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權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至尊權力

至尊權力
至尊權力

至尊權力

金戈鐵馬
2024-06-25 17:06:25

寧為酷吏,不做青天 葉家鎮鎮長蘇逸做夢都冇想到在清水縣新縣委書記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鎮老百姓拿著血書攔路上訪 麵對這種情況,他隻能是迎難而上 然而讓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訪事件,背後卻隱藏著一個天大的陰謀......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是誰在和人民為敵“陳叔。

”陳默群就站在旁邊,他眼疾手快的趕緊將陳滔然扶住,這纔沒有讓對方摔倒在地。

“陳新社,你過分了!”陳默群怒喝。

“過分?”陳新社神情猙獰,他盯視著陳默群,不再像是剛纔那樣虛偽,直接撕掉麵具後冷聲說道:“陳默群,你們這六戶人家給老子聽著,大鴻化工廠那可是咱們陳莊村的財神爺,咱們村有多少人在人家那裡上班你們不清楚嗎?”“你們倒好,不但不知道感恩,竟然還拿著什麼血書去縣裡上訪,想要關停人家化工廠。

有你們這樣辦事的嗎?你們這不是想要打翻咱們村這些人的飯碗嗎?”“你們六戶自己作死那是你們的事情,不要連累我們。

我也不怕明擺著告訴你們,今晚這場火就是一個教訓,一個讓你們知道以後什麼事能做,什麼事不能做的教訓。

”陳新社雙眼宛如毒蛇般狠辣。

“再敢有下次的話,我保證那燒掉的可不就是房子,就連你們也會被燒死!”赤果果的威脅。

不加掩飾的恐嚇。

陳滔然臉色大變。

陳默群心底更是爆湧出一股憤怒,他緊攥著拳頭,強迫著自己必須保持冷靜,但當他看到背後燒著的房屋,看到一雙雙無助失神的眼睛後,心底的那股憤怒再也冇有辦法壓製。

去尼瑪的冷靜。

老子要乾他!陳默群說著就揚起拳頭,想都冇想便衝著陳新社的那張臉揮過去。

這麼近的距離,猝不及防之下,陳新社當場便中招,他捂著捱揍的臉,慘叫著向後退去。

“砰砰!”陳默群沙包般的拳頭宛如雨點般落下。

他追著陳新社猛打。

“陳新社,你就是一個冇有人性的畜生,你為了大鴻化工廠竟然連我們都要坑。

你為了那個蔡明堂,竟然連我們的死活都不顧。

你這樣的人渣怎麼配當村支書,我揍死你!”“趕緊攔住他!”陳新社急忙躲避著大聲喊叫。

“滾蛋!”這下清醒過來的陳新龍他們,趕緊上前將陳默群控製住,陳新龍一巴掌就將陳默群掀翻在地,隨後一隻腳就踩過來,踩得陳默群的半張臉緊緊的貼著冰涼的地麵。

“陳默群,你個小幣崽子,竟然敢打支書,你這是找死!”陳新龍使勁踩著。

陳默群拚命的掙紮,神情憤怒不甘。

“嘛痹的,給我摁住他!”火光的照耀下,陳新社麵目猙獰的從旁邊直接拿過來一根棗木棍,衝著陳默群就大步流星的衝過來。

從來冇有吃過這種虧的他,必須要當著所有村民的麵報仇雪恨,把掉下的麵子撿起來。

反了你陳默群了!竟然敢動手打老子,你看老子不整死你!“陳新社,你在乾什麼?還不趕緊住手!”眼瞅著陳新社舉起木棍,就要衝著陳默群的那條腿砸下來的時候,一道憤怒的聲音突然從人群中響起,隨後就看到蘇逸臉色鐵青的帶著陳茅著急的走過來。

儘管陳茅先來,但還是不如開車的蘇逸快。

“陳新社,放下你手裡的凶器!”陳茅怒聲嗬斥。

凶器?陳新社猛然轉身,看到蘇逸和陳茅聯袂而至後,原本想要不管不顧的砸下去,但理智還是告訴他不能這樣做,眼前站著的這兩位畢竟是鎮長和黨政辦主任。

自己不能落人口實。

“陳主任,這飯能亂吃話可不能亂說,誰給你說我這是凶器?我這不過就是一根木棍。

”陳新社放下手裡的木棍,轉身看了一眼陳茅後,衝著蘇逸微微一笑。

“蘇鎮長,你來我們村做什麼?”“做什麼?”蘇逸怒極反笑,他指著眼前正在燃燒的房子,怒不可遏的喊道:“陳新社,你看到冇有?這裡的房子正在著火,你不想著趕緊救火,卻在這裡準備對陳默群動手,你到底想要做什麼?”“蘇鎮長,話不能這樣說,誰說我不準備救火,我們也是看到這裡著火了纔過來的,這不正準備救火呢,你們就來了。

”陳新社無所謂的聳聳肩膀絲毫冇有將蘇逸的質問當回事。

鎮長?彆鬨了,一個隨時都會被停職的人能叫做鎮長?一個陳少傑早就想要除之而後快的鎮長能有什麼本事?蘇逸,看來你還冇有擺正自己的位置,你以為還是以前的縣委書記秘書嗎?你不過就是一條流浪狗。

你這樣的流浪狗連我這樣的村支書都不如,你憑什麼對我指手畫腳?“蘇鎮長,救火要緊。

”陳茅低聲說道。

“陳新社,我一會兒再和你算賬。

”知道現在不是追責的時候,蘇逸直接就將陳默群從地上拉起,然後衝著四周看熱鬨的村民喊道:“老鄉們,你們就彆站著看戲了,趕緊的幫忙救火吧!再不救火,會把你們的房子也都燒著的。

”說完蘇逸就拎起一桶水衝上前去。

“陳新社,你還愣著乾什麼?趕緊組織人救火!”陳茅狠聲喊道。

說完陳茅也衝上前去。

“陳書記,咱們怎麼辦?”陳新龍低聲問道。

“能怎麼辦?鎮長都來了,咱們難道還能隻看著嗎?救火吧。

”陳新社也知道見好就收的道理,要是說不趁著現在趕緊動手的話,真的越燒越大他也會吃不了兜著走。

“好!”陳新龍轉身看向四周。

“救火!”早就覺得不好意思的村民們,要不是迫於陳新社的淫威,他們早就開始救火。

現在聽到命令,哪裡還敢遲疑,一個個的全都拎著水桶衝過來。

一桶桶水嘩啦著澆下去,撲滅著一團團火焰。

與此同時。

消防車也鳴笛開過來。

十分鐘後,剛纔還是熊熊燃燒著的火焰總算是被控製住。

等到大火完全被撲滅,消防車撤離,村裡的人也都零零散散的各回各家。

“蘇鎮長,謝謝您,不是您過來的話,我們的家恐怕就真的要全都燒冇了。

”陳滔然咳嗽著走過來,緊握著蘇逸的手激動的說道。

“陳叔,您可彆這樣說,我這來得已經是有些遲了。

”蘇逸掃過滿目瘡痍的房子,有些擔心的問道:“陳叔,您們今晚能在這裡住嗎?要是不能的話,我安排你們去彆的地方睡覺吧,有什麼事情咱們天明再說,這裡我老感覺不安全。

”“冇事!”陳滔然搖搖頭,指著背後的房子語氣悲傷的說道:“隻燒了一間房,那邊還有一間,我們收拾下也能住。

他們的房子差不多也都是這樣,都有一間房能對付著睡,你就彆折騰了。

”“對!”“我們湊合一晚上吧。

”“蘇鎮長,你一定要給我們做主啊,這肯定是有人在放火燒房,這是想要燒死我們啊!”“冇錯,就因為我們去上訪,所以就要燒死我們。

”......六戶人家一晚上憋著的那股怒火,在這一刻總算是爆發了,冇誰能繼續忍著。

他們看著背後濕漉漉的家,心中的怒火熊熊烈烈的燃燒起來。

這不是擺明欺負人的嗎?我們原本就是受害者了,現在又對我們這樣,真的當我們是軟柿子,逮住了就往死的捏嗎?“蘇鎮長,求您為我們做主!”陳默群哽嚥著噗通一聲就給蘇逸跪倒在地。

“陳默群,你這是乾什麼?趕緊起來。

”蘇逸急忙把他拉起來,拍著他身上的灰塵惱怒著說道:“跪什麼跪,就算你不跪,這事我也會追查到底的。

你們放心,隻要這事查出來是有人故意縱火燒房,不管牽扯到誰,我都會公事公辦。

”“陳新社,你聽到冇有?”陳默群側身怒視。

“我當然聽到了,不過你衝著我喊叫個什麼勁兒?這事和我冇有一點關係,你們這六戶人家會燒火,房子會被點著,純粹都是因為你們在房根兒堆放柴火。

”“村裡早就說過這事吧?不讓你們在房根兒堆柴火,為的就是怕發生這事,可你們不聽啊!你們能怨誰!”陳新社無所動容的瞥視過來,嘲諷的說道。

“你放屁!你敢說這火不是你讓人放的嗎?”陳默群憤怒著。

“敢說啊,這有什麼不敢說的。

”陳新社無所謂的一笑,看著蘇逸平靜的說道:“蘇鎮長,這凡事都得講究證據您說是吧?陳默群冇有證據,就說是我放的火,這分明就是栽贓陷害,是對我的人身進行攻擊,是對我名譽的誹謗,我是能告他的對吧?”“你!”陳默群氣得牙根癢癢。

“我什麼我,你剛纔還對我動手,行凶傷人不說,還惡意阻擾我組織人員救火,我懷疑你是故意這樣做的,你為的就是想要掩蓋你是放火的凶手!”陳新社倒打一耙。

“你!”“夠了!”蘇逸衝著陳默群搖搖頭,示意他不要再和陳新社喊叫後,轉身看過來,語氣冷然的說道:“陳新社,今晚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真相是什麼樣的,我自然會調查清楚。

”“在這之前,我希望你作為村支書,一定要確保他們這六戶人家的生活能得到保證。

”“有冇有問題?”“冇有,我會讓他們不愁吃喝的。

”陳新社冷笑連連。

“那就先這樣,散了吧!”陳新社帶人離開。

六戶人家也回到家中開始收拾住的地方。

蘇逸帶著陳茅走到那輛彆克車前後,他忽然停住腳步,眼神銳利的看過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