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以身相許的恩情

-

秦明月趕回村子裡,本來隻是為了兩件事。

一件是想弄清楚,秦心蕊是怎麼遇見沈宴丞的?

另外一件事,就是她在沈宴丞離開後,腦子就清醒了。

之前被沈宴丞那麼一折騰,她腦子裡都不清醒了。

現在清醒之後,她就想趕緊來,把那張早就寫好的離婚協議,給他!

儘管沈宴丞說,他和秦心蕊沒關係,但是上輩子對她的陰影實在太大了。

她還是不願意和他繼續在一起。

額,雖然他的身體,確實很吸引她。

但是,兩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又不難找。

上輩子她就吃了窩囊的虧,這輩子,當然是怎麼爽,怎麼來了。

就在明月進了村子後,才發現秦心蕊,真不愧是一朵白蓮花啊。

村裡人到處都在議論,說她是如何的善良,千裡奔襲去救了本該會死的沈宴丞。

甚至還渲染的,她是如何一路揹著重傷的沈宴丞,走出了南疆的荒原。

明月問道:“這是誰和你們說的?”

大家紛紛說道:“哎?不是你嗎?”

“不是我。

後來,明月才知道,原來這都是秦心蕊,有意誤導大家。

有人問她的時候,她就裝作很是嬌羞大義凜然的模樣,其中的一些描述,都是她胡編亂造,散佈謠言。

她本來還想著,村裡這麼傳,難道沈宴丞就讓人們這麼傳下去嗎?

結果去了沈家,從王鳳霞嘴裡知道,原來這傢夥,在剛纔回來之後,就立馬拿著行李去部隊了。

還說有什麼緊急任務要去執行。

明月覺得,他就是想要躲開自己!

肯定是猜到,自己冷靜下來,心有不甘,還想和他離婚,所以才跑了的。

明月被氣的跺了跺腳,也冇跟王鳳霞繼續廢話,而是冷著眼,直接去找秦連貴了。

到了秦家,此刻他們三人正在院子裡吃飯。

院子的石桌上,滿滿的珍饈佳味,秦心蕊的碗裡,還被一個勁兒的夾著各種肉,放也放不下。

好一齣美滿家庭的模樣。

秦明月直接推開了虛掩的大門,朝著秦連貴問道:“是你給我媽送了糕點?”

秦連貴聽到明月的話,放下筷子,說道:“對,我送的,怎麼了?啥時候輪到你這個丫頭過來問我這個?”

明月看著他還理直氣壯的樣子,心底有些疑惑。

然後她隨即問道:“哦,那也就是說,糕點裡的毒,也是你下的嘍!”

哢嚓——

李巧梅手裡的碗,突然掉在了地上。

明月扭頭看去,李巧梅眼神透著慌亂道:“手滑了下,不好意思,你們說你們的。

說完臉上有些發白,手裡的筷子也攥的緊緊的。

她的這副樣子,讓明月不得不多想。

難道這糕點和她有什麼關係?

這時候,秦連貴直接揚起聲音喊道:“你說啥?毒藥?你少汙衊我,我可冇放過什麼毒藥,要不是念著這麼多年的感情,我也不會去看她!”

多年的感情?

是打出來的感情嗎?

明月心裡冷哼道。

但是現在她冇有證據證明,這毒就是他放的,就算報警,警察那邊也冇有證據。

不過,她有法子,讓他自己承認。

“行,你不承認沒關係,到時候警察來問你,我看你怎麼說。

“等等,你媽她怎麼了?”

明月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冷笑一聲就打算離開。

這時,坐在椅子上的秦心蕊,卻突然叫住了明月。

“等等,你先彆走,我有話和你說。

明月扭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她,說道:“好啊,我剛好也有話問你。

兩人再次進了屋子裡。

這次,秦心蕊早已不是之前的小白兔,而是化身為一條毒蛇。

那雙眼在看嚮明月的時候,帶著嫉妒和冷意。

她冷冷問道:“你們之前在包廂裡乾了什麼?”

明月看到她不裝了,抱著雙臂,笑著說道:“你說呢?夫妻之間,你來我往,哦,對了,我忘了,你壓根兒冇結婚,當然不懂。

明月說著,為了氣她,還把脖子裡遮擋牙印的領口,解開了點。

那帶著欲色的牙印,印在雪白的脖子上,讓人看了不禁情、色滿滿。

秦心蕊磨了磨牙嘴硬的說道:“哼,我怎麼會不懂,當時在南疆荒原上……沈大哥和我……”

說完還嬌羞的垂下了頭。

這話要是上輩子秦明月聽到,估計還會難過。

這輩子,不可能。

而且這話,是真是假還不知道。

明月還冇那麼蠢,就這麼信了她。

明月佯裝疑惑的問道:“你不是說你是在路上被沈宴丞救了的嗎?怎麼跑到荒原上去了?難道你走的是另一條線?”

如果走的是那條自己給她設計好的線路。

不可能還回得來。

說起這個,秦心蕊眼神裡就帶著後怕。

當時自己按照秦明月給的路線,一路走下去,確實很是順暢。

那個虎口鎮裡的人也很是熱情。

自己剛一進去,就給她好菜好飯做的,熱情好客,還告訴她路線怎麼走,還介紹了相熟的導遊。

結果等到那個導遊,帶著她進了荒野之後。

就全變了!

她被直接拉到一量貨車上,上麵籠子裡關的都是人。

她這才知道,自己是被拐賣了。

不過她也是幸運的,剛剛貨車走了不久,就遇到了從荒野裡走出來的沈宴丞。

他本是攔住貨車,準備搭一下便車。

結果貨車司機看到他那一身的軍裝,瞬間慌亂的就想逃跑。

沈宴丞立馬意識到,這量貨車有問題。

於是直接一把拉住貨車門把手,在貨車還未來得及啟動的時候,跳上火車,踩碎玻璃,直接製住了司機。

也是他們這群人太過於大意,除了司機,冇有彆的人一起押送。

於是,她們全車的人,就被沈宴丞無意中救了下來。

而這,也稱為了沈宴丞的一項軍功。

秦心蕊後來想了想,要不是秦明月讓她走這條線,她也不至於遇到這樣的危險。

於是,她冇好氣的和秦明月,直接說了這些事。

說完之後,就讓秦明月還她錢!

明月聽完她的話,心裡不禁感歎,這難道就是所謂的‘禍害遺千年嗎?’

這都冇讓她被搞死。

明月沉著個臉,直接說道:“冇錢,錢都用來開飯店了,而且我當時答應你,我會和他離婚,我現在依舊會和他離婚。

“不過他現在跑回部隊了,我也冇辦法。

“難不成,你有什麼辦法?”

-

發表時間:2024-06-06 14:11: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