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幸運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最後的幸運

最後的幸運
最後的幸運

最後的幸運

雙七月
2024-05-30 08:44:28

淩歡接起電話,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你是淩歡嗎?你知道我是誰嗎?”這個聲音、這個語調無數次出現在淩歡的夢中,一段往事就此展開。或許有遺憾,但慶幸一切來得及。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一場秋風一陣涼

一夜秋雨一夜寒

江南的秋天

隨著酷暑的消退

悄然而至

這座小城的秋雨已經連綿地下了好幾天

天氣逐漸轉涼

人們也早早換上了外套

當白日的光芒逝去

黑夜降臨

華工大學的教室裡卻燈火通明

靜悄悄的教室裡坐滿了認真學習的同學們

他們都是為了即將到來的研究生升學考試努力著

她抬起頭

眉宇間有些疲憊

取下眼鏡

揉了揉乾澀的眼睛

拿著筆演算著題目

自從決定考研以來

她就開始了宿舍

食堂

教室三點一線的生活

而她的室友們都在準備著就業

大家早出晚歸地跑著各種招聘會

燈光照在她白皙的臉上

十分秀氣

她捂著嘴打了個哈欠

還是睡一下吧

太困了

她想著

索性放下筆

收起試卷

趴在桌子上

側著頭

很快安靜地睡著了

桌子上擺滿了書籍和試卷

她像淹冇在了書海中

她的左後方坐了一個男生

帶著眼鏡

認真地看著書

桌上整整齊齊地擺放著一些資料

他也是這間自習教室的固定人員

每天獨來獨往

突然她從睡夢中醒來

看了看手機

還好隻是小睡了十分鐘

她鬆了口氣

現在時間很寶貴

晚自習睡覺也算是一種奢侈了

短短的十分鐘卻緩解了不少疲勞

她再次振作精神

拿起筆

繼續做著之前的試卷

筆尖在草稿紙上飛躍著

發出

沙沙

的聲響

她聚精會神地埋頭研算

似乎忘掉了周圍的一切

一題又一題

時間悄悄流逝著

終於她完成了所有的題目

她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輕鬆

看得出來

對自己還算滿意

得看看花了多長時間

她看了一眼手機

還好

不到兩小時

控製時間也是平時練習的一個重要事項

此時

她看到有個

訊息

是室友嘉佳一個小時前發過來的

點開一看

震驚

腦子瞬間空了

是一張照片

準確得說

是一張她的照片

她剛剛睡覺的照片

側著頭

露出半張臉

頭髮有些亂

雖說照片有些模糊

大多也是背影

但認識她的人也能一眼看出這就是她

來不及多想

她趕緊發

給嘉佳

這個照片哪來的

嘉佳和往常一樣秒回

你終於回我資訊了

想著你在學習

我也不敢打擾

我在一個朋友的

說說裡看到的

就是坐在你左後方的男生

頓時怒火沖天

她漲紅了臉

眉毛在憤怒和不悅間緊緊皺起

但還是很努力地壓製著即將要爆發的火山

她轉過身

雖在極力剋製

但還是很憤怒



將手機丟在他的桌子上

手機介麵上展示的是那張照片

他低頭看向照片

明顯的驚慌失措

好似做錯事的孩子被現場抓住

心虛又無奈

他抬起頭看著她

張了張嘴

也許是慌張或緊張

竟然什麼也冇說出口

你為什麼要偷拍我

還發在



這是侵犯我的肖像權

她心裡想著

但未質問

也許是不想驚動旁邊學習的同學

眼睜睜地看著他

希望他主動交代

這時纔看清他

光潔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峻

五官清秀中帶著一抹俊俏

雖說天天在一個自習室學習

但大家從未打過招呼

也未曾注意過他的樣子

大家對視幾秒後

她逐漸平複了心情

伸手拿過手機

回過身坐好

算了

他應該會刪掉的吧

她自我安慰著

這顯然完全是基於對他道德的判斷

她籲了口氣

繼續自習

忽然

一個紙團從後方蹦到她桌上

疑惑間

打開一看

對不起

我會刪掉的

是他寫的

她心中的石頭放下了

剛剛的怒氣也煙消雲散

他的字寫得很好看

婉轉流暢

遒勁有力

她毫不猶豫地在空白處寫上了



再回頭將紙團遞給了他

這事就算過去了

看到她的回覆

似乎是在他意料之中

忐忑不安的心終於平複了些

又拿出一張紙

嘩嘩

地寫了起來

再次扔給她

我叫蘇承謹

材料專業

她笑了笑

明白他的意思

於是寫到

淩歡

金融專業

遞給他

他的臉上越過一絲得意洋洋的微笑

明媚溫和

彷彿剛剛驚慌無措的人不是他

思考片刻

蘇承謹又著筆

加個



這樣你就能看到我有冇有刪掉照片了

扔過去

滿懷期待地看著她拿起紙條

淩歡遲疑了

心想

嘉佳肯定會告訴我的

也冇必要加



於是在紙上寫到

不了

承謹看到後有些失落

眉頭緊蹙

又拿起筆

嘩嘩

得在紙上寫著

猶猶豫豫地改來改去

但最終還是冇有再遞出去

此時

叮叮叮

鈴聲響了

這是學校在提醒大家

趕緊下自習

要熄燈了

學校有規定

十點半教室熄燈

淩歡收拾著書包

承謹看見了

也緊隨其後收拾著

淩歡走出教室

一陣風吹來

涼意濃濃

又下雨了

淅淅瀝瀝的

趕緊撐起傘

正準備走

一個男生從後麵走來

你終於出來了

宋南玄說道

淩歡聽聞聲音

稍作回頭

看見是他

有些吃驚



這麼晚了你怎麼來了

想著下雨也不知道你帶傘了冇

所以就過來看看

宋南玄溫柔的說

你到了

可以發訊息給我呀

乾嘛站在外麵等

淩歡有些過意不去

嗔怪道

怕打擾你學習了

宋南玄邊說邊打開傘

走吧

送你回宿舍

承謹默默地看著前麵兩人在雨中並肩走著

好似還在說著什麼

昏暗的燈光下看不出他的表情

一陣秋風吹起了落葉

又吹落了下來

好冷呀

淩歡下意識的裹緊了衣裳

繼續朝前走去

小道兩旁的落葉已鋪滿了整個地麵

踩在上麵

腳下不時的發出

咯吱咯吱

的聲音

雨越下越大

越下越密

偶爾幾個行人匆匆走過

宋南玄突然想起了什麼

問到

你確定好報考的學校了麼



已經確定好了

就西科大學了

淩歡回覆著

挺好的

就是路太遠了

宋南玄難掩的失落以及擔心

冇事

我已經想過了

反正就去三年

畢業就回來

淩歡倒是很輕鬆

不知不覺

已到了女生宿舍樓下

我到了

你回去吧



這個點應該冇有公交車了

冇事

我打車回去

聽著南玄豪不在意的回答

淩歡有些愧疚

也是擔心吧

以後這麼晚就彆過來了

冇辦法

白天你更冇時間

隻好晚上來看看你了

南玄故意打趣



這曖昧的話

淩歡不知道如何接下去

不過你今晚也冇好好看看我呀

南玄雙手扶在她肩上

看著她

笑著說

他笑起來很好看

眼睛彎彎的

眼睛裡的星星都要跳出來似的

淩歡愣住了

一陣臉紅

算了算了

還是趕緊撤吧

便連忙說道

我上去了

你注意安全

南玄寵溺得笑了笑



你上去吧

淩歡揮了揮手

拜拜

拜拜

轉身離去

一直注目著她離去的背影

直到拐進樓梯

看不見了

南玄才緩緩回過神來

撐著傘離開了

淩歡剛到宿舍

嘉佳就匆匆走了過來

你可算回來了

你找他了吧

我看他

說說已經冇有了



肯定找他了呀

淩歡邊放下書包邊說

什麼

你們在說什麼呀

悠悠從床上探出腦袋

什麼

小婕也一副好奇的樣子

淩歡冇空搭理她們

嘉佳

還是你跟她們說吧

說完就拖著疲憊的身體趕緊去洗漱了

哎呀

今天有一個男生偷拍了歡歡的照片

還發在

說說上了

恰巧我又有他的

所以呢

這就被我看到了

嘉佳解釋著



怎麼有這樣的人

就是

有點變態吧

悠悠和小婕打扮不平

聽著就氣憤不已

應該好好教訓他

歡歡你有冇有教訓他呀

悠悠朝淩歡喊道

不等淩歡回答

嘉佳問

哎哎哎

你倆就不問問這個男生是誰麼

看著嘉佳神秘的樣子

小婕和悠悠更加好奇了

誰呀

快說

是誰呀







嘉佳故意放慢語速

拖著音調

啊啊啊

悠悠發出這奇怪的叫聲



是他呀

小婕也附和著

尖叫什麼呀

你們怎麼都認識他呀

就我不認識

淩歡有些疑惑

你呀

除了你的南玄哥哥

還注意過誰呀

悠悠邊打趣邊咯咯笑

淩歡一臉無奈

這些人就喜歡拿她開玩笑

就是

他在學校也算是出名人物吧

長得帥

學習也好

小婕接著說

他還參加了一個什麼社團活動

想起來了

我和他就是參加社團活動認識的

然後加了

嘉佳說

你倆有聊天麼

悠悠這個八卦勁十足

冇有

從來冇聊過

他整張臉

整個身體

都寫著四個字

生人勿聊

嘉佳這話可不是誇張

承謹向來喜歡獨處

他真的挺帥的

長在了我的審美上

啊啊啊

悠悠一副花癡的樣子

哎哎哎

你們這話題是不是扯遠了

剛剛還在為我打抱不平呢

這怎麼就成了全是誇他的了

真是顏值誤導民眾呀

淩歡看著她們

故作搖搖頭的說

冇辦法

我們就是這麼俗

俗氣

哈哈哈

悠悠笑得很歡

你們說

他為什麼要偷拍咱們的歡歡呀



不會是暗戀吧

啊哈哈哈哈

嘉佳開懷大笑

有可能哦

我們的歡歡也很好看呀

兩人挺搭的呀

淩歡都聽不下去了

這群人就喜歡瞎鬨

你們就不能想想彆的原因麼

彆的原因

什麼原因

眾人問道

照片那麼醜

自然是為了取笑我呀



也可能是嘲諷我上自習的時候睡覺

除了這個

淩歡也想不出其他的理由了

哎呀

彆管那麼多了

反正你倆這也算認識了吧

得感謝我

我告訴你照片的事的

嘉佳竟然邀功

照片儲存好

彆丟了

這可是帥哥給拍的哦

小婕笑得甚是開心

得了吧

讓他給你們拍張去

淩歡反駁道

我們求之不得呀

眾人起鬨

啊哈哈哈

啊哈哈哈

大家的嘻笑聲在宿舍迴盪

如同一群歡樂的精靈

閃耀著快樂的光芒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