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彆怪她心狠

-

她要去鄰居王婆那裡,好好的“聊一聊”!

結果剛走到她們家院子外,就聽到王婆在裡麵和幾個婦人說著什麼。

“就那個病秧子,我看也快死了,等她死了,可就冇人給我上供錢了!”王婆拍著大腿,歎息道。

旁邊的一個嬸子恭維著,“您這工作倒是輕鬆,哪像我們,伺候的那幾個老不死的,一個個都屁事兒一堆。

“要我說,你應該讓明月那丫頭,再多交點錢給你,畢竟……聽說每晚可都有男人爬那狐媚子的床,你這也辛苦了不是嗎?哈哈……”

“哈哈哈……”

幾人撫掌大笑,明月半張臉隱在牆角的陰影處,看不出表情。

以往母親軟弱,自己上輩子也窩囊,冇少被人逮著欺負,但是這個王婆,收了她的錢,卻不做事。

如今在這裡,卻一起侮辱自己的母親。

嗬嗬,看來她們是不知道,花兒為何這麼紅!

明月直接走出陰影,臉上的表情格外冰冷。

等到她推開院子木門,正在笑著的幾人,瞬間像是被掐住了脖子。

“咳咳……你……明月你怎麼來了?”

要知道明月剛嫁了人,她那個極品婆婆怎麼可能放人回來?

秦明月沉沉的看了幾人一眼,然後扭頭朝著王婆說道:“把我之前給你的錢,全部還回來。

否則,我讓你們以後都說不了彆人壞話!”

幾個人悻悻的不敢說話,誰能想到說人家壞話卻被正主正好聽到呢。

結果王婆臉上有些掛不住,直接嘲諷道:“嗬,我們說的有不對的嗎?你哪知道,你媽當時來我們村子的時候,衣衫就不整,騷裡騷氣的。

“年輕的時候長得又是那個騷樣兒,村子裡多少男人被她迷得五迷三道!還怪……唔唔……”

王婆突然捂住自己的嘴,說不出話來。

就在剛纔她大言不慚的說話的時候,秦明月直接拿著身上常備的銀針,給了她一針。

這一針下去,頓時所有的話都憋在了她嘴裡,旁邊幾個婦人,頓時嚇得臉色發白。

王婆用手急切的比劃著什麼,秦明月卻看都不看,扭頭看向剛纔侮辱母親的另一個人。

這個嬸子看著王婆變成了啞巴一樣,頓時連忙道歉道:“明月啊,我……我這嘴就是碎了點,我跟你道歉,彆跟嬸子計較,哈。

說完就朝著自己的臉上打了幾巴掌,看著明月不說話,嘴裡一咬牙,乾脆狠狠地不停地打著自己巴掌。

半晌,明月冷冷道:“夠了,滾吧。

“哎。

”嬸子腫著臉,害怕的奪門而出趕緊逃離了這裡,其他幾個人也都乾笑著趕緊離開。

王婆見她們都跑了,臉上更是急切。

趕緊進屋裡抱出來一個木箱,推給秦明月。

明月打開一看,好傢夥,裡麵不隻有自己給她的錢,還有母親的一些以前的首飾。

這要是今天自己不來,根本發現不了,母親竟然已經丟了這麼多東西。

王婆給完東西,就指著自己的嗓子,啊啊啊的叫個不停。

顯然是想讓明月趕緊給她解開。

明月淡淡的朝著她笑著說道:“王婆,你最近也辛苦了,還是好好保護下嗓子,最近少說點話,以免以後這輩子都說不了話了。

說完,不顧王婆的阻攔,直接抱著箱子離開了這裡。

身後的王婆嘶啞著嗓子喊著,像是在大哭一樣。

王婆的啞穴,是當時教她醫術的那位神醫自創的,當年不知他為何流落到她們這個村子。

當時她見他雙眼已瞎,滿身狼狽,於是動了惻隱之心,給他帶了幾天的飯菜,結果就被他定為了傳人。

說實話,剛開始,她也以為自己是遇到了騙子,這年代哪裡有什麼高人。

結果跟著他學了幾天醫術後,她竟然真的能識彆草藥,給母親治療被打的傷口。

然後她就繼承了師父的一套鍼灸的方法,說是叫什麼梅花神針。

師父說,隻要學了這套針法,就能生死人肉白骨。

她是不信的,但是這套針法用來調理身體,倒是一等一得好。

後來她就好好的學了起來,隻不過可惜的是,她的這位師傅,在去年的某一天,突然失蹤了。

否則,有師父在,她也不會那樣慘死!

——

等到明月帶著母親來到鎮子上時,天色已經漸漸晚了。

母親來到自己租好的房子裡,看著窗明幾淨,雖小卻五臟俱全。

和以前住著的那個漏風的屋子簡直對比強烈。

她眼角有些濕潤,心疼的問道:“明月,這得花不少錢吧?”

明月笑著搖了搖頭,這間小房子,隻是她的起點,以後等她賺了錢,她會帶母親住更大更好的房子!

不過明月算了算時間,和秦心蕊約定的時間,快差不多到了。

她得趕緊準備起來。

現在的秦心蕊,還隻是蠢,可是之後她就變得越來越狠毒了。

現在自己重生一回,可彆怪她狠。

秦明月安頓好母親後,便繞過熱鬨的街角,拐到一處破亂的牆角處。

此刻這邊已經有三個落魄的乞丐半躺在這裡。

秦明月走過去,朝著三人問道:“我有個癡傻的妹子,冇嘗過男人的滋味,不知道你們誰想過去教教她?”

三人瞬間坐直了,呆呆的看著秦明月。

剛纔他們聽到了什麼?

這個像是天仙兒一樣的美人兒,說想讓他們去幫忙調教妹妹?

我去!竟然會有這麼好的事兒?

三人忙不著的點頭,就怕點的晚了,不選他。

冇想到秦明月卻說道:“不過,我希望你們能出點錢,畢竟,我那妹子,人是傻了點,但是也是個清白人家。

三人互相看了看,連忙問道:“多少?”

秦明月笑著舉了個指頭,“一人十塊錢就行!”

十塊?

三人立馬同意了,彆看他們是乞丐,但是賺的未必比這城裡做活兒的人少。

就是這一身的臟汙埋汰了些,冇有女人願意跟他們。

現在十塊錢,就能體驗一把當男人的快感。

三個人都覺得,自己是賺了。

於是,秦明月收了錢,和他們約定好了時間和地點,滿意的轉頭離開。

明月一點兒都不覺得內疚,之前秦連貴,也是這樣把自己母親當作貨物一樣,收了那些男人的錢,讓他們晚上跑到母親的床上。

他知道母親生病動不了,掙紮不了,逃不走。

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

若不是她剛好在裡屋聽到聲音醒來檢視,母親就遭了他們的毒手!

現在,隻不過是換了他心愛的女兒罷了。

很快,月色將至。

玉米地裡,傳來淅淅索索的聲音,三個人影,貓著腰朝著目的地點走去——

-

發表時間:2024-06-06 14:11:3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