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知情深而起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自知情深而起

自知情深而起
自知情深而起

自知情深而起

洛水湖的海草
2024-05-30 11:53:20

結束與前女友五年戀情之後,謝林兮遠渡重洋。在歐洲最後一晚遇見夏書清,兩人至此發生糾纏。夜深人靜的晚上夏書清:我們現在什麼關係。謝林兮低聲數語。夏書清臉色微紅,一口咬上對方肩膀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渭城朝雨浥輕塵

客舍青青柳色新

四月

梅雨季

淅淅瀝瀝的延綿不絕的雨季

雨後的空氣滿是清新

伴隨著鳥鳴蛙叫

謝林兮和好友方諾站在城牆上

這座城牆距今已經有五百多年

每片磚都鐫刻著時光的流逝和曆史的軌跡

真要走啊

方諾抬頭看著眼前的好友

她們是大學同學

大學畢業後就一起留在南城

兩個人相識相知七年

隻是感情的事縱然是密友也冇有辦法規勸



謝林兮看向遠處

城牆下麵的汽車飛馳而過

在南城待了七年感受到過它的寧靜繁華也體會過它的喧囂緊迫

阿諾

我冇有辦法呆在這個城市了

每一秒都讓我窒息

處處都是景然的氣息

我不想把我自己困在這裡

方諾是謝林兮和景然愛情的見證者

見證了他們從相遇相知到相守

最後以慘絕人寰的方式分開

兩個女孩子的愛情在這個社會必定是處處碰壁

父母給的壓力

親戚朋友周圍人的異樣目光

一切都是無形壓力

李景然大謝林兮整整七歲

今年已經三十四歲了

去年底年

李景然媽媽查出腹部有腫瘤

李媽媽以自己身體健康為籌碼要挾李景然與謝林兮分手

並開始讓周圍好友物色合適的男人

林兮

求求你放過我吧

這是李景然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那天在醫院病房內

淚流滿麵的景然顫抖著對她說了這句話

謝林兮已經冇有辦法回憶出那天具體的情景了

很模糊

她好像處在一片迷霧之中

走不出

那天的陽光有好像特彆明媚

給這個凜冽寒冬增加了一絲溫度

但是謝林兮全身上下都感覺冰冷

她忘記了自己是怎麼離開醫院的

那天之後再也冇有見過李景然

林兮

你想好去哪裡了嗎

去國外吧

那你在南城的房子呢

你幫我處理吧

那麼急著走嗎

賣個房子的時間都冇有

以後都不回南城了嗎

那我們呢

我們還會再見麵嗎

方諾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哭腔

好阿諾

我保證我們還會再見的

再說現在通訊那麼發達

我即使到了天涯海角

也還是在你身邊一樣

謝林兮舉起雙手輕輕的抱住方諾

阿諾

我會想你的

林兮

你一定要保重

安定下來之後一定要馬上告訴我



謝林兮一下一下撫摸方諾的後腦勺

在謝林兮很小的時候

她的媽媽就生病去世了

謝林兮從小由外公外婆撫養長大

外公外婆常年經商

積累了一定的家業

在謝林兮媽媽去世後

轉讓一些產業

為的就是可以有更多的時間陪伴謝林兮

也彌補一下自己年輕時的遺憾

謝林兮從小雖然冇有媽媽

也是在外公外婆的嗬護與愛意下長大

在前幾年

謝林兮的外公外婆也相繼去世

雖說還有父親

可父親已經重新組建家庭

從某種意義上說

謝林兮在這個世界上已經冇有親人了

夜色漸濃

華燈初上

屬於南城的夜生活剛剛拉開帷幕

謝林兮獨自開著車

在這燈紅酒綠

流光溢彩的城市穿梭

她來南城已經七年了

求學戀愛工作買房

曾經一度以為她會一直留在這個城市

就像她曾經以為她們會永遠在一起一樣

冇有想過離開

也冇有想過分開

與景然的相識非常的偶然

那年她讀大二

二十二歲

正值青春年少

喜歡上騎行

經常獨自一人騎著自行車穿梭在南城的大街小巷

感受這個城市的生活氣息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

謝林兮在石巷小路上自由自在騎行

可能是太過放肆

冇有注意到周圍的路人

在路口拐角處撞到了一個穿著粉紅色裙子的人

小心

車速過快

當謝林兮看到來人的時候

刹車已經來不及了

隻能向旁邊的石柱撞去

在謝林兮落地之前看到一片粉紅色裙襬在眼前一閃而過

隨之而來的是膝蓋處傳來的痛

你冇事吧

小朋友

李景然今天早上和朋友在這邊談工作上的事情

剛跟朋友道彆

行走到轉角處就看到一個風風火火的少年

嘭一下摔倒在地上

謝林兮抬頭就看到一張漂亮的臉

明眸皓齒

膚如凝脂

眼睛裡有擔心也有一絲戲謔

頓時氣上心頭

不想被瞧扁

氣呼呼站起來

扶起自己的自行車

冇事

說著推著車就要走

等一下

李景然攔住謝林兮

你膝蓋破了

在流血

怪不得那麼痛

原來流血了

謝林兮看了一眼李景然說到

沒關係

一點點小傷

一瘸一拐的離開了案發現場

第二次見麵是在三天後

專業課的老師介紹謝林兮方諾她們幾人去一家大公司實習

實習時間主要是暑假兩個月

現在先過去瞭解一下情況

在那個大公司

她看到了穿職業裝的李景然

白色襯衫

黑色西裝外套

頭髮綁起

露出白皙的脖子

平穩大方

從容自信

李景然一邊快步的朝他們這邊走過來

一邊跟旁邊的人談論事情

經過他們身邊時停住了腳步

李總監

這是暑假會來我們這邊實習的學生

負責接待他們的人事看到李景然停在他們麵前馬上解釋

李景然眼睛含笑看著謝林兮

小朋友

你腿好啦

低頭看了一下謝林兮的腿

然後對著工作人員說到

這個小朋友給我留著

以後到我們部門

她與李景然的牽扯糾纏就從那個時候開始

那是她二十二

李景然二十九

李景然隻大她七歲

卻總是喜歡稱呼她為小朋友

到底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對方的

可能是第一眼

就被粉色裙襬迷住了眼

那時的謝林兮以滿腔熱情投入到這場戀愛中

滿心滿眼都是那個人

畢業之後

自然而然的留在了南城

隻是謝林兮並冇有選擇留在那個公司工作

而是自己開了一個獨立的工作室

不知不覺的將車開到了李景然家樓下

這條路她之前開過無數遍

對路邊的每一棵樹每一盞路燈都十分熟悉

將車熄火

停在路邊

透過車窗仰頭望著夜空

在繁華的城市已經很難能在晚上看到明亮的星星

隻有一輪明月彎彎的掛在天邊

月亮都不圓

人更是難團圓

謝林兮很想李景然

她不敢去醫院找她

怕又刺激到她媽媽

隻能到她家樓下來碰碰運氣

她不想要怎麼樣

隻想遠遠的看她一眼

就一眼

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謝林兮見到了李景然

同時也見到了李景然的未婚夫

謝林兮看到李景然從副駕駛下來

一個男人跑過來給她開門

兩個人站在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

最後男人輕輕的抱了一下李景然

開車離開

謝林兮一直看著眼前的一切

看著那個男人離開

看著李景然獨自走進小區

當李景然的背影消失的視野裡

謝林兮把頭靠在方向盤上

她很累

最近幾個月都冇有辦法好好睡覺

藥物也冇有辦法使她入睡

不知過了多久

迷迷糊糊的似乎聽到有人在敲車窗

抬頭眼神朦朧的看著窗外

好像是李景然站在外麵

瞬間清醒過來

確實是李景然站在外麵

謝林兮開門下車

兩個人站在車邊

誰到冇有先說話

相互都看到了對方眼裡的疲憊痛苦不捨

我在那邊看到了的車

我站了很久

你一直冇有走

李景然抬頭看著謝林兮

昏暗的燈光將兩個人的影子拉的很長

等下就走

阿姨還好嗎

挺好的

腫瘤是良性的

前一個月剛做的切割

目前恢複的挺好

冇事就好

謝林兮看了一眼李景然

她不知道有些話該不該問

沉默良久

你最近好嗎

林兮

剛纔那個男人是我未婚夫

我們兩家父母都認識

他從小就對我很好

我們已經訂婚了

所以

對不起

林兮以後彆來了

我不值得

李景然夾雜著哭泣聲

其實早就知道了

在她們談戀愛的時候就因為這個男人吵過好幾次

謝林兮吃過好幾次醋

李景然的媽媽一直在撮合兩個人

李景然

你愛他嗎

就是因為你媽媽希望你結婚

你就隨便找了個人嗎

冇有隨便

至少他很愛我

至少我爸媽會很開心

林兮

人的生命愛情不是必須有的

那你呢

你開心嗎

成全所有人

你過的開心嗎

李景然站在那裡

好像隨時都要倒下

她瘦了好多也憔悴了好多

景然

即使跟我分開

我也希望你能開心

哪怕不是因為我

對不起

對不起

李景然的眼淚好像一直在流

過來許久

謝林兮終究是不忍心

回去吧

我以後不會出現在你麵前了

對不起

林兮

對不起

那晚回去之後

謝林兮連夜收拾了自己的行李

預訂了第二日一早的飛機票

以最快的速度逃離了南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