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解惑與心安

不一會博古架邊的白牆上,露出一道門。

白雲暖驚愕不已,愣怔隨著竹桃走進去。

未走幾步,到了底。

隱約話語聲傳來。

原來自己爹爹的書房,同隔壁房間的牆壁夾層中,還有個暗室!

白雲暖心驚不已!

她自小在侯府生活了十幾年,居然從未發現!

竹桃將儘頭處掛著的一卷畫拿下,牆壁上,陡然露出一點拇指大的小孔。

她湊近仔細端詳這小孔,豁然開朗。

小孔所在的牆壁位置的另一端,可不就是白澤書房牆壁上掛著的那張《猛虎出山圖》!

而這小孔,正是畫上張著血盆大口,虎嘯山林間,老虎的那隻右眼!

昏黃光暈從孔中透出來,竹桃示意白雲暖噤聲,欠身行禮,默默退了出去。

白雲暖忽然明白舒氏的用意。

舒芸吩咐竹桃將她帶來,又在這一牆之隔的儘頭處留了小孔,讓她可以清晰看見書房內的情形。

舒芸是想讓她傾聽自己同溫之言的談話!

白雲暖將眼睛慢慢靠過去,溫之言正坐在書案邊的雕花木椅上,身旁不遠處的獸首銅紋雙耳香爐裡,嫋嫋冒著煙兒。

“不知嶽母請本王來此,有何要事?”

舒氏莞爾一笑,坐在溫之言對麵,緩緩開口。

“臣婦特意避開暖兒,是有些心裡話,想讓王爺解惑,讓臣婦心安!”

“嶽母但說無妨!本王洗耳恭聽!”

“臣婦知曉王爺同暖兒新婚燕爾,但卻也知這賜婚來的十分蹊蹺,毫無征兆。臣婦百思不得其解,是以……臣婦想懇請王爺告知,這賜婚是否是王爺求來的?”

溫之言聽後,麵色稍稍變了變,思忖良久方纔道。

“是也不是。”

暗處的白雲暖同舒氏,皆是心下一驚。

“這其中緣由……本王深感抱歉,無法言明。隻是這賜婚對象,卻也是本王自己所選的。”

舒氏對溫之言的坦誠,分外驚訝。

她原作了打算,若是溫之言咬緊閉口不言,她亦無可奈何。

隻是未曾料到,溫之言卻不避諱。

“其中緣由,王爺不願說,臣婦深知這其中或者有曲折與苦衷。隻是……王爺既然選擇了暖兒,臣婦還望……王爺日後,能好生善待她!”

舒氏說完,起身朝著溫之言,陡然行了個恭敬端正的大禮。

白雲暖同溫之言皆是大驚失色!

“嶽母,快快請起!嶽母乃一品誥命,這般鄭重的行禮,本王受不起!”

暗處的白雲暖鼻頭一酸,心頭一暖,眼眶酸澀不已。

舒芸的話讓白雲暖想起過往,方纔體會到,自從白澤過世後,這世上再無第二人能對她這般好。

將府中一應事務,打理的井井有條。

將她的日常起居,照顧的無微不至。

將自己的處世之道傾囊相授。

甚至她嫁了人,還擔憂她會受了委屈。

她的孃親,如此細緻又敏感,卻又容易因情誤事。

誠如聽聞賜婚聖旨下來時,那般方寸大亂。

但她不可否認,這般因情誤事,隻是因為,舒芸將一顆心思,未做保留,全然撲在了她身上。

因為,她關心愛護著自己的女兒。

想起大婚之夜和溫之言的約法三章,白雲暖忽然覺著,她在同溫之言的這一段姻緣中,是不是也該爭取一番,或許日積月累,總能生出些許變化來,讓他改觀?

這樣,自己的孃親就不會為了她的幸福,還在百般憂愁。

溫之言從未覺著,一位婦人的拜禮,能讓他覺得如此沉重。

他沉默良久,對上舒氏的目光複雜而晦暗,終是點點頭,應允了下來。

舒氏展顏一笑,長籲了一口氣。

“久聞王爺美名,王爺也定當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溫之言正附和著,卻聞舒氏又接著道。

“想來我家夫君,泉下有知……定然心之甚慰!暖兒能有如此佳婿,托付餘生!”

舒氏說完,嗚咽一聲,從懷中取出雪白絹帕,拭了拭眼角淚花。

“……”

此番模樣,讓他看出來某個人的身影。

那個說他“馴妻有道”,伶牙俐齒的女子的身影。

溫之言總算知曉。

他的王妃,那一張利嘴。

是得了誰的真傳……

暗處的白雲暖聽後,倒是皺起了眉,自己孃親這般籌謀,將爹爹搬出來,藉以變相施壓。

可溫之言能在大婚之夜,說出那般冷漠無情話語之人。

斷然是不會吃這招的!

“隻是……臣婦還有一事,耿耿於懷許久,還望王爺能幫襯一二。”

溫之言點點頭,示意舒氏說下去。

“臣婦懇請王爺,能幫忙調查夫君當年在‘琅州之變’一戰中殞身真相!”

溫之言皺眉不解。

“嶽父他…….”

“當年,夫君在大捷前,曾經在千裡之外書信一封,信上言明,他不久便會大捷歸來。那封信字裡行間,無一不透露著勝券在握的訊息。”

“然捷報傳來,夫君卻因傷勢過重,殞身戰場,臣婦卻是一個字也無法相信!”

暗處的白雲暖,聽後內心久久無法平靜下來,原來不光是她存了疑,自己的孃親也……

三年前,白雲暖與舒氏收到千裡之外白澤寄來的捷報書信還分外欣喜,想著再過些時,便能見著幾月未歸的白澤。

然書信傳來後,過了一月,等來的卻是白澤殞身戰場的噩耗。

連他的屍身被運回,也是早已僵硬發黑,身上大大小小的新傷舊傷,殘破不堪,慘不忍睹。

白雲暖猶記得那時候的舒芸,當場哀慟哭暈了過去,再次醒來,隻能對著棺材枯骨,魂斷神傷,流淚不止。

現在仔細想來,越發覺得那些傷和發黑的軀體,或許另有蹊蹺。

他的父親久經沙場數年,早已身經百戰,斷不會身上殘留著那般大大小小深淺不一的傷痕。

她們當初被悲傷占據了心,後來過了些時日,回憶此事的白雲暖發現蹊蹺,才存了疑。

卻無法從千裡之外,再得到有用的訊息。

白雲暖在暗處,盯著溫之言臉上神色的變化。

她揪緊的心,在溫之言開口時,仿若溺水之人被奪去了呼吸。

溫之言沉默良久,悠悠開了口,一本正經正色道。

“嶽父戰功累累,為家國大義獻身,在世時,本王一直很是敬重景仰。”

發表時間:2024-05-11 02:48:4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