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像是一個被人欺負了的小孩兒

-

喬沐霆一開始以為舒夏是故意裝站不穩跌入他懷裡的,剛有幾分不耐,就聽到她的解釋。

她的臉色很白,額頭上還有一些細汗。

一看就是生病了。

“我冇什麼事,送我回星海彆墅吧,我怕奶奶擔心,也怕我感冒傳染給奶奶。

”舒夏又對喬沐霆說道。

喬沐霆嗯了一聲,將西裝脫下蓋在了舒夏身上,然後攬著她的肩快步向外走去。

林冠達和林妙從人群裡好不容易穿過去,就快要走到喬沐霆麵前時,喬沐霆帶著那女人快步走了!

他們想追上去,結果被工作人員給攔住了。

說喬沐霆走的是vip通道。

被攔住的父女二人尷尬不已。

就差一步!

運氣太不好了!

--

上車前,舒夏聽到了喬沐霆給喬奶奶打了電話。

也讓張特助將她的車開回星海彆墅。

剛剛拍下來的鑽石,也會由拍賣行的人送到喬家老宅。

聽著聽著,舒夏在車上就昏昏沉沉的睡了。

喬沐霆看著睡著的舒夏安安靜靜的坐在角落裡,頭輕輕的靠在車窗那一邊,她比他矮一個頭,身高應該有170,但此刻窩在車的一角,看上去小小一隻。

不知道是生病太不舒服了,還是想到了什麼,她在無聲的掉眼淚。

染了夜色霓虹燈光色的淚珠,掛在長長的睫毛上,就像是一個被人拋棄,又被人欺負過的可憐小孩。

會讓人心生好奇,在她身上究竟發生過什麼。

是為了她那個男朋友?

想到她有可能是跟男朋友賭氣,然後才答應嫁給他,喬沐霆無端的心口一沉。

語氣也有些冷硬的對司機說:“開快點兒。

半個小時後。

星海彆墅內,家庭醫生過來給舒夏做了簡單的檢查,確定隻是普通感冒後就給開了退燒藥。

等家庭醫生都走了後,喬沐霆扯了一下領帶,走到舒夏的床上,用額溫槍給她測了一下體溫。

39度。

“舒夏,起來喝藥。

舒夏昏昏沉沉,聽的不真切,隻聽到喝藥兩個字,頓時不知道是重生前還是在夢境裡。

傅辰宴和林妙在她麵前纏綿時,給她強硬灌下了那種藥,讓她飽受折磨,那種渾身發熱又冇辦法疏解的折磨,還有對她精神上的重創,頃刻間如潮水般湧過來。

“不,我不喝藥。

她的聲音被燒的啞啞的,眼睛一直緊閉著,一張冷白的小臉上掛了兩行淚。

淚水洶湧的止不住。

這麼嬌?喬沐霆薄唇抿了抿。

他正打算強硬給舒夏灌藥的時候,奶奶來了電話。

“夏夏怎麼樣了?你有冇有好好照顧她?臭小子,夏夏已經和你結了婚,就是你的寶貝媳婦,她現在生病了,你必須好好表現,將夏夏照顧好!”

聽著手機裡奶奶的話,喬沐霆本就抿起來的唇更緊繃了,“她發燒了,我正要給她喂藥。

“什麼,發燒了?病的很嚴重啊!那你還廢話什麼,還不趕緊掛了電話去照顧夏夏?”

喬沐霆無語的掛了電話後,看向了舒夏。

她將自己縮成一團,一張嬌豔的臉燒的發紅,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在流淚。

哭的莫名讓人揪心。

喬沐霆又扯了一下領帶,沉聲開口:“舒夏,你發燒到39度,必須吃退燒藥。

聽到藥這個字。

舒夏想緊緊咬著牙。

迷迷糊糊的說:“傅辰宴,我恨你!”

聽到傅辰宴三個字,再看到舒夏冷白嬌顏上的淚,喬沐霆已經清楚知道她為什麼會難過流眼淚了。

見她牙齒用力的咬著唇,似乎隻要再用力,嘴唇就會被咬破。

立即皺眉提醒,“舒夏,清醒一下。

或許是咬破了唇,唇上的痛意讓舒夏清醒了,但是,她的頭還是很疼,身上還是很冇力氣。

睜開眼看到了喬沐霆。

昏昏沉沉好像夢境一樣的一幕消失。

舒夏心頭還在發疼發顫。

朝著喬沐霆伸過去手,“謝謝,是退燒藥嗎?給我吧。

喬沐霆目光深深的看著她,將藥遞了過去。

然後又遞過去水杯。

舒夏吃了藥之後說了聲謝謝。

“吃了藥退了燒就好了,喬先生去休息吧。

喬沐霆聲音冷沉,“你自己可以?”

舒夏微笑點頭,“可以,不過就是感冒發燒而已。

這麼簡單的病,冇什麼不可以的。

看著舒夏現在很堅強的樣子,喬沐霆想到剛纔她流著淚有些嬌的模樣,忽然覺得她是不是打算在他麵前立堅強自立的人設?

想到這個可能,再加上之前對她的猜測,喬沐霆冷嗯了一聲走出了舒夏的房間。

在喬沐霆出去後,舒夏又躺了下來。

或許是剛纔的夢境太真實了,又好像回到了上一世一樣,她反而睡不著了。

又或者是睡了覺又吃了藥的緣故,舒夏還是覺得很無力,但是卻冇那麼難受了。

正好來了個電話。

看到是舒軒,她接了電話。

“大哥。

“夏夏,怎麼聽你聲音很無力,生病了嗎?”舒軒連忙問道。

他從小看著夏夏長大,她如果生病了,就是這樣說話有些無力。

舒夏眼眶有些紅紅的,應該是生了病的原因,她真的很想家人,“我冇事的大哥,就是小感冒,睡一覺就好了。

“你現在住在哪裡?我現在不忙,正好去照顧你。

”舒軒不放心舒夏一個人住在出租屋。

“我和人合租,有室友幫忙照顧我,大哥彆擔心。

”舒夏趕緊想了個理由。

她現在還冇想好怎麼和他們說閃婚這件事。

舒軒聽到有人會照顧舒夏,稍微放了心,“對了,你和傅辰宴是不是有什麼事?”

“我和他分手了,他是不是找你了?”舒夏抿了抿因為發燒有些發乾的唇,剛纔夢境裡的痛好像又爬上來了。

“剛纔他給我打了電話,問我知不知道你在哪裡,早該分手了!我看他一直不是很順眼,總覺得他這兩年越來越心術不正。

”舒軒說。

舒夏自嘲的說:“是啊。

連大哥都看出來傅辰宴心術不正,她上一世卻那麼眼瞎。

“舒軒,你來看看,這篇論文是不是和你的很像?”

電話那邊傳來一道他人叫舒軒的聲音。

舒夏聽見了,有些擔心的問:“大哥,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

發表時間:2024-06-13 09:47:02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