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替友相親睡了男人

-

我假扮好友相親,卻意外睡了男神。

他滿世界找人,並放話要讓“好友”消失。

我不敢說出真相,隻能讓好友出國暫避風頭。

冇想到,再見男神時,他竟成了我的頂頭上司。

不過他冇認出我。

還來不及慶幸,我猛然發現自己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

1

深夜,海城最豪華的帝景大廈。

我頂著一頭剛染燙好的栗棕色長捲髮,精心畫好的妝容。

穿著最新款的白色香奈兒套裝,甩著手裡銀色的鱷魚皮鏈條小包包。

踩著足有十厘米的細高跟鞋,邁著瀟灑的步伐出了電梯,走向頂層最高階的總統套房。

實際上,我心裡慌得一比。

我其實,是來替閨蜜蘇珊娜相親的。

蘇大小姐不滿意被家族安排相親,想要趁機逃出海城,和小男友雙宿雙飛去。

她慷慨甩出十萬塊錢給我:“梨梨,幫我去相親掩護下,我們是永遠的好姐妹。

其實蘇珊娜不給錢,我也會幫忙的。

畢竟是好閨蜜嘛!

但是我已經半年冇找到工作了,再不交房租就得睡大街上去了。

“嗚嗚……”

我知道她是有意在幫我,當場被感動的眼淚汪汪。

收下錢衝她發出豪言壯語:“珊珊,你放心走。

這次相親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幫定你了。

蘇珊娜連忙擺手:“不至於不至於,你就去應付一下。

甩幾個臉色給那人看看,半小時後就可以走了。

我:“嗯呢,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

因而,我此刻的髮型妝容和一身的裝扮。

乃至走路姿態和神情,全是特意模仿的蘇珊娜。

我和她身高體型相似,甚至連五官臉型都有些相像。

上大學的時候就經常有同學把我們倆認錯。

現在這麼刻意一打扮,幾乎能以假亂真。

為了將蘇大小姐豪放不羈的性子學個十成十。

來酒店之前,我還故意喝了一杯威士忌給自己壯膽。

酒壯慫人膽。

帝景大廈這麼高檔的地方,我是第一次來。

又是冒充的蘇家大小姐,真怕自己露怯。

但是——

相親為什麼要安排在酒店的總統套房啊?

難道有錢人連相親地點都要選擇的這麼彆具一格?

心裡忐忑著,轉眼間就走到了套房門前,冇等我言明來意。

一名身著黑色西裝,嚴肅的像是安保人員的男子目光犀利的將我全身打量了一遍。

隨即他恭敬的彎腰開門:“蘇小姐,請——”

呃,看來我冒充的很成功。

我心頭定了定,衝他微微頷首,儘量學著蘇珊娜平時傲氣的模樣。

昂著頭邁著驕傲的步伐走了進去。

男人將我一路引到最裡頭的房間外。

纔開口說:“我家主人就在裡麵,小姐直接進去就行。

我有些緊張的捏了捏手指,暗暗在心裡腹誹:【都什麼年代了,還叫主人?這是哪箇舊式豪門的公子哥,派頭真大!】

【難怪珊珊不樂意,不顧一切的想要逃跑呢。

“知道了。

應了一聲,看著黑衣男人轉身走開,我心裡有些忐忑。

都不知道房間裡麵是什麼情況?

貿然進去會不會不妥?

但蘇家可是億萬富翁,是海城有頭有臉的人家。

蘇家給自家大小姐安排的相親,應該不會出什麼危險吧。

想到此我迅速鼓起勇氣,推開門踏進了房間。

剛一進去,身後的房門便無聲的關上。

房內燈光昏暗,待我視線適應環境後,入眼最顯著的竟然是一張大床。

“啊——”

這情況不對,我嚇了一跳,剛想要逃走。

聽見了一聲男人重重的呼息聲:“過來——”

“什麼人?”

我心頭更慌,轉身用力拉門,卻怎麼也拉不開。

隨即身體卻落入了一個高大滾燙的懷抱。

男人從身後撲過來,一下子將我抱了個嚴嚴實實。

“啊,救命啊,放開我——”

我霎時魂都快被嚇飛了,慌忙掙紮用力捶打他,待轉身與那人四目相對時。

登時精神一振,禁不住倒抽一口冷氣。

“是你?”

眼前的男人,竟然是我在大學裡驚鴻一瞥過,念念不忘少女心為之悸動過數年的學長。

更是海城人人都知道的鑽石王老五,海城首富司家的掌門人,司塵焰。

他此時穿著一身銀灰色的西裝,禁¥%欲的白色襯衫,矜貴傲然的氣質。

彷彿剛剛從財經雜誌的封麵上下來。

豐神俊朗的一張臉,濃顏立體的五官襯在冷白的膚色中,好看的彷彿是女媧娘孃的炫技之作。

他很高,估計有一米九。

我一米六八的身高,還踩著高跟鞋。

此時視線也隻能堪堪平視他清晰的下顎線條。

此時司塵焰滿臉膚色泛紅,喉結不自然的動著。

那雙平日裡足以迷得萬千少女尖叫的冷冽電眼,顯得有些迷濛。

他看著我,薄唇輕啟,露出一絲迫不及待:“你認識我?那便,好辦了。

“什麼意思?”

司塵焰現在的狀態很明顯不正常。

我從來冇經曆過這樣的事,被嚇得腿腳發軟。

努力想要推開他:“司塵焰,你彆這樣。

你怎麼了?”

“噓——”

他竟然衝我噓了一聲,狹長的眼眸瀲灩生光,透出的綿延情絲幾乎能瞬間勾走我的魂魄。

他撥出的火熱氣息衝在我麵上,更惹的我渾身發顫。

緊接著,他的大掌猛一下攬住了的腰肢,迫使我直接撞進了他的懷裡。

“嗚——”

這一下撞的我眼淚都快出來了。

他的胸膛硬的像是鐵做的,撞的我腦門生疼。

先前喝下的那杯威士忌酒意瞬間上湧,呼的一下燒的我滿腦子嗡嗡發熱。

“幫我……”

他修長的手指不安分的探上我的肩膀,開口的聲線沙啞,性感無比。

撩人灼熱的氣息吹拂在我耳廓上,聽得我渾身發抖。

我的思緒瞬間回到了那一年的校園禮堂:

他在台上演講,整個人光芒四射……

我在台下聽得全程發懵,如癡如醉,眼中隻有他的身影。

一晃眼,那條身影就在我心底住了數年。

他是我暗戀了多年的人呀!

這些年我默默的關注著他,關注著他留學、畢業、回到司家掌權,一步步的將家族企業發展光大……成為人人稱讚年輕企業家,國家傑出青年才俊。

我看著各種報刊雜誌對他爭相報道,也看著他的地位俞升俞高,與我拉開遙不可及的距離……

我從來冇想到,還能再遇見他。

還是在替友相親的情況下。

錯過這一次,我以後可能連再見他的機會都冇有了。

酒精燒的我腦子混混沌沌的,膽子控製不住的膨脹,麵對眼前他俊美無儔的臉。

看著他被藥力作用難耐的模樣,我完全無力抗拒……

兩個小時後。

我伸手掩著被撕破的衣服領口,頂著一頭亂髮,踉踉蹌蹌如驚弓之鳥般衝出套房。

用最快的速度逃離了這座大樓……

我一口氣跑過兩條街,纔打到了一輛出租車回居住的小公寓。

用力的關上房門反鎖死,靠在門背後頓了會,我狠狠的扯了扯自己的頭髮。

“要死了,完蛋了啊!”

渾身控製不住的發抖。

明明說好的隻是相親。

為什麼會有個被下了藥的男人在?

尤其是,那人竟然是司塵焰!

想到此,我不由得深吸了口冷氣。

我暗戀司塵焰不假,但是他根本不認識我啊!

況且他還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

這些年無論公開還是私下的場合,他被人拍到時身邊從冇有女人。

據說曾有女明星想通過他炒作,隻是在酒宴上挽了下他的胳膊。

酒宴結束後就出車禍被撞斷了手……

而今晚,我竟然把他給醬醬醬醬了!

等他清醒後,會不會覺得受了奇恥大辱,直接找人殺了我滅口啊?

啊!

啊啊啊——

死定了!

一想到他平時在新聞上淩厲冷酷的模樣。

我心頭就禁不住的想發抖,一時間懊惱萬分,恨不能直接捶死自己。

我一向膽小,剛剛怎麼就被美色迷昏了頭,做出了這輩子迄今為止最大膽出格的事情呢?

這事太大了。

我自己肯定善後不了。

惶恐中,隻能趕緊撥通了蘇珊娜的電話,怯怯告知:“珊珊,不好了,我可能把你害慘了……”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2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