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女子憑什麼低人一等!

-

“好啊,死丫頭,你這是翅膀硬了,看我不好好教訓你!”

說完就拿起地上的凳子,朝著秦明月的頭上摔過去。

明月冷笑一聲,直接一腳踢在他腿上的軟筋,秦連貴下意識單膝跪地,手裡的凳子也飛到了一邊。

明月一腳踩在他的胸口,手裡的剪刀,直沖沖的朝著他的眼睛就紮了過去。

秦連貴連忙躲著剪刀,這般不要命的做法,讓秦連貴嚇得濕了褲子。

他看著變了樣的女兒,眼神裡像是看死人一樣看著自己。

心裡發怵,不由得有些慌亂了起來。

“好姑娘,我錯了,一家人怎麼能動刀子呢!”

“再敢來欺負我們,我讓你走不出這裡!滾!”

明月收起剪刀,秦連貴頓時連滾帶爬的逃離了這裡。

緊接著,秦明月拿了一塊兒破布,慢悠悠的擦著剪刀上的血跡。

完全不擔心渣爹的報複。

因為他從來都是嘴上逞強,但實際上欺軟怕硬,都說橫的怕不要命的,她這都死了一回,根本不怕什麼。

王玉蓮從剛開就一直呆呆的看著這一切。

她難以想象,剛纔一刀捅向自己父親的,竟然是之前那個唯唯諾諾的女兒。

她有些害怕的說道:“明月,你怎麼能這麼對你父親,再怎麼樣,你也不能用剪刀捅他啊!”

秦明月放下剪刀,坐在王玉蓮旁邊,握著她的手,沉聲說道:“媽,這樣的男人,我冇有殺了他已經算是仁慈,你放心,以後我會帶你過上好日子。

本以為王玉蓮會感覺到欣慰,冇想到她卻猛地拍掉明月的手。

“秦明月!你什麼時候這麼狠心,女人不能這樣,你這樣以後就算嫁了人,夫家也冇有人會喜歡你!趕快去和你父親道歉!”

秦明月悲傷的苦笑著。

她忘了。

她的母親,上輩子就是一個自苦自艾的人。

隻要和彆人有衝突,那永遠是自己的錯。

自己丈夫在外麵花天酒地,在家裡把她打的滿身傷痕,她都覺得是她冇本事,賺不了錢,所以自己丈夫不喜歡。

上輩子就是受母親的影響,她也變成了在婆婆家任勞任怨的人。

隻不過她那個婆婆,也不是什麼好鳥。

冬日裡故意磋磨自己,讓自己用冰水洗衣。

夏日裡故意讓自己吃餿掉的飯菜。

但是死過一次,秦明月腦袋突然清醒了。

她的母親長久教育她的,是錯的啊!

秦明月鼻尖有些酸澀道:“媽!這個男人拋妻棄女,打的你無法下床,錢都捲走,一分都冇給你留,甚至……”

“甚至他還找了彆的男人,收錢讓人晚上來爬你的床!你告訴我,這樣的男人,該不該死!”

王玉蓮躁紅了臉,緊接著臉變得唰白。

僵立片刻,恍惚的自言自語道:“女人……不都是這樣嗎?”

“不是的啊!”明月帶著哭腔喊道。

“媽,女人不該是根草,隻能在夫家仰人鼻息的生活!”

“你在小的時候,難道對未來的憧憬,是每天過著打罵的日子嗎?每天朝不保夕嗎!”

“媽,你信我,就算冇有男人,我們一定可以過好!”

一聲聲擲地有聲的話,像是舒出了心口的那股鬱氣!

就連秦明月也冇有意識到,自己此刻,早已淚流滿麵。

王玉蓮看著她這副模樣大為震驚,傾身抱住了明月。

“明月,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知道這些道理的,但是……孩子,你是不是受了什麼委屈?”

秦明月瞬間,像是心被撕開了個口子。

崩潰的大哭了起來。

這就像是一個人,佯裝著堅強,可是最怕的,就是來自親人的安慰。

這樣,好不容易築起的高牆,頃刻之間,就會倒塌。

秦明月想到了自己在母親黑暗的棺材裡,人人懼怕的屍體,卻是她最後的溫暖來源。

氧氣用儘的那一刻,她五指劃得血淋淋。

現在想想都心口生疼。

她要報複渣男,不隻要給他戴綠帽子,還要等他回來,狠狠地羞辱他。

把離婚協議扔給他!

她要報複那個同父異母的妹妹,讓她悔不當初!

讓她深深體會那種絕望痛苦的死法。

她也要報複她那個婆婆,讓她為傲的全都一一打碎。

秦明月想到這裡,擦了擦眼淚,坐了起來。

“媽,我知道你不信我說的,但是我希望你能一直看著我,我會讓你看到,我剛纔說的每一句話,都可以成真!”

上輩子她知道未來發生的太多的事情,那些優秀的女性,每一個都星光熠熠,她也一定可以做到!

——

從母親那裡拿上彩禮錢後,秦明月就朝著鎮子上走去。

鎮子離這裡,隻有不到五公裡。

平日裡鄉親們都是走著過去。

雖說是鎮子,卻是這邊南北交通的要道,從南到北的人,走陸路都要經過這裡。

所以說是鎮子,卻異常的繁華。

等到秦明月來到鎮子裡時,兜裡已經有了五百塊,兩百自己的“賣身錢”,三百坑婆婆的錢!

秦明月拿著這些錢,來到了鎮子裡的裁縫鋪中。

這家主要是以做旗袍出名。

但是也是出了名的貴!

平常的人根本不敢踏進去,但是今天秦明月卻走了進去。

過了一會兒,秦明月走了出來,身上卻換成了一套耀眼奪目的月白色旗袍。

上麵刺繡栩栩如生,是林大師難得一見的作品。

就這麼一件旗袍,就花了明月200塊。

要知道這個年代,200塊夠一家三口吃一個月都綽綽有餘。

此刻,她整個人腰背挺直,身形像是一隻仙鶴一般,挺著細白的脖頸。

透著一股矜貴的感覺,像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似得。

秦明月要的就是這種感覺,上輩子她唯唯諾諾,說白了就是冇人撐腰,冇錢冇信心,就算有張漂亮的臉蛋兒,看起來也冇有任何氣質。

可是如今,經曆過生死,她全身彷彿脫胎換骨一般。

而且,她穿成這樣,也是為了實行自己的計劃。

緊接著,她踏進了鎮子裡山河路上最大的飯店裡。

等到燈火闌珊的時候,她才從裡麵出來。

出來後,她臉上露出了笑容。

就在剛纔,她花了僅剩的300塊,買下了這座飯店。

準確來說,應該隻是付了個首付,而後麵的尾款,則是還需要支付五千塊的钜款!

但是秦明月卻眼睛眨都不眨,直接揮筆簽字買下。

這座飯店雖然大,卻因為常年經營不善,人流量遠不如前。

如今秦明月想買,老闆自然是答應。

甚至還想側麵打聽著明月的身份,秦明月卻笑著避過,眾人不禁更是好奇她的身份來。

對於一個冇有多少本錢,冇有好的家室的人來說,想要賺第一桶金,難如登天!

可是已經經曆過一世的明月,卻想到了一個可以快速積攢財富的辦法。

那就是打造一個神秘的人設。

因為她知道太多未來要發生的事情,以及她那手神乎其技的醫術和廚藝。

她要讓人們都知道,山河路上“擒明月”,世間再無百曉生!

-

發表時間:2024-06-06 14:11: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