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穿越:從開飯館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穿越:從開飯館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穿越:從開飯館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穿越:從開飯館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穿越:從開飯館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18 09:10:49

彆人穿越哪個不是官宦開局,飽讀詩書,一開場就能指點江山。可唐塵不一樣,他穿越到了一個傻子身上。不僅傻,過的還窮,好在還有六房天資各異的老婆。為了養活這一大家子,唐塵隻能絞儘腦汁的想法掙錢。贏來的賞錢他不要,要剩菜!搞出了古代第一頓自助餐。當自助餐大火之後,唐塵的人生就像開了致富外掛。當有天唐塵富到足夠俯瞰整個天下時,有人向他請教發家史。他淡然一笑“當年啊!當年隻是為了不餓肚子,錢才越賺越多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唐塵指著那茅草屋有些尷尬。

“我這茅屋就那麼大,實在騰不出住的地方,你就先在自己家裡住,等過段時間掙到錢,我換了房子後你再搬來。



方大山一愣,一兩銀子一個月?那不是一千個銅錢嗎?這都比得上府邸裡的家丁工資了,自己就算打三個月的短工,不吃不喝的情況下,也才勉強能得一兩銀子。

“不……不行,少爺要我幫忙,我肯定來。

但是一兩銀子太多了,要不少爺供我吃飯就行,錢我就不要了。



一兩銀子很多嗎?相比起方大山的人品,再多的銀子都換不來。

再說句不客氣的,若不是方大山隔三岔五的送來米菜接濟,原主和幾個老婆恐怕早就餓死了。

他重重拍了拍方大山的肩膀。

“你不要錢,你家裡的妻兒不吃飯嗎?你自己吃飽就不管他們了?”

“大山,其它的就不要說了。

我不是把你當作下人,從現在起你就是我唐塵的兄弟,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



“少爺,我……”

“彆廢話了,你就說願不願意回來吧!”

方大山拚命地點頭,“願意。



……

飯桌上,方大山看著桌上豐盛的飯菜,站在一旁忍不住嚥了煙口水。

“看什麼?坐下吃啊!”

方大山連連擺手:“不……不行,我怎麼能和少爺同桌吃飯?我……隨便給我點菜,我站在門口去吃就行了。



主仆有彆,在這個時代,下人是不能和主人同桌吃飯的,同桌代表身份同等,這是規矩。

唐塵板著臉道:“我剛剛不是說了嗎?我們是兄弟,坐。



“我……”

方大山求救似的朝文儀三人看去,他心裡雖然感激少爺對他的好,可是規矩不能亂!否則以後少爺出去會被人看不起的。

文儀是唐家大夫人,最為識大體。

她笑著道:“大山,相公都認你當兄弟了,你在這裡不是下人,快坐下吧!”

說著把那碗精米飯端到他麵前去。

“吃吧!”

方大山緩緩坐在凳子上,端起那碗精米飯使勁往嘴裡送,眼淚一顆顆的從眼睛裡滑落下來。

“文儀,你們還站著乾什麼?吃飯啊!”

文儀端起碗小聲說道,“相公,有客人在的時候,我們婦道人家是不能上桌的。

不然傳出去,我們就是不分尊卑不守婦道了,對相公的名聲也不好。



唐塵心裡歎息,古代禮教對於女子的思想禁錮到了極深的地步,她們自懂事起,就被灌輸女人的三從四德,就如同從一年級學的熱愛國家,長大後幾乎每個人都刻進骨子裡。

“去拿幾個碗來,把菜分一半,你們去房裡吃。



“可……”

“再可是我就不吃了。



“是是,我去拿碗。



等文儀三人分了一半的飯菜進屋後,方大山忍不住說道:“少爺,你對夫人們真好。



唐塵啞然失笑,剩下的飯菜,大部分都落入了方大山的肚子,畢竟體格擺在那裡。

“謝謝少爺,這菜比上次劉師爺請我們去找東西時,吃的肉湯白米粥還要好。



方大山一邊抹著嘴一邊說道,意猶未儘。

“恩?你剛剛說劉師爺請你們找東西?”

唐塵坐直身體,方大山並冇有注意到唐塵的異常,自顧自的說道,“是啊!好像兩天前吧!聽說劉師爺丟了一批很貴重的貨物,就讓大家幫忙去城外找,三十文錢一天,誰能找到的話,劉師爺還有重賞,可惜幾十個人在城外山上白轉了一天,什麼都冇有找到。



兩天前?

唐塵想起上次慶元樓集會時劉師爺的震怒,難道他差人找的東西就是那天在集會時丟的?

唐塵摩挲著下巴,又想起那兩個蹲在慶元樓外的,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聯絡?

方大山看著唐塵半天也不說話,不禁問道:“少爺,你怎麼了?”

唐塵回過神來,笑著擺擺手:“想到一些事情而已,對了,現在時間還早,你回去四處找找看哪裡的荷葉多,摘一些放在你家裡,明天一早帶過來,我們一起去城裡。



“好的,少爺,那我就先回去了。



“恩,去吧!”

唐塵腦海裡依舊思索著劉師爺貨物被盜之事,可想了半天也冇理出什麼頭緒,不是他腦子不夠用,而是線索實在太少了。

貨物在哪裡被盜,什麼時候被盜,走哪條路,貨物價值多少等等資訊,全都不知,想要憑空臆想出事情的始末,除非是算命的,而且還要算得特彆準的那種。

“相公,大山走了嗎?”

文儀從房裡出來,看著桌邊隻剩唐塵。

“恩!”

文儀頓了頓,看著唐塵欲言又止。

“怎麼了文儀?”

“相公,之前你病冇好的時候,大山一直接濟我們,所以我想把昨天我們冇吃完的肉,送一點給大山的媳婦孩子吃。



唐塵啞然失笑,他還以為多大點事情呢。

“那你明天送去吧!不過要以你的名譽送給大山的妻子。



“啊?這肉不是相公給他們的嗎?為什麼以我名譽!”

唐塵搖了搖頭:“你是我的大夫人,以後家裡的事情你要負擔起來,培養出威信和一些人的擁護。

等哪天我不在家的時候,家裡的事情還需你主持,明白嗎?”

唐塵想得很遠,賺錢的路子不缺,靠山可以慢慢找,但得及早把幾個老婆培養起來,否則所有的事情都事事躬親的話,定然忙不過來。

“好!”文儀茫然應道,有點轉不過彎,畢竟人情世故這樣的東西,文儀經驗不多。

“你收拾吧!我回房了。



來到屋內,唐塵坐在靠窗的小桌前,靜靜地思索著如何搭上劉師爺這條線。

丟失貨物這事無疑是最好的機會,可機會是機會,怎麼把這個機會抓在手中卻是個大問題。

不知道想了多久,一個溫軟的身軀忽然從身後抱著他,耳邊傳來沈嬋嬡溫柔的細語,“相公,在想什麼呢?”

感受到背上傳來的溫軟,陣陣少女的清香傳入鼻子,讓泡了幾夜溫柔鄉的唐塵頓時心猿意馬起來。

他轉身將沈嬋嬡攔腰抱住,看著那張俏臉嫣紅的小臉,還有那欲接還迎的眼神,讓他的呼吸都急促了幾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