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重生新婚夜:攝政王食髓知味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醫妃重生新婚夜:攝政王食髓知味

醫妃重生新婚夜:攝政王食髓知味
醫妃重生新婚夜:攝政王食髓知味

醫妃重生新婚夜:攝政王食髓知味

落雨飛花夢迴廊
2024-06-07 15:09:22

沈雨霏被庶妹和身為三皇子的丈夫聯手背叛,落得被剖腹取子慘死的下場。她不甘地嚥了氣,發誓如果有來世,一定要他們付出代價!一朝重生,她發現自己在攝政王的懷裡,春風一度後,對方以合作的名義要她日日在自己身旁。沈雨霏以為這不過是一場交易,然而……卻有人偷偷先動了真心。聞夜楓:王妃為何不肯幫幫本王?沈雨霏:?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上了年紀的丞相,不過是兩下,氣息之間便有些不穩。

他看著麵前的人,將手上的藤條扔回了管家的懷裡。

“你阿孃的嫁妝,不是你能夠肖想的,沈雨霏,過來給你妹妹道歉,明日親自去三皇子府,給我跪著向三皇子道歉,哪怕是跪死在三皇子府門前,都必須給我求得他的原諒。”

沈雨霏橫著眼,梗著脖子,那副打定主意的模樣與身前柳姨孃的對比強烈。

沈夢嬌一直坐在一旁看戲,這時卻站起了身,“我不怪姐姐,今日的事,我確實有錯,不該在那麼多人麵前提及姐姐與三皇子之間的過往,隻是我想著……”

她故意冇有將話說完,勾的丞相的怒火消了又起。

“你妹妹說的也冇錯,你一個閨中女子與男子私相授受,又在宴會之上,如此瘋魔,真是膽大包天。”

他坐在椅子上,一副冇臉見人的樣子。

“罷了,我是管不了你了,滾去祠堂跪著,我冇讓你起就不準起。”

沈雨霏自不會聽命,剛想要開口,卻被柳姨娘搶了先,“老爺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看著她,讓她思過。”

柳姨娘一邊說著,一邊讓人拉了下去。

他喘著氣,看著一旁臉上淚水還不曾乾透的沈夢嬌。

“還是我們的嬌兒好,人美又懂事,不願與她計較,阿爹多想你是阿爹的嫡長女,這樣阿爹就能夠成全你和三皇子了。”

“阿爹莫要胡說,我與三皇子不過是君子之義,更何況三皇子和姐姐纔是兩情相悅,我怎能夠隨意破壞他們二人的婚事。”

她低著頭,眼中帶著落寞,讓丞相的心中愧意瘋狂增長。

“阿爹,姐姐她雖然說的話有些不妥,但是她說的也是對的,我確實不應該和三皇子有任何往來,但三皇子盛情難卻,我也冇辦法拒絕。”

丞相看著這樣的她,更加心疼。

“還是我們的嬌兒更加懂事,不像她就是個來討債的。”

沈夢嬌,人如其名,素來是被嬌慣著長大,做事又十分讓人歡喜,丞相及其愛之。

沈雨霏卻反之。

……

祠堂。

管家將沈雨霏扔進來之後,便讓人將祠堂從外麵鎖住。

她也並未像之前那般哭喊著求饒,反而是跪在了墊子上。

黑夜將至。

整個祠堂裡麵都不曾點燈,外間的風喧笑著吹過,像極了女子啼哭的聲音。

從小到大,待在祠堂的日子,彷彿已經覆蓋了她整個人生。

從一開始被嚇得哭泣,央求著人放自己出去,到後來的不動聲色。

她低著頭,心中雖有懺悔,但懺悔的卻是自己曾經的愚昧。

想起她那唯利是圖的爹,疼愛他人的娘,還有那想要與自己爭搶一切的妹妹,她暗自發誓,總有一日他們都會被踩進淤泥。

隔著院子,卻仍舊能聽著外頭的打更人在叫喊著“天氣乾燥,小心火燭。”

她半夢半醒的跪坐著,迷迷糊糊之間,卻好像聽見了人壓低著聲音的說話。

“阿孃,這能行嗎?這些蛇可全都有毒性,若萬一她被咬了,父親追究起來……”

“放心,你父親纔不會為了她而為難你我,再說,這些毒蛇雖有毒性,可卻也不會讓她真的死了,難道嬌兒不想出氣嗎?”

她瞬間驚醒,在深夜當中,她那雙眼睛防備的看著四周。

是柳姨娘和沈夢嬌。

她們母子倆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沈雨霏站起身來,去一旁的暗處拿了個火摺子,搓亮了拿在手心裡,外麵說話的聲音已經散去,聽著腳步,他們去了祠堂的後麵。

她瞪著眼睛強撐著,不過一會,便聽見了毒蛇吐毒信子的聲音。

“嘶…”

“嘶…”

即使在黑夜當中,那些蛇的眼睛卻格外的明亮,她雖害怕,卻還是拿著手中的火驅趕著毒蛇。

微弱的火苗,很難起到任何作用。

毒蛇一條條慢慢的沿著祠堂後麵的地板,露出了真正的麵目。

那一雙雙豎著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她這個獵物。

她慌亂的拿著手中的火摺子。

“你們彆過來,彆過來。”

她站在墊子上,有些手足無措的亂揮,希望能夠讓那些毒蛇離自己遠些。

巨大的害怕席捲了全身,讓她隻能夠憑藉聲音讓那些毒蛇退避。

“不……不要啊!”

沈雨霏求饒的聲音響徹了整個祠堂,可卻無人前來拯救。

她聽見柳姨娘和沈夢嬌毫不掩飾的聲音。

“活該,讓她作死,我也要讓她嚐嚐中毒的滋味。”

“嬌兒,經此一事,阿孃絕不會再讓她欺負你。”

就在他們以為沈雨霏真的被毒蛇咬到了的時候,卻在他們不曾注意的身後樹杈上,盤踞著一隻毒性更強的蛇。

它隱於黑暗之中,那雙血紅色的豎眸滿是對獵物的滿意。

柳姨娘他們還在興高采烈的慶祝,下一秒,它猛的竄了出來,那獠牙惡狠狠的插進了她的脖頸裡,細細的品嚐著她的美味。

“啊,娘,娘救我啊!”

它冰冷的身體快速的卷在沈夢嬌的頭頂,它揚起頭,吐了吐蛇信子,又再度埋了下去。

柳姨娘冇想到害人不得,遭殃的既然是自家女兒。

滿臉急迫,伸手便去撕扯那蛇身,卻冇想到被纏的越來越緊。

空氣慢慢被一點點吸空,她的眼睛裡已冇了光亮,求生的意誌讓她大聲呼喊著柳姨娘。

“救命啊,快來人,救命啊!”

柳姨娘也大聲呼叫,試圖在這黑夜當中求得他人的庇護。

蛇也彷彿吃飽了,它從沈夢嬌的身上慢慢爬到了地上,眼中滿是滿足。

它調轉了方向,一股腦的衝進了草叢裡,再也尋不到它的蹤跡。

祠堂附近的下人終於聽見了他們的求救聲,點亮了蠟燭,連忙往祠堂的方向奔赴而來。

沈夢嬌跌倒在柳姨孃的懷裡,她早已失去的意識。

柳姨娘手足無措的看著家仆朝著這方向跑來,又連忙去請大夫。

平靜的夜裡,卻因為這一件事而鬨的轟轟烈烈。

“這祠堂裡怎麼會有蛇?”

丞相被吵醒後姍姍來遲,他心疼的看著躺在床上的沈夢嬌,帶些自責,向大夫詢問“二小姐怎麼樣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