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出手即天災,橫推異人界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一人:出手即天災,橫推異人界

一人:出手即天災,橫推異人界
一人:出手即天災,橫推異人界

一人:出手即天災,橫推異人界

林小閒
2024-06-25 17:09:26

秦風穿越一人世界,覺醒提取係統,可惜提取到的技能會自動變異為滅世天災。提取蠱毒——變異為十方滅卻蠱提取色慾之力——變異為極樂仙法提取雷法——變異為九霄禦雷決提取六庫仙賊——變異為吞天魔功為了不被切片研究,秦風隻有選擇更厲害一點了。身為小孩哥的他刷爆公司,亂殺異人界。隻是後期的技能畫風怎麼越發不對勁了。慾望母樹的凝視,真言令法,無限次元之門......異人世界徹底亂套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秦風和陳朵交換了一個眼神,都提高了警惕。

這個山洞結構複雜,外麵是一個七八米高的天然洞穴,內裡有眾多分支岔道,黑黝黝的,不知道通向哪裡。

“有一種奇怪的味道。”陳朵忽然說道。

“什麼味道?”

“像血液的味道,但是很淡。”

陳朵又仔細分辨了下,最後在碎石和泥土混雜的地麵上,找到了非常微小的,暗黑色的圓點。

“這是?”

“凝固後的毒血,”陳朵把手放在暗色圓點上,一邊感受,一邊說道。

“這毒很厲害,它是用很細緻,很微小的炁來驅動的,即便離開人體仍然會保留一定的毒性,不過不直接接觸的話就冇有影響。”

看來有人受傷逃到了這裡,還中了毒。

異人,以製毒聞名的,秦風立刻能想到的就是苗部與唐門。隻不過苗部更多用蠱或者藥物,而唐門則更注重炁的應用,有時候也結合機關。

唐門最著名的毒就是丹噬。

秦風記得,丹噬是一種專門破壞對方經脈的奇毒。它不是用藥物,而是用施術者自己的炁煉製成的。施展起來像小水滴一樣,成雲霧狀無聲無息的,不是對毒特彆熟悉的異人是無法察覺的。

難道這毒就是丹噬?

這個時間點,和唐門大佬交手,中毒受傷的人......

不會是張懷義吧!

原著中的張懷義是甲申之亂的根源。他結交無根生,悟出了八奇技之一的“炁體源流”。他也因此遭到各大門派的追殺,最終死於唐門前掌門楊烈的丹噬。

要是他能找到張懷義,薅一下“炁體源流”,是否能解決自身炁量太少的問題呢?

如果可能得話,還可以救一下張懷義。畢竟他將來要對付的是龐大的公司,甚至整個異人界。多一個強力幫手總是好的。

“陳朵,你能根據這毒,找到中毒的人麼?”秦風問道。

“我可以試試。”

“但是殘留的毒血非常稀少,我隻有三成的把握。”

三成啊,既然把握不是太大,秦風也就不著急了。

他對於“炁體源流”的態度是:能薅到最好,冇有也不強求。

二人重新燃起了篝火,打算先填飽肚子。

不多時,烤野雞的味道瀰漫了整個山洞,油脂的香味讓人食慾大增。

......

山洞後方,某個隱秘的岔道內。

一個藏在陰影中的人,靜靜地看著這一幕。

這人正是張懷義!

原來他故意留下痕跡引開追兵,然後再繞回來,重新躲到了這個“曾經待過”的山洞中。

讓他冇想到的是,山洞裡竟然來了兩個小娃娃,還在這裡吃燒烤。

這兩個小孩應該也是異人,會是追兵麼?

感覺不太像。

此刻的他狀況已經很糟糕了。

他臉色青白,口鼻都帶著乾涸的血跡,他能感覺到自己的經脈、內臟已經被丹噬腐蝕得千瘡百孔。

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回想自己這一生,他似乎都在反抗命運,追求力量,可是最終又被力量所累。

少年時的自己十分張揚,結果給全家招致了滅頂之災,隻有自己一人生還。

被師傅帶回龍虎山後,又因為不甘而偷偷練功,險些讓師傅趕出門去。即便後來小有所成,卻還是在切磋中輸給了師兄張之維。

成年後他下山雲遊,遇見了無根生,在見識了神明靈和二十四節穀後,他又陷入了更大的不甘中,對力量產生了新的渴望。

如今自己所悟的已經超越了無根生。

但卻累得田師兄蒙難,自己被追殺,東躲西藏了好幾年甚至要禍及子孫。

到底是他錯了,還是這個世界錯了?

原本內心桀驁的張懷義一意孤行,頗為自負。

如今也有了點動搖。

不過他清楚自己的性格,哪怕重來一遍,他大概率還是難以放棄對術法的追求。

張懷義用手努力壓住腹部,額角青筋冒起,他渾身的經脈又開始抽痛了,這是毒繼續加重的跡象。

“炁體源流”的確可以化解炁毒,但就像其他有副作用的八奇技一樣。炁體源流也是有極限的。

一旦過分應用,體內的炁嬰就會吞噬主體的意識。

而冇有了自我意識,他還是他麼?

在生死攸關的時刻,張懷義最終選擇了“作為一個人而死去”。

......

烤雞的香味又飄了過來。

張懷義已經一天不曾進食了,此時食物的香氣對他格外的有誘惑力,讓他整個人都放鬆了一些。

也罷,都是要死的人了,還顧忌什麼。

這兩小孩不過和楚嵐一般大小,真是探子又能怎樣呢。

而且他不想這樣無聲無息地死去。

死在這種地方,屍體都開始腐化了都不一定被髮現。

有兩個小孩說說話也不錯。

張懷義索性不藏了,直接從岔道深處走了出來。

“你們兩個娃娃,能勻我一點吃食麼。”

“作為答謝,老夫可以指點一下你們的功夫。”

秦風回過頭去,驚訝的發現一個矮小的老頭走了過來。

他渾身上下有不少戰鬥過的痕跡,皮膚上、衣服上都混雜著乾涸的血跡和燒焦的灰黑,他的腹部更是有多處深淺不一的血漬,可能不是一次染上的。

這是,張懷義?

自己摸個魚的功夫,副本人物就主動來找自己了。

還有這種好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