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一個億的婚姻

-

要是被他發現相冊裡少了照片,那不是一查一個準,很快就能查到我頭上。

怎麼辦怎麼辦?

現在可怎麼辦?

我正後怕著呢,再一抬頭,竟看見了公司走廊裡的攝像頭。

霎時眼前又是一黑。

完了,怎麼忘了公司裡處處都是攝像頭。

司塵焰的辦公室裡也不例外。

隻要他想查,監控一調出來,分分鐘能看清楚我偷照片的過程。

這次真要玩完了……

找淩帥,對了,立刻找他。

我哥一定有辦法黑進宸極的安防係統刪了監控。

想到此,我趕緊躲進了樓梯間給淩帥打電話。

然而一連打了好幾個電話,他也冇接。

我這纔想起來。

這個時間段,他大概率在實驗室,手機冇帶在身邊。

怎麼辦怎麼辦?

這下我真急的想跳腳了。

懷裡還貼身藏著照片呢,我倒是不但心司塵焰會直接搜我的身。

但是到底要編個什麼樣的藉口,才能把偷照片的事情圓過去啊?

我正揪著頭髮抓狂的時候。

祈風找了過來。

他看向我道:“顏梨梨,你在這裡?”

我條件反射的激靈了下,慌忙迴應:“祈先生,你有什麼事嗎?”

祈風:“總裁要出去一趟,你收拾下馬上跟他走。

“啊——”

我當即被嚇得一顆心怦怦亂跳。

難道是司塵焰發現我偷了照片,要把我帶去彆處處理掉嗎?

我想拒絕:“可不可以不去?我隻是個小助理。

才上班兩天,還冇資格協助總裁做事。

祈風:“不行,總裁現在需要一個女伴。

放眼整個行政部,隻有你最合適了。

我聽得更是心驚擔顫:什麼話?司塵焰想要女伴哪裡找不到,為什麼偏偏就找上我?

肯定有鬼啊!

不能去,絕對不能去!

我趕緊找理由:“可是我現在覺得不舒服,我頭暈難受,心裡還噁心想吐。

“估計我是感冒了,要是傳染給總裁就不好了。

祈風的臉色迅速緊繃了起來,他眸光生寒:“顏梨梨,總裁要去的地方有醫療設施,正好可以幫你做免費醫療。

說話間他手就伸了過來:“總裁已經在等著了,你再拒絕,我可要不客氣了。

看著他蒲扇般的大手,我自知躲不過。

嚇得哭腔都出來了:“我去,我去還不行嗎?”

有醫療設施的地方,該不是什麼密室暗堂之類?

就像是霸總小說裡寫的,霸道總裁悄然處置人的地方吧?

可不去不行啊。

就祈風的體格,一巴掌就能將我輕鬆扇暈。

“哥——救命——”

我趁機給淩帥發了一條求救訊息。

下一刻手機就被祈風搶了去。

他一張剛毅的臉冷若冰霜,直接就把我的手機按關機了。

而後抬手示意:“走吧!”

我不敢不聽話,抖抖索索跟著祈風下樓。

負二層停車場,司塵焰的豪車已經在電梯口等著了。

看見我一臉驚懼的被押上車,他眉頭皺了皺。

什麼話都冇說,隻吩咐了一聲:“開車——”

我坐穩後,才發現司塵焰並冇有讓人強行控製著我。

就連祈風,也特意坐的距離了我一個位置。

難道不是想處理掉我?

疑惑之餘,我定了定神,結結巴巴問:“司總,我們,這是要去哪兒?”

“到了你就知道。

司塵焰竟然語氣平和的回了一句。

還看了我一眼,提醒:“你把頭髮整理下,彆太亂。

“啊?”我聽得一頭霧水,小心翼翼用手指梳理著頭髮。

心頭不解:這是要做什麼?到底去什麼地方,竟然還要注意形象?

接下來的時間司塵焰冇再說話,祈風也不吭聲。

我滿心害怕,更不敢開口。

時間就在沉默中一分一秒的過去,車子很快開出了市區,開進了海邊一處華麗的半山莊園裡。

這裡是?司家的豪宅?

看著大的嚇人的莊園,我心頭被關進密室審問的想法愈發強烈。

身體禁不住的顫抖起來。

許是注意到了我的異樣,司塵焰看了我一眼。

竟然抓起身邊的西裝外套丟給了我。

“司總?”

我直接被西裝砸懵了。

“冷就披上。

他冷冷淡淡的嗓音聽不出半分關切之情。

可做的事情,卻分明像是在關心我。

這到底怎麼回事?

難道他帶我來不是為了審問?

我抱著西裝,一時間腦子裡亂糟糟的,都不知道該想些什麼了?

不敢拂了他的好意。

趕緊乖乖的把西裝披在了身上。

司塵焰不抽菸,他的西裝上冇有菸草味道。

隻有一種淡淡的,類似冷冽雪鬆般的氣息。

披著他的衣服,就好像被他擁抱住了。

令我心裡不由得就想起了那個夜晚,臉頰控製不住的,漸漸開始發燒起來……

好在幾分鐘後車就停了下來。

下了車,司塵焰的神情變得急迫許多,還催促我:“快走——”

被他的氣勢所迫,我趕緊脫下西裝。

跟在他後麵一溜兒小跑的衝進了莊園裡一處消毒藥水濃烈的房間。

一進去,就看見昨天害我摔了果盤的老者正躺在監護床上。

他臉色蒼白黯淡,邊上一堆儀器閃著各種光。

“這是,董事長?”

我剛驚訝了一聲,就被司塵焰一把拽住手腕,直接拉到了病床邊。

“爺爺——”

司塵焰看向老者,郎聲說:“我把人帶回來了,您就聽話,答應手術吧!”

“嗯,哼,嗯嗯……”

老者哼哼了幾聲,微微睜開眼睛看過來。

視線落在我臉上時,他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好,好啊!”

但是,他還是不肯手術:“你不結婚,我寧願去死。

“除非,你們領證!”

領證?怎麼可能!

我聽得下意識解釋:“司董您誤會了,我和……”

冇等我說完,司塵焰用力捏了下我的手腕。

他力氣大的,疼的我瞬間說不出話來。

隻聽見他一字一頓回答:“好,我們這就領證。

他瘋了嗎?

領證,我和他?

我都快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砸暈了。

然而還冇等我開口問,司塵焰已經將我拉到了房間外頭。

站定後,他低頭看向我,目光居高臨下。

冷峻的臉上冇有多少情緒,如往常一樣的高冷。

“嫁給我!”

他說:“協議婚姻,哄爺爺度過危險後。

“隨時可以離婚。

“到時候,我會給你一個億的分手費。

一個億?

我冇聽錯吧?

啊啊啊………………

一個億啊!

對彆人而言,說給一個億大概率是空話。

可他是司塵焰啊,一個億在他眼裡都不叫一個小目標。

那就是零花錢吧?

有了一個億,將來無論去哪個城市生活,我這輩子都能衣食無憂……

一時間,我心頭被钜款砸的嗷嗷叫。

短暫的暈眩後,纔想起來問:“那,是要做真夫妻還是假夫妻?”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2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