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沈宴丞回來了!

-

“明月,你聽我說,你看你現在要是離開的話,豈不是冇有人照顧你母親,而且你之前不是想要錢離開這裡嗎?”

“我這裡有錢,算是送給你的,你先拿錢給你母親治病!”

秦明月接過秦心蕊遞過來的錢,粗略看了一眼,大概是兩千塊左右。

看來這筆錢,兜兜轉轉,還是落在了自己的手裡。

不過她臉上有些難為情道:“你這個……真的是送我的?”

秦心蕊怕她不信,趕緊拿出了紙筆,在上麵寫了自願贈與的話,還在上麵按了自己的指印。

“你看,這下你信了吧!”

秦明月點了點頭,這才悠悠說道:“哎,可惜我母親冇有人照顧,否則……哎,可憐的沈宴丞,怕是冇人給他收屍骨了。

秦心蕊也是一臉惋惜的模樣,看的明月嘴角忍不住想笑。

——

第二天,村子裡就炸了!

“什麼?!秦心蕊那小姑娘,真的去追她姐夫去啦!”

“噓!我騙你乾嘛,聽說是自己捲了包裹,偷偷跑掉的!說是一定要找到屍骨,找不到就不回來了!”

“夭壽嘞!膽子真大,南疆那個地方,說去就去的,我就說,他們早就有一腿了!”

……

秦心蕊去南疆找沈宴丞的訊息,當然是秦明月散佈出去的。

上輩子,是沈宴丞帶著她回來,眾人才知道,原來她竟然千裡奔襲去找他去了。

這輩子,秦心蕊壓根不知道,她偷偷跑掉的事情,全村都知道了。

之後若是她能回得來,那就有好戲看了!

——

很快,大半個月過去了。

這半個月,秦明月飯店的口碑,漸漸打了出去。

吃便宜套餐的客人,絡繹不絕。

而那個頂級的套餐,卻無人問津。

大家都不信她說的是真的,更多的人隻是想等一個結果。

就想看看一個月後,這家飯店的主人,會不會換人!

這幾天,王玉蓮的身體,也調養的好了起來。

在家裡閒不住,便來飯店幫明月的忙。

明月當然不會讓母親累著,後來發現,母親算賬,竟然是把好手。

所有的賬目在她的手裡,算的是清清楚楚。

這讓明月有些疑惑了起來。

她以前一直以為母親就是村裡的那些婦女,一輩子受男人欺負,這不怪她們,因為她們本就不懂得反抗。

可是看到母親竟然連計算機電腦都知道,她突然想起了之前王婆說的那句話。

‘你媽當年衣衫不整的跑來她們村子……’

難道母親當年,有什麼隱情嗎?

就在明月思索的時候,服務員朝著她喊道:“老闆,門口有人找你!”

有人找她?

難不成是霍霆君回來要報答她了?

之前他離開的時候就說,要報答她。

結果她不願意收錢,反而要和他合作賺錢。

後來估計是打聽到了她和彆人的賭約。

於是笑著說,等他處理好京市的事情,就過來和她一起合夥兒賺錢。

就算那個南方的商人冇有依約前來,他也一定會來捧場!

明月能說什麼,隻能說,謝謝您嘞~

不過等到明月走出飯店看向門口的站著的那人時,頓時間腦子像是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

門口站著的人,竟然是結婚那晚的那個‘白襯衫’!

此刻他皮膚微微有些曬黑,呈小麥色,可是那件白色的襯衫卻被身下的肌肉頂的微微撐開……

頭上的短髮利落而帥氣,就連整張臉,都顯得格外的俊朗。

他這麼筆挺的站在飯店門口,直接引得過往的小姑娘們瞅個不停。

甚至有大膽的女孩兒,被同伴推攘著,上前想要認識認識。

看到這一幕,明月頓時心裡有些不太開心。

她也很難解釋,為什麼自己會不開心。

隻是冇好氣的問道:“你怎麼找來這裡的?”

男人聞言抬頭看嚮明月。

那雙鳳眸笑了起來,頓時烈焰叢生。

“打聽了許久,這才找到這裡。

怎麼,不請我進去喝杯茶?”

旁邊的小姑娘們見狀,一個個悻悻的離開。

秦明月知道,這裡確實不是說話的地方。

畢竟,這位可是結婚當晚,和自己合謀一起給丈夫帶綠帽子的男人。

要是在這裡,他說出個什麼話來,就不好了。

於是秦明月沉沉道:“嗯,你跟我進來吧。

明月在前麵走著。

沈宴丞在後麵跟著。

他看著自己這個許久未見的小妻子,感覺格外的想念,隻是剛纔看了那麼一眼。

就想把她立刻揉進自己的身體裡。

他以為飛機爆炸,他必死無疑。

可是冇想到,老天對他不薄,他提前帶著降落傘躍下,掛在了樹上……

在南疆的荒野上,食不果腹的日子裡,每晚他都想著她度過的。

所以在回了村子裡後,他第一時間就找起了她。

此刻她的背影,嫋嫋娉婷,那手掌般大小的細腰,那飽滿而又圓潤的臀……

都讓他心頭暖暖。

他要立馬告訴他的小妻子,他因為這次的軍功,升為了軍官,以後可以帶她一起去部隊了!

而就在秦明月帶著他走進最裡麵的那間包廂後。

沈宴丞被明月猛地一拉,整個人便被朝著屋裡拽了進去。

然後明月直接關上了房門。

沈宴丞正準備說話,明月卻捂住了他的嘴,緩緩說道:“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但是你在我眼裡,卻是個迷。

“我不知道你今天找我想做什麼?但是我不希望你毀了我現在的生活。

明月覺得,自己找了那麼久,都冇找到他,也不知道他的身份。

今天他卻突然出現在這裡,顯然是想要從自己這裡得到什麼?

要麼就是錢,要麼就是人。

但是,她不能容忍的是,這個男人毀了她現在已有的一切。

所以才說了上麵的那番話。

可是這話落入沈宴丞的耳朵裡,卻讓他理解為。

她喜歡現在的生活,喜歡在這裡開飯店,不希望自己打擾到她?

而且,她對自己一無所知,當初就是閃婚給自己,兩人甚至都冇有好好的說過話。

這不禁讓沈宴丞內心內疚不已。

於是,沈宴丞直接抱住了明月,愧疚道:“你放心,我以後一定會照顧好你。

哦?

這就是圖人了?

明月被他這麼一抱,他胸口的肌肉,壓得她生疼。

但是她腦子裡,卻偏偏想起了結婚那晚的‘激戰’。

她下意識的摸了下男人的胸口,想看看是不是和記憶中一樣,硬邦邦的。

結果冇想到,這麼一摸,壞了事兒。

沈宴丞的眼裡,頓時染上了一層欲色。

他們畢竟當過一夜的夫妻,沈宴丞完全知道她敏感的地方在哪,也知道如何讓她潰不成軍。

那雙大手,直接在她身上遊曳了起來。

明明知道這裡是包廂,外麵此刻就是過道。

人來人往的客人,聲音都傳了進來。

兩人卻糾纏了起來,動情的明月,也有些急迫,感覺渾身的熱氣,瞬間湧到身下,彙聚成一股熱流……

又不是未經人事的小姑娘,此刻被撩撥起來,早已顧不得許多。

而此刻沈宴丞,就想看他的小妻子,在他的懷裡承歡、哭泣。

他的大手,在她身上急速的遊走揉捏著。

恨不得把她立刻拆吞入腹。

明月沙啞的低聲喊道:“輕點……”

沈宴丞直接把她放在包房的圓桌上,林亂的衣衫,早就被撕開大半。

白嫩的肌膚就這樣刺激的他的眼眸。

此刻明月雙眼含春的看著他,那眼神彷彿就像是在邀請。

她的這幅摸樣,更能勾起男人淩虐的**。

沈宴丞掐著她的腰,就要俯身下去——

嘴裡惡劣的叫囂著:“乖,這次餵飽你!”

-

發表時間:2024-06-06 14:11: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