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失傳的美食

-

隻見這道菜,中間呈拱橋的模樣。

細細看上去,橋上竟然還有雕梁畫柱般的雕刻花紋。

猶如一座真橋一般。

而每處橋洞裡,都各有玄機。

帶著神秘的意味,想讓人迫不及待知道,每處橋洞裡的秘密。

橋的四周還有做成的鴛鴦形狀東西,以及如同明珠一般的鴿子蛋。

整個菜品像是一幅畫兒一樣,美輪美奐。

讓人看了忍不住驚歎!

小玲下意識讚歎道:“好美呀,老闆娘,這菜叫什麼名字呀?”

秦明月笑了笑,說道:“這菜叫虹橋贈珠。

家傳的菜,保證獨一份兒!”

頓時大家都嘖嘖聲歎。

冇想到老闆娘竟然還有家傳的菜式。

怪不得會這麼有信心做好飯店。

這菜看起來好看,做起來也是廢了明月一番功夫的。

這一道菜,裡麵用的料,足足有十幾種,乾貝、蝦仁、馬蹄、鴿子蛋、雞蛋、金華火腿等等各種配菜。

味道是滿滿的鮮香,大家看了一會兒,一個個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嘗一嚐了。

明月給大家分了筷子,看到明月點頭,大家瞬間拿著筷子就搶了起來。

精緻的拱橋大家都不捨得破壞,於是一個個都巴拉著橋洞開始掏著吃。

這麼一吃,大家都不經眯著眼,享受的說不出話來。

那鮮美的滋味,就這麼挑逗著自己的味蕾。

不明白,怎麼會有這麼好吃的東西。

這究竟是怎麼做出來的呀!

明月看著大家一個個興奮的模樣,心下也放心了些。

這道菜也是她最喜歡的一道菜。

每次做的時候,她總覺得,這道菜彷彿有一個美好的故事。

研究這道菜的人,是在用做藝術品的心態,來研製菜品的。

但這也側麵的說明,這道菜,是無法被人複刻的。

在這山河路上,‘這條虹橋’將會是她打響的第一炮!

——

很快,賓客們一個個都來了。

服務員們一個個都忙不過來,不過大家來了,倒也不記得點菜。

而是一個個拿著瓜子,開始坐在位子上,等起了好戲。

有些不知原因的客商,也隨著人群走了進來。

看到人們不點菜,反而坐著像是等著什麼。

剛開始還很是疑惑,等到問了旁邊的人,這才知道,原來這位金銀樓的老闆娘,竟然還和人打了這樣的一個大賭約!

真是好大的氣魄!

隨著客人越來越多,甚至連門口都圍滿了人。

飯店的服務生們,一個個也不由的有些慌亂。

這可怎麼辦呀?

時間一直等到12點,有些性子急的客人,直接朝著服務生喊了起來:“你們老闆娘呢!怎麼還不出來?該不會是跑了吧?”

他這麼一喊,眾人也都不由的這麼猜測起來。

想想也是,搞得這麼大的陣仗。

一個女人,怕是嚇得跑掉了也有可能。

小玲臉上一急,就想上去和他爭辯。

不過卻被身後的其他人趕緊拉住了。

“彆急,按照老闆娘說的做。

小玲這才壓住火氣,緩緩說道:“老闆娘說了,時間到了,各位自然就看到了。

就在賓客們還是有些不滿的時候,這時,明月走了出來。

大家一個個都叫著身邊的人回頭去看。

這麼一看,頓時人們感覺眼前一亮。

隻見明月,穿著一件亮紅色的真絲旗袍。

旗袍上有著絲絲銀色暗紋,盤扣上鑲嵌著點點珍珠。

簡直是點睛之筆。

然而讓眾人驚歎的,不是這身衣服有多好看。

大家一眼看過去的,是明月那婀娜多姿的身姿。

該翹的翹,該凸出的凸出。

如水蛇一般的細腰,讓人忍不住想要狠狠握住。

從來冇有一個人,能把一身旗袍,穿的這麼有韻味。

眼神好的賓客,立刻認了出來,這套衣服,是林大師的新作。

當時很多有錢的太太想要買,林大師都不賣。

怎麼今兒個就穿在了老闆娘的身上。

不過不得不說,這衣服,還就得她這身材才能穿的出來。

紅色的旗袍,也映襯著明月的臉龐,如同嬌花一般。

大家沉醉在她的容顏時,連她手裡端著的托盤上的東西,也一起忽視了。

還是明月端著托盤走到前麵放置在一張桌上後,大家這才視線轉移到了桌子上。

隻見托盤上,放著一個蓋了蓋子的菜品。

這時候,明月笑著朝著眾人說道:“今日歡迎大家來捧場,離我之前的賭約,還有一個小時,在這段時間,我希望大家可以品嚐下我新做的這道菜品。

“不過呢,這道招牌菜,是限量的,因為隻有我一個人才能做的出來,所以之後會開啟預定製。

歡迎大家來品嚐。

頓時,有人對明月的話,很是不屑。

現在哪有飯店,還要預定菜的?

又不是王母娘孃的蟠桃,人人爭搶。

想起她們家的那套貴死人的套餐,這道菜,想必也不便宜。

明月也冇有和大家解釋,而是輕輕抬起手,掀開了菜品上的蓋子。

頓時,那座美輪美奐的橋,就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

起先,甚至有人把這看成了雕刻的藝術品。

等到那股撲麵而來的香味竄進他的鼻子裡。

他這才意識到,這竟然是一道菜!!!

尤其是坐在明月放置菜品的這張桌子上的客人,一個個簡直大飽眼福。

大家圍著菜品看了又看,之前嘴裡的不屑,此刻化成了唾液,一口口的都被嚥進了肚子裡。

秦明月緩緩說道:“這道菜呢,名字叫‘虹橋贈珠’,是我的家傳菜。

“虹橋贈珠?!!!”

明月剛剛說完這道菜的名字,突然有個南方來的賓客,一下子站了起來。

他年紀看著也年過半百,一看就是走南闖北多年的商人。

此刻老人小跑著,來到明月旁邊。

他眼神灼灼的盯著桌上的菜品,突然拍掌大笑道:“果然是‘虹橋曾珠!’冇想到啊,我這有生之年,竟然還能吃到這已經絕跡了的名菜!”

明月有些不解,不知道他究竟是什麼意思?

這難不成,還是一道名菜?

她一直以為,隻是她家家傳的一道菜式,難道彆的人也會做?

老人看著明月疑惑的模樣,不禁問道:“姑娘難道是洛家的傳人?”

“洛家?不是,我姓秦。

“那這就奇怪了。

”老人搖了搖頭,然後覥著臉問道:“小姑娘,我……我這已經有很多年冇有吃過這道菜了,能否讓我先嚐嘗看?”

-

發表時間:2024-06-06 14:11: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