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婚之夜

七月廿二,宜嫁娶。

京都,十裡長街。

鑼鼓喧天,紅綢滿目。

白雲暖端坐在花轎裡,綴著鴛鴦戲水並蒂蓮的大紅綢緞,搭在金鈿八寶鳳冠上,隨著花轎一同搖曳。

花轎外百姓七嘴八舌的議論將蟬鳴聒噪聲掩蓋。

大紅蔻丹的柔荑縮緊攢成一團,揉皺裙襬一角。朱唇輕啟,嗬氣如蘭,起伏的心緒被壓下去。

白雲暖平靜無波的嬌豔容顏,染上一絲悸動。

今日,是她與言王大婚的日子。

傳聞這“言王”溫之言,麵若敷粉,長身鶴立,豐神俊朗,文武雙全。

是滿京都貴女心目中的完美郎君。

誠然,傳聞也隻是傳聞。

白雲暖與溫之言此前未曾見過。

十日前。

一封賜婚詔書快馬加鞭送入威遠侯府。

尖細嗓音展開明黃詔書,正色宣讀。

“奉天承運皇帝,昭曰:茲聞威遠侯白澤之女白雲暖,聰穎慧捷,端莊淑瑞,特許配言王為王妃,擇十日後大婚,欽此。”

詔書來的突兀又詭異。

像是晴朗天空突然劈下的一道驚雷。

府內上下,皆是驚訝不已。

白澤年少輔佐當今天子,常年征戰在外,戰功赫赫,威名遠揚。

故而天子對其格外看重。

自三年前“琅州之變”一戰對抗外敵後殞身。

卻保京都乃至琅州十年之內安定。

當今天子感懷其生前功績卓絕,特追封威遠侯。

白府恩典盛極一時。

隻是死後追封,多少令人唏噓。

彼時。

宣讀完畢聖旨,禦前公公掂了掂手中錢袋子,笑眯眯匆匆離開侯府。

舒氏坐在鏤空雕花木椅上,手絞絹帕,愁雲滿布。

侯府而今隻剩她與白雲暖二人,即便她封了誥命,依舊鬥不過朝堂上那些人。若是嫁給言王爺,免不了日後朝堂上紛爭不斷。

而今,詔書已下,舒芸甚為後悔當初縱容白雲暖及笄後藉著白澤殞身一事,自願守孝三年,生生將諸多婚事推拒門外。

此時便是蹦出個贅婿,也比嫁給王公貴族要好上許多。

此刻白雲暖平靜無波的嬌豔容顏看不出喜怒,垂著眼睫,雙眸猶如一汪深不見底的清泉。

“我兒若真不願意,為娘便是豁出性命,也想法子讓皇帝收回成命!”

舒氏說著愈加激動,柳眉緊鎖,杏眼緊閉,哽嚥著拿出絹帕,拭了拭眼角淚花。

“若是你爹在……”

白雲暖手捧聖旨,站在繁複纏枝蓮花的地衣上發呆。柔荑無意識攪繞掌心的雪白絹帕,泄露她不安的心思。

自打白澤殞身的噩耗傳回,她便知曉,朝中並無根基的侯府,看似榮寵一時,往後的日子,無人承其重,四麵無倚仗,隻會恩寵漸馳。

白雲暖抬臉凝視舒氏的雙眼炯炯有神,須臾間眉眼舒展,頰邊笑渦初綻。

“孃親,我嫁!”

溫柔清泠的嗓音堅定不移,舒氏氤氳朦朧的淚眼倏爾瞪大,啜嚅不語。

白雲暖左右看了看,揮退婢子嬤嬤,坐於舒氏身側。

染著大紅蔻丹的雙手包裹住瘦削青筋滿布的手,掌中冰涼漸漸化去,捂熱成溫暖一片。

柔潤溫熱的觸感蔓延到舒氏的心窩裡,打鼓的心漸漸沉靜如初。

舒氏盯著白雲暖的麵龐,彷彿看到了每每出征在即的夫君白澤,也是這般從容不迫。

“暖兒……”

白雲暖勾唇淺笑,施施然道:“少了爹爹的照拂,侯府必定不似往日。據女兒所知,爹爹在世,為人一向剛直不阿……”

她頓了頓繼續補充了一句。

“……日後難保有人嚼舌根、翻舊賬。”

“琅州之變”已過去三年,白雲暖猶記得,當初白澤力排眾議,執意帶兵南下,一路擊退外敵。

卻也因“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一意孤行,被人筆誅墨伐,斥言他急於求成,丟了性命。

白澤的死是她們心底抹不去的陰影。

“而今詔書已下,隻有嫁人這一條路,既知彆無選擇,還要抗旨搭上滿府性命?”

白雲暖盯著舒氏緊鎖的眉心,一字一句猶如鐘鳴,敲擊人心。

“孃親莫要再說這些胡話!”

“……!”

舒氏愣怔點點頭,杏目將浸染出的淚意逼退。

“那公公雖言明,不必向皇上進宮謝恩,可於情於理,孃親此時也該梳洗打扮,好去向皇後孃娘謝恩纔是!”

白雲暖此話一出,舒氏瞬間明瞭。

因著舒芸在宮裡唯一交好的,便是掌管六宮之主的皇後徐氏。

她的女兒是想讓自己趁著謝恩的契機,將這突兀而來的賜婚緣由問個清楚。

舒氏長籲一口氣,當即冷靜下來思忖道:“暖兒說的對!為娘一時著急,糊塗了!”

隻是待舒芸自宮裡返回侯府,帶回來零星半點的訊息,讓她們多少都有些失望。

賜婚詔書如同先斬後奏,送出宮外,皇後徐氏才方知此事。

聖意難測……

言王在先帝的皇子中排行第九,與當今天子相差八歲。二十又二的年紀,卻未曾娶親,也並未聽說矚意哪位官家小姐。

如此風姿卓越又光芒耀眼的男子。

“莫非有什麼隱疾不成?”

脫口而出的清泠話語,在大紅滿布靜悄悄的喜房裡,清晰可聞。

白雲暖止了胡思亂想,頓時噤聲。

豎起耳朵聽了一陣,忍不住掀起大紅蓋頭,四處打探。

偌大的房內靜謐安寧,無人迴應。

她長籲一口氣,這才發覺貼了喜字的雲紋欞花窗外,夜幕低垂,偶聞蟲鳴幾聲。

不遠處的黃花梨木八仙桌上,擺著龍鳳紅燭,牆上燭光曳動,影影綽綽。

白雲暖忍受著脖頸間的痠痛和腹內饑餓,頂著鳳冠,仍舊端坐床榻邊。

渾渾噩噩間,不知過了多久,睏意爬上眼皮。

忽然傳來門推開的聲音。

白雲暖陡然嚇了一個激靈,端坐如斯。

軟靴步履輕盈,不疾不徐。

蓋頭被玉如意挑開,燭光柔暖,湧入眼簾。

目光觸及一片裁剪得體的新郎吉服,將男子的腰身勾勒恰到好處。

眼波流轉,對上傳聞中的俊顏。

氤氳酒香隨著男子的呼吸撲鼻而來,空氣中流淌著若有似無甜膩的醉意。

溫之言旋即坐在八仙桌邊,自顧倒了杯早已冷透的茶,一飲而儘。

這纔開始打量落座對麵的新娘子。

燭火映照下,鳳冠奪目璀璨,喜服繡紋光華流轉,簪星曳月,熠熠生輝。

白雲暖仔細端詳這張臉,飲過酒的緋紅俊顏,神色仍舊清明。

眉如遠山目如星辰,鼻如山巒唇如柳葉。

龍章鳳姿,天日之表。

莫過於此。

這張臉,她似乎在哪裡見過...…

發表時間:2024-05-11 02:48:4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