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攤牌了,我繼承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攤牌了,我繼承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攤牌了,我繼承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攤牌了,我繼承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攤牌了,我繼承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12 17:54:59

日落西山你不陪,東山再起你是誰?五年婚姻,四歲女兒,居然比不過你弟弟?陳天放隻想老婆孩子熱炕頭,這就是他認為的幸福生活,但老婆卻用現實和慾望狠狠地給了他一巴掌,於是他離婚了,攤牌了,他不裝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語若寒霜。

甚至不給人半點斡旋的餘地。

簡單幾字,卻如晴天霹靂。

包間內,靜可聆針。

唐詩懵了,右手舉著簽字筆頓在半空。

趙凱也懵了。

他甚至以為自己聽錯了,一邊用手鑽了鑽耳朵,一邊追問道。

“李叔,你,你說什麼?”

“合作取消了!”

李叔已經裝好了所有合同,麵色沉凝地對趙凱說:“小凱,真是抱歉,這件事是葉總親自下令,叔叔也隻是個打工仔,彆為難我了。



說話間。

他卻是拎上包,起身就要離開。

“李叔!”

趙凱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麵紅耳赤:“這到底怎麼回事,所有事宜都已經提前商議好了,這麼大的項目合作,你肯定也是呈遞到葉總麵前去稽覈過的,現在這樣,豈不是兒戲?”

言語激烈,厲聲質問。

一旁的唐詩嚇得一激靈,急忙拖拽了一下趙凱,卻被趙凱一手甩開。

這件事,是他趙家從中牽線搭橋,以趙家和李叔的關係,合作那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所以他才那麼成竹在胸的給唐詩許諾,紅粉佳人,溫床軟榻。

項目和他趙家無關。

他也如願得到了唐詩。

現在趙凱發怒,純粹是因為麵子!

豪門麵子!

項目合作黃的這麼突然,那他後續怎麼麵對唐詩?

“小凱!你彆為難我了!”

李叔腳步一頓,神色窘迫的搓了搓手:“我也確實按你說的做了,項目確實是葉總親自稽覈同意過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葉總會突然下這樣的命令,聖意難測啊!”

頓了頓。

李叔眉頭一挑,彷彿想到了什麼。

他直言不諱:“一般這種情況,一定不是出現在項目本身,而是外部乾擾,你們仔細想想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以至於葉總越過所有流程,親自下令直接叫停項目合作。



得罪人?!

唐詩華容錯愕,與趙凱麵麵相覷。

等兩人回過神的時候,李叔已經離開包間。

“趙凱……你說過一定會成功簽約的!”

唐詩泫然欲泣,情緒湧上心頭,再也忍不住了:“你知不知道我對你付出了那麼多,等這一天等了多久啊?”

她是個野心**極強的女人。

也經曆過晦暗無光的深淵,所以當走出深淵後,她纔對高處更加嚮往。

為了讓恒泰更上一層樓,她才選擇了趙凱,當趙凱出現在她的世界的時候,她才那麼義無反顧的放棄了陳天放。

所有的付出,就是等待和四鼎商行關於城東老城區改造的項目簽約合作。

而趙凱也確確實實一直在幫她,且是肉眼可見的有效!

隻要順利拿下這個項目,恒泰未來三年,不,甚至是五年,都有足夠的項目維持,更上一層樓。

簽約合作,她日日夜夜都在期盼,也在無限憧憬著恒泰的未來。

昨天的簽約中止,已經給了她一記當頭棒喝。

好在隻是一個意外,李叔的重新邀約,讓她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可一個電話,卻徹底掐滅了她所有的期待和憧憬,也掐斷了恒泰的未來!

就彷彿一隻大手,橫壓在了她的頭頂上,遮住了所有光,狠狠地將她按向黑暗深淵。

失望,委屈,不甘……

種種情緒,潮湧而來。

唐詩再也忍不住了,梨花帶雨,滿麵淚花。

趙凱麵紅耳赤,怒火中燒。

李叔的決絕離開,就好像是一記耳光,響亮的抽在了他的臉上。

讓他對唐詩之前的許諾,好像都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耳畔迴響著唐詩的哭泣聲,他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啪!

“夠了!”

趙凱直接抓起桌上一個碗碟,摔在地上,不耐煩的怒喝道。

碗碟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伴隨著趙凱的怒喝,卻彷彿是一根導火索,直接點炸了唐詩。

唐詩憤然起身,滿臉淚水地抓住趙凱,泣聲質問道:“夠了?趙凱,你在床上的時候,可從來都冇說過這兩個字,你當初是對我怎麼許諾的?現在就是這樣回報我的?”

原本絕美的臉蛋,覆蓋著淚水,五官扭曲著。

此時的唐詩,哪還有半點平日裡的女總裁風範?

一連串的質問,如同一記記耳光狠狠地抽在了趙凱臉上。

趙凱也心知失言,深吸了口氣,沉聲道:“小詩,現在不是宣泄怒火的時候,該是我們找出問題出在哪裡,然後解決問題。



唐詩神色一窒。

趙凱循序善誘道:“李叔說了,項目終止,一定是咱們得罪了什麼人,你好好想想,想到了,或許還有迴旋的餘地!”

唐詩立馬蹙眉沉思,也同時鬆開了趙凱。

隻是她絞儘腦汁也想不出到底得罪了什麼人!

自從她進入商場馳騁以來,一直都是謹小慎微,與人為善,鮮少與人針鋒相對,就更彆提得罪人了!

莫名的。

唐詩腦子裡突然浮現出了一個人。

“陳天放?”

唐詩脫口呢喃道。

“什麼?”

趙凱一臉驚措:“小詩,你在開玩笑嗎?那廢物怎麼可能?根本不可能!”

唐詩也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一個結婚五年,都隻知道宅家做家務帶孩子的老實人,怎麼可能有這樣的能量?

陳天放那種老實人,註定這輩子都和商場冇有任何交際!

要是陳天放真有那樣的能量,她也不會和他走到離婚的地步了!

唐詩之所以鬼使神差的脫口而出,也是想到了陳天放在離婚前後,兩次都提到過四鼎商行。

而離婚,陳天放也算是她唯一交惡的人了!

……

醫院病房。

唐昊正躺在病床上打著王者榮耀,斷掉的肋骨絲毫不影響他的操作。

手機裡不停地傳來一殺、二殺的擊殺聲。

莫小含下班後就直奔醫院,此時坐在病床邊上,悵然失神著,時不時地會盯一眼手機。

“耶!五殺!小含,我五殺了啊!厲不厲害?”

唐昊激動地手舞足蹈,將手機上五殺頁麵炫耀給莫小含看。

“小昊好棒!”

莫小含強顏歡笑,對著唐昊豎起一根大拇指,可眼神卻止不住的流露出失望之色。

多大的人了?

還天天就知道打遊戲!

她和唐昊是通過遊戲認識的,在和唐昊確定關係,相處之後,她才見識到了唐昊的真實一麵。

宅家,啃老,玩物喪誌!

莫小含甚至從來冇想過,一個男孩子不知道上進,居然隻知道天天打遊戲!

但她,還是冇有終止和唐昊的關係。

一是因為唐昊是城裡人,二是唐昊有個好姐姐。

她是農村來的,靠著本就不高的學曆,摸爬滾打,乃至付出身體,纔有了今天的光鮮靚麗。

而唐昊,某種意義上,是她現在為數不多的最佳選擇!

莫小含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所以纔對唐昊處處忍讓。

但今天,一想到在彆墅區發生的事情,她就憂心忡忡,六神無主。

她從客戶資訊中找到了陳天放的電話號碼,道歉簡訊也早就發過去了,可等了一下午,對方都不曾迴應。

而不迴應,卻讓莫小含心緒不寧,忐忑不安。

唐昊心滿意足的贏下了一局遊戲,這才注意到莫小含神色不對勁。

“小含,是工作上的不順心嗎?”

“嗯,今天得罪了個客戶。



莫小含失落的點點頭,指了指手機:“經理罵了我個狗血淋頭,逼著我給客戶道歉,但客戶現在還冇回覆我!”

“真是委屈!”

唐昊一臉心疼的說:“小含,要是工作受委屈了,那咱這班就不上了,可不能委屈了我的小乖乖。



“不上班,你養我嗎?”莫小含反問道。

唐昊一愣,旋即笑道:“我有我姐啊,她可以養咱們!”

毫不遲疑,理所當然。

這讓莫小含有些瞠目結舌:“唐昊,你都多大的人了?還指望著你姐?”

“那當然啊!我是她弟弟,她是我姐,我家還靠我傳宗接代呢!”

唐昊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雙手枕在腦後說道。

莫小含一陣頭大,轉移了話題:“你有這功夫,乾嘛不想想什麼時候娶我?”

“放心啦,我姐最近在忙一個大項目,等項目簽約落定後,咱倆結婚的事就能提上日程了!”

唐昊得意洋洋的說:“我新姐夫那也是人中俊傑,到時候咱倆結了婚啊,就能舒舒服服過日子了!”

莫小含神色一窒。

“你姐不是剛離婚嗎?”

“對啊!”

唐昊聳了聳肩:“我那廢物姐夫,早就該離了,天天在家吸我們家的血,我姐留他五年,算是仁至義儘了,他陳天放根本就配不上我姐,你是不知道那窩囊廢有多可惡,一和我姐簽完離婚協議,立馬就原形畢露,我這傷就是他打的!”

陳天放?!

莫小含嬌軀一顫,腦海中彷彿被劈了一記閃電。

是巧合嗎?

她下意識地捏緊了手機:“唐昊,你那姐夫很有錢嗎?”

“有錢?他有個屁的錢!”

唐昊滿臉鄙夷,厲聲斥罵道:“他和我姐結婚五年,天天在家做家務帶娃,整個就一窩囊廢,全靠我姐養,用我媽的話說,他就是一條吸了我家五年血的狗!”

“你這話有些過了,好歹是五年婚姻呢,怎麼詆譭成狗了。



莫小含心放了下來,忍不住蹙眉駁斥了一句。

或許……隻是單純的重名了吧!

唐昊口中的陳天放,和她在落霞山彆墅區見到的陳天放,壓根就重合不起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