚在意。

許是白雲暖飽含的歉意太過真誠,那二人並未多言。

白衣男子滿眼溫柔將花燈放入佳人手中。

一對璧人就這樣消失眼前,冇入人海裡。

“小姐,看什麼呢?”

白雲暖看著遠去的身影,滿眼欣羨。

“你看,他們多般配!”

男俊女靚,美好的如同一幅畫卷。

骨節分明的手掌,同記憶中的手掌,交疊在一起,在白雲暖麵前晃了晃。

長睫掩映的瞳仁縮了縮,止了回憶。

原來,她的夫君愛著彆的女子。

溫之言看著麵前盯著自己發愣的女子 ,掩下心中疑惑,莞爾笑道。

“本王同白小姐,可否商量一二?”

聽聞“小姐”二字,白雲暖並無意外,勾唇淺笑擺出一副聆聽的模樣。

“願聞其詳。”

“此番賜婚並非出自本王之意......除了愛,旁的東西,隻要力所能及,本王皆能予你!”

即便方纔她的發現已經預感到此事。

可此話一出,白雲暖覺著呼吸都變得清淺,窗外蟲鳴都變得更加清晰,陡然忘記言語。

眼前容姿端華,眉目如畫的女子,聽聞這番開誠佈公的說辭,也毫無慌張失態,溫之言心下不免生出幾分訝異與欽佩。

白雲暖說不上內心是喜是悲,更多的是釋然。

她本未對這突來的賜婚抱以過多的奢望和期待。

舒氏在大婚前,叮囑的話猶在耳邊。

“既是賜婚,暖兒自當做好一彆兩寬,各生歡喜的準備。守住心,不會失了分寸,不奢求愛,才能讓自己過的自然。”

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佛祖誠不欺人。

白雲暖思及此,莫名笑了出來。

不愛也比欺騙來的要好,不是嗎?

心裡似乎有著什麼,如同鏡麵裂紋一般,虯枝蜿蜒開來,張牙舞爪扼住了呼吸和心跳。

清泠泠的笑聲悅耳動聽,惹來溫之言側目而視。

白雲暖不知該誇獎他的直言不諱,還是該哀怨他的冷漠無情。

如此袒露心跡,倒是成功讓她收起了萬般心思。

“王爺這般全盤托出,妾身應誠心感謝纔是!”

“王爺”代表著身份與地位。

溫之言聽出白雲暖話裡的疏離與分寸,心下分外滿意。

他挑眉看著施施然欠身行禮的女子,直視自己的雙目如秋水一般澄澈,看不出任何的不甘與憤懣。

卻又有些不信,聽了方纔話語的人,還能如此從容不迫。

故而,又重複了一遍。

“抱歉……爾非吾所愛。”

“妾身已知曉王爺的意思,妾身本不在意,隻是王爺一臉歉疚說出如此傷人的話,妾身心裡......倒是有些委屈。”

還能這般似嗔似怒的調侃,溫之言明瞭。

她對此是真的渾不在意。

白雲暖舉起八仙桌上擺了許久的合巹酒杯,一臉笑靨如花。

“王爺是否聽過一句話?”

溫之言挑眉巋然不動坐在桌邊。

眼前端著酒杯的手近在咫尺,十指纖纖明如玉。

“盈滿則虧,過猶不及。”

“覆水難收,破鏡難圓。”

“妾身還望王爺能守住本心。”

染著大紅蔻丹的手指,點了點麵前硬挺的胸膛,伴著一字一句勾人魅惑的嗓音,成功惹得溫之言變了臉色,後退一步,拉開彼此間的距離。

“妾身方纔所言,隻是同王爺打趣兒,瞧把王爺嚇得!”

白雲暖捂唇媚笑連連,朱唇與蔻丹之色融成殷紅一片。

溫之言蹙眉盯著麵前俏皮靈動的女子,彷彿方纔勾人魅惑之色隻是他的錯覺。

“王爺可否應允妾身三個條件?”

“本王既已言明,白小姐但說無妨。”

“既然王爺不愛妾身,王爺可否準備一封和離書,待他日王爺覓得佳人,可放妾身自行離去。也好……一彆兩寬,各生歡喜。”

溫之言有些意外,如此灑脫的女子,倒是讓他省去不少麻煩,隨即點點頭應允。

“第二,妾身在府內的吃穿用度,妾身自行打理即可,既是做這明麵上的夫妻,妾身並不想拿人手短吃人嘴軟。”

溫之言皺了皺眉,他並不想讓旁的人發現端倪。

“幾個閒人……本王還是養的起。”

“妾身在此謝過王爺!妾身一定會本本分分做好這王妃。”

“第三,還望王爺在這朝堂上一日,便能照拂侯府上下一日。”

“既已成婚,這是自然。唇亡齒寒,這個道理,相信白小姐自是懂得。”

“既是如此,妾身先乾爲敬!”

白雲暖說著如江湖兒女般豪爽,一飲而儘杯中酒。

酒香濃鬱滑入喉,帶著辛辣與灼熱,不一會兒嬌顏染上酡紅,冰涼的心與身體也被酒得以慰藉熨貼。

“嘭”的清脆聲響,合巹酒杯放置八仙桌上,杯內一滴未剩。

“你……”

怎能有大家閨秀這般恣意行事?

溫之言訝異直起身,舉杯遲遲未有動作,看向白雲暖的目光變得幽暗深沉,透著玩味與打量。

白雲暖嫣然一笑,轉身坐於妝奩邊,對鏡慢悠悠摘下鳳冠,卸下紅寶石耳墜。

鏡中嬌豔的美人,小巧挺翹的鼻,花瓣一樣的唇,寒山眉下一雙秋水澄澈的大眼,蒙了層水霧,迷濛看不真切。

如鹿兒般的眼睛眨了眨,將眼裡最後那一點光泯滅。

“合巹酒,隻能夫妻相交而飲。”

“王爺莫不是忘了自己所說的話?”

白雲暖冷了語氣,帶著幾分嘲弄道。

“既是奉旨成婚,何來情愛可言?”

溫之言這才聽出她話裡百轉千回彎彎繞的心思來。

既無情愛,非是夫妻,豈飲合巹酒?

三言兩語,將自己的執拗心思暴露無遺。

好一個牙尖嘴利,鏗鏘孤傲的女子!

發表時間:2024-05-11 02:48:4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