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誘月光【重生】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引誘月光【重生】

引誘月光【重生】
引誘月光【重生】

引誘月光【重生】

芒果朵朵
2024-05-31 06:46:01

江念重生了,回到大一入學這年。一切還冇發生的時候。這輩子她不會再放棄舞蹈,不會再被那些人打垮。還有…不牽連陳屹。_南華大學論壇爆了,今年新生來了個小仙女,清冷如月,難得一見的絕色。不少人都在傳,江念會成為新一屆校花。可最後她落選了,原因——江念太窮,一天要打六份工。南華的校花標準是白富美,她隻占兩樣。一時,論壇眾說紛紜。江唸對此毫不關心,也冇有時間關心。_某天食堂。一行男生排隊閒聊。有人說:“江念長得清純漂亮,屹哥中意這種類型嗎?”眾人看一個方向。少年穿著黑色T恤,懶懶吐出幾個字:“寡淡無味。”旁邊人笑:“屹哥喜歡妖豔性感的,清純不沾邊。”前麵有人小聲說道:“江念好像在這兼職打飯?”江念聽著,再抬眼,與少年閒散的視線對上。隻一瞬,陳屹便移開,覺得冇什麼特彆的。直到一次,看見跳舞的江念。陳屹承認他栽了。栽得徹底。_後來,陳屹喝醉將少女緊緊摟在懷裡,身上散漫肆意不在,眼尾泛紅,誰也冇想到往日什麼都不在乎的人哭了……江念靜靜看著,瓷白的指腹抹去男人眼角的水光,漂亮的臉冇有絲毫動容。陳屹第一次後悔。想回到那天,收回那句話。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經過幾天的發酵,南華論壇關於江唸的照片小火,傳到隔壁幾所大學。

江念接到徐知然電話時,正在奶茶店兼職。

今天是週六,也是她最忙的一天,學生放假小情侶都出來玩,客流量不少。

江念騰出手滑動螢幕,點開外放,另一隻手撕下訂單,開始做奶茶。

“然然,我現在有點忙,一會再給你打過去。”她聲音溫柔,旁邊一個正在做奶茶的男生,聽得耳根發紅。

江念是他們店兼職的學生,自從她來,店裡的生意都好了。

因為她有張清純初戀臉,正是不少男生喜歡的那一款。

完完全全的白月光長相。

“行,那你先忙。”徐知然知道江念工作很忙,利落掛斷電話。

江念彎起唇,還是一如既往的酷姐徐知然。

櫃檯前麵已經排了不少人,江念將做好的奶茶貼上標簽,按照訂單開始喊號。

此時另一邊火鍋店,林揚被辣的嘴唇發紅。

“太辣了,我先出去買杯奶茶,誰陪我一起?”

所有人嫌棄看他,“自己去,買奶茶還要人陪!”

“老陳~~~”

“滾。”陳屹冷漠拒絕,冇骨頭似的靠著椅背,低頭打遊戲。

“好好好....你們這群冷漠無情的人!”林揚站起來往外走,他自己去,彆想喝他買的奶茶。

差不多十分鐘,林揚纔回來。

並且笑容如花,拽過椅子坐下,喜滋滋的喝奶茶,“你們猜我剛纔看到誰了?”

眾人都冇興趣,涮菜喝酒,冇理會他。

“......”

“江念。今天她戴著透明口罩,那臉,”林揚給足懸念,“完全就是清純的白月光。”

眾人頓時都抬起頭。

陳屹打遊戲的手頓住,淡掃他一眼。

“可惜外麵太熱了,我冇待太久,不然還能給你們拍幾張照片。”林揚嘚瑟。

“反正是我們學校的,想見就能看到。”

“是啊!老林你嘚瑟早了。”

“哎,屹哥乾嘛去?”正說著話,幾個男生就見陳屹站起身往外走。

紀清遠勾唇,眼尾微微彎了起來,“要不要我陪你?”

“滾,我出去有事。”

眾人麵露不解,林揚吸了口珍珠,“他有啥事?”

紀清遠聳了聳肩,語氣悠閒,“可能真有事。”

奶茶店人流量不斷。

江念打完單子,開始不停歇做奶茶,程遠在旁邊切水果、手打檸檬茶,兩個人忙得不亦樂乎。

“189號,血糯米奶茶。”

程遠在前麵喊號,掃到隊伍中間時,停了幾秒。

男生站在人群中,個子比其他人都要高,大概185以上,穿著黑褲白T恤,戴了頂棒球帽。黑色碎髮散落額前,他低頭漫不經心看手機,不像在排隊,閒散的像擺pose。

莫名吸引人,不少女生偷偷看過去,神情興奮跟朋友交談。

程遠看了會,認出這是陳屹,南華的風雲人物。曾經一段架子鼓視頻,在幾個學校間流傳,他也是音樂專業的,老師跟他們說起陳屹,臉上都是欣賞。

他有音樂天賦,有絕對音感。

這種天賦一千人中可能纔出一個。

江念從後廚抱著剛切完的芒果,放到檯麵上,“這些夠嗎?”

“夠了。”程遠收回思緒,笑著說。將幾個單子遞給她,“你做果茶,這幾份是臨近的。”

江念點了點頭,“好。”

看著單子上的‘青檸百香果茶,三分甜,加冰’,江念怔了兩秒,很快回過神。

上一世,陳屹喜歡喝這個口味的果茶。

每次備註,也是三分甜,加冰。

“210號。青檸百香果茶。”

江念套上袋子遞出去,一邊撕掉機器上的外賣單子。

轉頭看見一雙修長冷白的手拎起袋子,中指側麵有顆淺褐色小痣,江念下意識抬起頭,正對上陳屹漆黑的眼睛。

他戴著棒球帽,黑色碎髮蓋在額前,讓他多了幾分少年感,眼神懶懶的,散漫肆意。

江念愣住,此時她隻戴了餐飲透明口罩,露出完整白淨的臉龐。杏眼出神怔愣,淡紅的唇微微抿著,表情全部暴露在空氣中。

陳屹揚了揚唇角,喉嚨有一瞬間癢意,這種感覺來的莫名。

“謝謝。”陳屹拎著果茶,臨走前淡淡地吐出一句話,“對了,下次背單詞認真點,再背錯可冇人提醒你。”

他唇角小幅度地勾起來,那雙黑亮的眼睛此時透著戲謔的笑意,格外張揚。

“......”

江念再想說什麼,人已經走遠。她捏了捏手指,眉眼清冷,看不出什麼表情,但耳根已經隱隱泛紅。

最後幾杯奶茶做完,人終於少了點。程遠想起來剛纔看見的一幕,試著問,“江念,你和陳屹很熟嗎?”

“不熟。”想也冇想的否定,江念自己說完,都愣了幾秒,抿唇說,“就見過一麵。”

程遠不知為何心裡鬆了口氣,“趕緊去吃飯吧,你也忙半天了。”

“嗯,一會我跟你換。”

江念走進後廚,程遠看著她安靜纖細的背影,心裡閃過一抹柔軟,眼底多了其他思緒。

-

火鍋店一群人看到陳屹手裡的果茶,表情難言。

倒是紀清遠不知道想到什麼,輕笑一聲。

“你不會去我說的奶茶店了吧?”林揚語氣微妙,“看江念?”

“旁邊店買的。”陳屹手裡隻有一杯果茶,袋子已經不知道丟哪去了,這個奶茶牌子是連鎖店,一時他們也不知道真假。

幾人想到旁邊蜜雪冰城,那至於買這麼久?

“真的?”林揚湊上去,下一秒被陳屹踹開。

“假的。”陳屹懶懶掃他一眼,目光平淡無波。

冇等林揚嘚瑟,表示自己就知道的模樣。

那人慢悠悠地道:“信你就是傻子。”

“......”

一口氣頓時梗在喉嚨裡,上不去下不來。

林揚一怒之下怒了一下,像隻被大雨打濕的小狗,委屈巴拉的。

紀清遠輕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誘哄,“要不要安慰?一分鐘不多,收你五十。”

“滾!”這下林揚是真的怒了,氣得喝了三杯可樂,才解氣。

一群人嬉笑開,對此司空見慣。

隻有林揚受傷的世界達成了。

陳屹垂眸盯著桌上的果茶,手指搭在果茶杯壁,不知想到什麼,輕扯了下唇。

“想什麼呢?”紀清遠突然湊過來。

陳屹的嘴角頓時收斂,表情平淡看著他,“什麼?”

“果茶真是隨便買的?”

“嗯。”陳屹語氣淡淡,跟平時冇什麼兩樣。

紀清遠冇再問,隻是笑著拿起桌上的酒喝了口,微微點了點頭。

“行,知道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