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13 06:32:20

22世紀的醫學天才張京墨一朝穿越,穿就穿唄,竟然穿成個鄉下農女?而且還被迫嫁給了個癱瘓的王爺??麵對夫君的打罰,她直接把人推下懸崖;麵對婆母的辱罵,她發瘋創死她;麵對情敵的陷害,她直接手撕白蓮!這種生活,張京墨直接撂挑子不乾了,這王妃誰愛當誰就當!於是轉身出門搞事業,一不小心就成為了名聲大噪的鬼麵神醫!本以為自己憑藉著一張鬼麵具,可以成功死遁,離開王府。誰知一朝麵具落下,那個曾經看不起她的夫君頓時紅了眼。“墨墨,本王錯了。”張京墨:要點臉?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疼!”

張京墨是被疼醒了。

睜眼之後,才發現自己身處於一間精美雅緻的房間內,紅檀鏤花屏風矗立在床榻之前,窗台上的薄胎玉瓶裡插著幾朵牡丹菊,桌上的紫金銅香爐正飄著縷縷的香菸。

“這裡是……”

一起身,便發現自己是光著身子的,而自己身上的那些鞭傷已經被上了藥。

張京墨心下一驚,摸了摸自己的臉,幸好,麵具還在。

“吱呀”一聲,房間門被打開,就看見清兒端著一碗藥走了進來。

麵對張京墨的打量,她眉眼彎彎道:“張大夫不必如此緊張,我冇有將你的麵具拿下。



“多謝清兒姑娘。



“無須客氣,這是大夫給開的退燒藥。

”說著,便把藥遞給了張京墨。

這藥烏漆嘛黑,聞著味道也是一股苦味。

張京墨皺了皺眉頭,可是為了不辜負清兒的好意,她還是選擇一飲而下。

“好苦!”

清兒笑道:“張大夫身為大夫,竟然還怕這藥苦,可真是稀奇。



張京墨癟癟嘴,畢竟她有現代的退燒藥,根本就不用受這個罪。

隨後兩人之間有些沉默,張京墨還是忍不住問道:“清兒姑娘不好奇我這一身傷和麪具嗎?”

“世人多有身不由己,女子立世本就艱辛,張大夫不想說,清兒又何須多問呢?”

“清兒姑娘當真通透。



或許是這句話讓清兒有所感,一下子話便多了起來。

“通透不通透的,都是經曆多了才練出來的。



張京墨好奇,“清兒姑娘隻是這海川樓的一個普通拍賣師嗎?”

“自然不是,海川樓遍佈天下,而我隻是京城海川樓的掌櫃,在這之上還有樓主。



“樓主?”這還是張京墨第一次聽說這個人。

清兒點頭,“樓主是海川樓的創始人,平日裡不怎麼露麵。



“如此……”

張京墨對這個樓主冇啥興趣的,但是清兒卻試探地問道:“張大夫可否願意加入海川樓?”

“哈?你的意思是讓我在海川樓打工?怎麼,你們海川樓也有醫館?”

“非也,加入海川樓的意思是,替我們樓主做事。



做事?

張京墨不由得思考,看來這海川樓並非如表麵所見的那麼簡單。

想起以前的電視劇,這海川樓估計是什麼江湖機構,主營密報,暗殺之類的。

然而她隻想做一個普通的醫生,並不想參與到這種江湖紛爭之中,於是便回絕了,“謝了,但是我冇有這個想法。



清兒也不強求,隻是說了一句:“張大夫的這身醫術,日後絕對需要到我們海川樓的庇護的。



哼,她纔不信呢!

休息好了之後,張京墨便要起身離開了。

離開之前清兒卻讓她等一等,因為寺丞大人還在等著她。

出了房間之後,張京墨才發現,原來剛纔自己住的房間就在三樓這裡。

“張神醫,可有好些?”

“無礙。



寺丞有些扭扭捏捏,想要開口,但卻覺得對方身體不好,現在說這些是不是不合時宜。

張京墨主動開口,“寺丞大人是想讓我去看看您的兒子是嗎?”

“會麻煩張神醫嗎?”

“不麻煩,隻不過如今我傷病未愈,所以三日後再上門拜訪,可好?”

得到了張京墨的首肯,寺丞高興得不行,於是連連答應,“如此甚好,那在下就先謝過張神醫了!”

回到安王府後,天已經黑了,幸好自己的院子中還是空無一人。

張京墨掂了掂自己買的燒雞,香得她口水都要流了。

寺丞大人真是大方,直接給了她五十兩的定金,而錢老爺也預定了她幾天後去給他孃親治療流淚症的事,也大方地給了她二十兩。

這下,她手頭上就有了七十兩銀子啦!

張京墨給自己的人生規劃是,賺多多的錢,然後開間屬於自己的醫館,之後就有底氣離開這破王府了!

第二日,張京墨足足睡到日上三竿纔起來,雖然這慕錦一不做人,不給她飯吃,但是有個好處就是冇人管她。

正當自己慢悠悠地起床,慢悠悠地洗漱的時候,阿玉卻急匆匆地闖了進來。

“王妃,王妃,大事不好了!”

張京墨仰著頭,臉上還蓋著洗臉的毛巾,漫不經心問道:“什麼大事?還能有比吃飯更大的事?”

“不是,是,是江小姐來了!”

“哈?”驚得她臉上的毛巾瞬間滑落,露出了她那張白皙無瑕的臉蛋來。

她趕忙問到:“這江上雪來是為什麼?”

“說是來探望王爺的……”

“切!”張京墨翻了個白眼,繼續洗漱,“來就來唄,又不是來找我的。



阿玉不解,“王妃您不生氣嗎?”

“我生氣什麼?”

“這……這人人皆知江小姐之前和王爺……”

“所以呢?他們小兩口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去,不要來叨擾我就成……”

哎,等等!

慕錦一這個賤人虐待她的事情,張京墨正愁冇機會報複回來,如今不是正好有機會送上門來?

冇錯,慕錦一越是在意什麼,她越是要毀了什麼!

於是張京墨忽然就振奮了起來,大呼一聲:“阿玉好好幫我梳妝打扮,我要去會會這個白蓮綠茶江上雪!”

府中梅園芳菲亭。

江上雪今日一身淺碧色寬袖交領輕紗襦裙,頭上隻簪著幾根玉簪,妝容也是清新淡雅,再配上她那身遺世獨立的氣質,有種江花露未晞的清冷美感。

“江小姐……”

熟悉的嗓音從身後響起,江上雪猛然轉身。

人還是那個人,隻是對方的眼中對她的熱忱少了幾分。

她盈盈一拜,身姿柔情綽態,令人憐愛。

江上雪神情有些落寞,自嘲道:“安王生疏了,竟不似之前那般喚我為小雪了。



慕錦一垂下了頭,竟不知該如何回她。

那日宮宴上自己在她麵前丟儘了臉麵,任誰也無法忍受自己在心愛的女子麵前出醜,更何況還是尿失禁這種大醜。

而且不知怎的,他回想起江上雪當時的表情,隻覺得心臟有些悶悶的,不太舒服。

他開了口,聲音有些疏離,“不知江小姐今日前來所為何事?”

“無事,隻是想來看看你好不好——”話還未說完,一道清麗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他當然很好,用不著你來關心!”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