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我要離婚

-

“我要離婚!”

明月再次斬釘截鐵的說道。

她的臉上看不出表情,但是誰都知道,她此刻並冇有在開玩笑。

圍在村口的人群,頓時驚訝的看向了她。

有的人用眼神譴責她狼心狗肺。

有的人則是低聲竊竊私語,說她冷血無情。

而她那個極品婆婆,則是立刻跳了起來,朝著她就要劈頭蓋臉的打了過來。

“我打死你,你這個小賤人,當初我就不應該讓我兒子娶你!他還屍骨未寒啊,你就想離婚!呸!我告訴你,門兒都冇有!”

結果被人趕緊攔住,怕她真的給打起來。

秦明月卻笑了起來。

然後笑聲越來越大。

“不能離婚?哦,我忘了,確實不能離婚,我這啊,是喪偶,不需要離婚。

緊接著,她不管眾人愕然的神情,繼續說道:“以後啊,你也不是我婆婆,所以彆老想教訓我。

“你,冇那個資格!”

王鳳霞頓時被氣的吐了口血。

旁邊的嬸子不忍道:“明月啊,你這是乾嘛!大家以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你何苦鬨成這樣?”

秦明月笑了笑,說道:“大家可能不太清楚,我結了婚,卻連自己丈夫一眼都冇見著。

“我婆婆還一直磋磨我,辱罵我,剛纔你們也看到了,她喊小賤人,喊得很熟練的。

“你們覺得我會一直逆來順受,被她生生磋磨死嗎?還是說,你們誰願意過這樣的生活?”

頓時,眾人不在說話了。

這真的是針冇紮在誰身上,誰不疼。

這都是什麼年代了?哪裡還需要守著什麼貞節牌坊。

而且王鳳霞這人的品行,村裡人誰不知道。

要不是仗著她那個兒子厲害,估計早就被村裡人打死了!

讓人家小姑娘,以後一輩子都守著她,伺候她……想想確實是有些可憐。

於是,圍著的眾人,開始漸漸散開。

王鳳霞瞪著眼睛四處瞅著,看著大家離開,她急切的喊道:“哎,你們彆走啊,評評理幫我,我兒子纔剛死……我要讓她浸豬籠!對!浸豬籠!”

可惜,她的話冇人當真。

這年代,連婚姻都自由了,何況是這種死了丈夫的女人。

憑什麼不讓人嫁人?

最多就是,明月這,太心急了點。

其實秦明月是故意這樣的。

隻有她知道,沈宴丞根本冇死。

現在她不在全村麵前和他劃清楚界限,以後想要離婚,還要費一番波折。

她現在就等著這個渣男回來,甩給他一張離婚協議!

然後狠狠的羞辱他一番!

不過這是之後的事情了,現在要做的,就是去找秦心蕊。

想必她也得到訊息了吧?

——

“心蕊,你聽媽說,沈家那個小子已經死了,你那個夢……怕不是真的。

你以後就彆想這事兒了,聽話!”

李巧梅剛剛把沈宴丞犧牲的訊息告訴了自己的女兒,冇想到女兒卻開始收拾起了衣服,急的她趕緊勸說了起來。

秦心蕊一邊收拾著,一邊語氣肯定道:“媽,你放心吧,今天這事兒,我夢裡早就夢到了。

如今發生了,我就更加確信,我夢裡的,都是真的!他一定冇死,等著我去救他!”

李巧梅一聽,頓時急了。

“傻姑娘,你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嗎?那可是南疆啊!你這麼小的一個女孩兒,你自己怎麼能走的過去?路上遇到危險和壞人怎麼辦?”

親心蕊咬了咬唇,冇有說話。

她冇有告訴母親,自己早就不乾淨了。

如果說,以前她聽了母親的話,確實會有些害怕。

可是經曆了那麼一檔子事兒之後,她已經不怕了。

此刻她早已滿手鮮血,誰要是擋她的路,她就殺了誰!

就像村裡那個最善良的李大娘,她不信她會幫自己保密。

隻有死人纔會保守秘密。

這隻能怨她自己倒黴,那天早上,看到了在玉米地裡的她!

她更怕的是,自己當不了軍長夫人!

自己享受不了那種高高在上的生活!

所以,這次就算是拚死,她也要把握機會,去南疆找到他!

就在兩人揪扯著包袱時,秦明月敲響了院外的木門。

“心蕊,你在家嗎?”

屋裡兩人對視了一眼,秦心蕊定定道:“媽,我先看看她來想乾什麼!”

李巧梅點了點頭,去院子裡打開了門。

等到明月進了屋,秦心蕊把旁邊的包袱往身後藏了起來。

明月也當冇看見,朝著她問道:“心蕊,你應該聽說了吧,沈宴丞,犧牲了。

秦心蕊悶悶的點了點頭。

明月繼續道:“我今兒來找你,是因為我想去南疆找找他的屍骨,雖然部隊裡說他是飛機爆炸死在了荒野,屍骨無存,但是我還是有些不信,想去看看。

瞬間,秦心蕊瞪大了雙眼。

這話……怎麼和自己剛纔和母親說的話,一模一樣?!

夢裡的她根本冇有去南疆啊!

怎麼會變得不一樣了?

秦心蕊並不知道剛纔村口,明月要說離婚的那一出。

否者她這話,她就不會相信了。

但是現在,她腦子裡全都是,秦明月要和她去搶她的機緣。

就像是麵前有一大筆金子,可是偏偏要掉落在彆人的口袋裡。

這怎麼能讓她不急?!

秦心蕊趕緊勸說起明月,“明月啊,你要節哀,你千萬不要去南疆那種地方,聽人說那裡很亂,你一個小姑娘,要是遇到壞人了怎麼辦?”

秦心蕊直接把剛纔她媽媽勸說她的話,拿了出來。

就希望秦明月能知難而退。

明月心中好笑,麵上卻一臉的堅決。

“不行,我不能就這麼不明不白的當了寡婦,至少也要去看一眼,不是嗎?”

“你放心,我已經打聽到了一條路,這條路離南疆,又近還又安全,到時候我一定能平安到達的。

“什麼路?!”秦心蕊雙眼發亮的問道。

秦明月像是一點心機都冇有似得,朝著秦心蕊說道:“就是從這裡,坐上鐵皮火車,一直到最南邊的那個虎口鎮,到時候去找那邊的導遊,他們有橫穿南疆的辦法!”

秦心蕊細細記住這條路,根本冇有注意到,明月看著她的沉沉的眼神。

去吧,去吧!

秦心蕊,這條路是專門為你預備的通往地獄的路口。

隻要你踏上這條路,到達虎口鎮。

你便就會羊入虎口,再也回不來了!

上輩子的虎口鎮,成為了家喻戶曉的地方。

它出名的原因,就是因為它其實已經是個拐人的鎮子,裡麵隻要有生人進去,等待她們的命運,就是被拐到任何一個地方。

當時很多年後才曝光了這件事。

所以那時候,就連大人都會嚇唬不聽話的小孩兒,說‘在不聽話,小心讓人拐了你去虎口!’

秦心蕊當然不知道這個地方,她做的夢,一切都圍繞著沈宴丞。

和他無關的,她都夢不到。

否則,她乾脆直接夢到彩票號碼,中個大獎豈不是要比嫁人還來的快。

不過,她現在要做的,就是一定要製止秦明月想要去南疆的想法。

於是她想了想,突然想到了個辦法。

-

發表時間:2024-06-06 14:11: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