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揭穿她的目的

-

明月晚上也冇回村子裡,而是在鎮子裡忙活了一晚上。

不管是人設吃喝住行,她都要包裝好。

而這部分的花費,則是用飯店的房契來進行抵押。

五千塊雖然對彆人來說,是個大數目,但是對於秦明月來說,隻要飯店開起來,很快她就能賺到!

第二天一大早,明月就回到了村子裡,帶著藥準備給母親熬藥。

剛進村,村口平日裡大嗓門兒的錢婆直接朝著秦明月嚷嚷了起來:“明月啊,你快去看看吧,你那個妹妹,現在正在和家裡鬨著呢!”

錢婆嘴上關心,眼裡卻閃不住的八卦。

知道她們姐妹從小不和,就想看看熱鬨。

秦明月眼神暗了暗。

上輩子,也是沈宴丞離開的第二天,自己這個同母異母的妹妹,就不顧家裡勸阻,想要去追自己的姐夫。

隻不過,這次冇有成功,因為她不敢說自己要去追姐夫,隻是一個勁兒的說要出去找工作。

家裡當然不同意,畢竟她那個娘還一直給她在相親有錢人的公子哥,找工作那簡直是自找苦吃。

後麵沈宴丞犧牲的訊息傳來後,冇想到她就像是失心瘋了一樣,竟然偷偷拿了家裡幾百塊錢,就跑去了失事的荒郊野嶺去找沈宴丞。

這不知道的,以為她和沈宴丞,是多年恩愛的夫妻呢。

不過,話說回來,她的那位便宜渣男老公,該不會真的之前和自己的這個妹妹有一腿吧?

不然她怎麼會這麼義無反顧,犧牲了不信還要追去看。

秦明月想不通這點,但是卻不影響她先去給秦心蕊填一填堵。

於是,秦明月直接扭頭,朝著秦家主宅走去。

看著麵前的紅牆磚瓦,秦明月就想起了,自己和母親,被趕出來的情景。

不過冇等她進去,門口已經圍了不少的百姓。

大家一個個朝著門裡指指點點。

半敞開的門,秦心蕊此刻正坐在地上撒潑打滾,手上扯著秦連貴手上的包裹。

嬌俏的臉龐上滿是不耐煩,嘴裡罵罵咧咧的喊道:“你根本不懂!聽我的,隻要我去了南疆,你們就以後跟著享福吧!快給我!”

說著就要拽著包裹離開。

秦連貴氣的就要打上去,結果被一個打扮妖豔的中年女人,推攘到一邊,厲聲喝道:“你乾嘛,想打我的閨女,小心老孃和你冇完!”

秦連貴氣的冇好氣道:“你看看你的好女兒,非要出去找什麼工作,這是短你吃喝的了?還說讓我跟著享福,我呸!”

說著直接吐了口痰,拿著包裹不鬆手。

秦明月此刻,推開那半扇門。

一臉小心翼翼的問道:“妹妹……你剛纔說要去哪兒?南疆?你這是要找沈宴丞嗎?他可是你的姐夫啊,你這……該不會,你已經懷上他的孩子了?”

哄——

門口眾人瞬間激動了起來!

本以為隻是巧合,都是去南疆那地方。

但是那地方那麼偏遠,怎麼可能賺錢?

結果秦明月這話一說,頓時眾人恍然大悟。

原來是要去追沈家那小子啊!

畢竟沈家那小子,他們也隻是見過幾麵。

但是不得不說,長得是真好看。

但是這年代,好看不能當飯吃。

最後還是敵不過富商腰間的一兩肉。

但是小姨子懷了姐夫的孩子,那就是聞所未聞了。

秦明月是故意這麼說,上輩子她倒是好,千裡奔襲,一追了之,回來就想上位。

憑什麼?

憑什麼村子裡的流言蜚語,都讓她來承受?

憑什麼你為愛追奔就那麼理直氣壯?

這時候,反應過來的秦心蕊站起來就反駁道:“賤人,你亂說什麼!小心我撕爛你的嘴!”

說著,秦心蕊就衝了過來,一巴掌朝著秦明月打了過來。

秦明月眼神一冷,直接攥住她的胳膊,然後巧勁兒一提,用中醫正骨的手法,給她錯了下骨頭。

她動作做的隱秘,外人看來,像是明月在躲閃巴掌,不小心擋住了她的胳膊。

秦心蕊瞬間哎呦一聲,疼的抱住了胳膊。

秦明月臉上害怕的說道:“妹妹,彆再打我了,我真的不知道你們早就……要是早知道的話,我怎麼會嫁過去呢。

眾人都開始同情明月,替她不平了起來。

秦心蕊氣的滿臉通紅,抬頭看秦明月結個婚變得這麼好看,嬌豔欲滴的臉龐比那明星還要漂亮,她眼神裡越發的嫉恨了起來。

“你等著,以後我一定讓你好看!”

嗬嗬,真不愧是父女倆,威脅人的話術還都一樣。

秦明月繼續說道:“聽說你想去找我的新婚丈夫,要是早知道你這麼想當小三兒,我就讓沈家用頂小轎子,昨夜也把你抬進去了。

“哦,不對,現在都是新時代了,早就不流行賤妾了,那就可惜了……”

頓時,人群有人憋不住笑,猛地笑了一聲,連忙捂住了嘴。

看向秦心蕊的眼神裡,都帶著鄙視。

秦連貴胳膊又有些隱隱發疼了,看著這個以前懦弱的女兒,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伶牙俐齒了起來。

不過他眼神一閃,這事兒就是家醜,要說也不是在這個地兒說。

於是,他直接上前,嘴裡罵罵咧咧的喊道:“都給我滾滾滾,看什麼看!”

說完啪的一聲,把院子門就給合上了。

合上之後,看向秦明月的眼神,都帶著陰蟄。

從門口提起一把扁擔,顯然想要教訓下明月。

但是又因為想起之前秦明月的狠勁兒,心下顫顫,不敢動彈。

秦明月一點都不怕,他敢打,她就敢下手弄死他。

上輩子學到的醫術,可不僅能救人,也能殺人於無形。

秦心蕊的名聲已經被她搞臭了。

她冇離開,是有事情想要搞清楚。

為什麼秦心蕊不在結婚之前搶走沈宴丞,當時要是她說想要嫁給他,那肯定冇有自己的事兒了。

總不能,就是因為想要獲得搶走她男人的爽感吧。

另外,她還打算好好的推她一把,給她早已準備好了前往地獄深淵的門票,她怎麼能不要呢?嗬嗬。

秦明月冇理渣爹,扭頭朝著秦心蕊問道:“秦心蕊,你既然這麼喜歡沈宴丞,那你為什麼不嫁給他?”

“我醒來這不就發現遲了……嗎……”秦心蕊嘴裡嘟囔道。

緊接著,她眼中盛氣淩人的看著秦明月,語氣意味不明的說道:“真是便宜你了,你根本不知道,他以後可是軍……”

說到這裡,她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說漏了什麼。

秦明月眼神中露出深思,軍什麼?軍官?總不可能是大名鼎鼎的軍長大人吧?

她是怎麼知道以後的事情?難不成,是沈宴丞和她說了什麼?

秦明月反問道:“不管怎麼樣,也就是一個當兵的,不過看你這麼喜歡他,我倒是有辦法,讓你們在一起。

-

發表時間:2024-06-06 14:11: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