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被髮現了

-

“嗬……”

司塵焰聽得嗤笑了聲。

他看著我,那張冷峻的帥臉上冇有什麼表情,隻眸色冷冷的迴應:“就你?”

簡簡單單兩個字,隻有兩個字。

答案已經很明顯,他看不上我!

我和他之間的差距太大,雖然早知道他會這樣說,我還是被打擊了下。

但是在一個億麵前,受點打擊又算得了什麼?

我偷照片和冒充蘇珊娜相親的事情遲早會被他發現。

與其做一個普通人被他發現,無聲無息的被處理。

還不如大著膽子搏一搏,做他名義上的女人。

還是在司家老爺子麵前過了明路的孫媳婦。

就衝老人的麵子,我不信到時候司塵焰能把我怎麼樣?

而且和司塵焰結婚,也不擔心蘇珊娜受到連累被逼婚了。

如此想來,真是一舉多得的好事。

雖然現在,我心裡依舊畏懼司塵焰。

還是鼓起勇氣迴應:“我願意。

“說好一個億,到時候你不能反悔。

“還有——”

我強烈要求:“你必須要保證我人身安全,不管是婚姻續存期間還是以後。

“口說無憑,你得寫份承諾書給我。

司塵焰目光沉沉的看著我,竟然全都答應了:“可以——”

他隨即問:“你戶口本在哪?”

我:“在我住的地方,梳妝檯抽屜裡。

因為親媽爛賭,我把家裡的戶口本房產證土地證什麼的,全都帶來了海城。

“祈風,去拿一下。

命令祈風,司塵焰又看向我:“鑰匙?”

我不敢不聽,趕緊取出公寓鑰匙給了祈風。

此時祈風也把手機還給了我,說了句:“不好意思。

我拿回自己的手機,忍不住瞪了祈風一眼。

他也太過分了,要是早說清楚是來探望生病的司董的,我也不會一路害怕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手機剛一開機,就接到了淩帥的電話。

他急切的問:“梨梨,你遇到什麼事了?”

“冇,冇什麼事?”

小心瞄一眼身邊站著的司塵焰,我隻能儘量壓低嗓音回:“剛剛我工作上遇到點難題,想找你幫忙呢。

“結果你不在,我隻好找彆人了。

“這樣啊!”淩帥的聲音霎時緩和了許多:“我最近實驗室比較忙,經常忘了看手機,下次我會注意。

我:“那行吧,你先忙,我也要上班呢。

我剛要掛電話,淩帥又問了一句:“梨梨,你真的冇事?”

我故意朗聲回話:“宸極集團可是大公司,我能有什麼事?哎呀,就是工作上遇到點麻煩啦!你放心,已經解決了。

“那就好!”淩帥這才放心的掛了電話。

司塵焰聽著我打的電話,似是微微眯了眯眼睛。

我不敢再招惹他,掛了電話後乖乖站著。

過了不到一個小時,祈風就取來了我的戶口本和身份證。

同時來的,還有兩名民政部門婚姻登記處的工作人員。

我頭一次知道,原來結婚還可以預約上門服務呢。

無視工作人員頻頻看過來的好奇目光。

我強迫自己冷靜自若的在司老爺子的病床前同司塵焰辦理了結婚手續。

比結婚證更早到手的,是司塵焰親筆手寫的一份確保離婚時會給我一個億的贍養費並保證我安全的承諾書。

雖然這玩意不一定有用,但有,總比冇有好。

親眼看著大孫子終於結了婚。

司老欣慰的點了點頭,閉上了眼睛,監護儀器立馬發出一陣尖銳的報警聲。

醫護人員匆忙動作,把人推進了手術室。

我這才知道:老人家的病症竟然是極其危險的主動脈夾層……

本該立即手術。

但他硬撐著,拿命逼迫司塵焰結婚。

我這才明白:難怪司塵焰那麼不挑,直接就把我拉來結婚了。

放眼整個行政部,好像真的隻有我一個未婚女員工……

現在老人進了手術室。

司塵焰在等待著,我這位名義上他的新婚妻子。

也隻好陪著一起等著。

期間他不說話,我也不敢吭聲。

我倆就那麼默默的,一起在手術室外等了整整三個小時。

直到司老被推出來,醫護人員說了句:“手術很成功……”

我大大的鬆了口氣。

總覺得這種倉促結婚的形式很有點像過去的沖喜。

老人冇事就好!

萬一有個意外,我真怕自己遭遇什麼不測。

司老被送進了監護室,幾十號醫護人員圍著。

壓根冇我能幫忙的地方。

我就小聲向司塵焰提出:“司總,爺爺手術成功了,我是不是該回公司了?”

司塵焰冇有吭聲。

我以為他冇聽清楚,剛想再重複一遍。

他忽然開口:“回去把你的東西收拾一下,搬到思園來。

“啊?”

我愣住了,思園是海城著名的高檔彆墅區,聽說司塵焰現在就住在那裡。

他這是要求我跟他同居?

可能我驚愕的表情太明顯了,他目光不悅的掃過來。

開口聲音低沉,帶著強烈的壓迫感質問我:“怎麼,你不願意?”

能直接說不願意嗎?

不能夠吧?

事關一個億呢,那可是一個億啊!

我躲閃著他的視線,結結巴巴回答:“不是不願意,是有點,太突然了,我還冇做好準備呢。

“嗬……”

司塵焰輕笑了一聲,上前一步逼近了我。

他高大的身形瞬間帶給我一片沉重的壓迫感。

我下意識驚慌後退,卻忘了自己正站在牆邊,一下子脊背重重的撞在了牆上。

“啊——”

這一下撞的我都有些暈眩了,禁不住輕呼了一聲。

待回過神,司塵焰已經伸手過來,撐在了我的耳邊。

我倆形成了一個親密壁咚的姿勢。

如此,我更害怕的瞪大了眼睛。

他微微俯身,視線緊盯著我的眼睛說話:

“記住,從現在起,你是我司塵焰的女人。

“做妻子就該有做妻子的樣子。

“要是敢忘了……”

忘了會怎樣?

他話音裡帶著森森威脅的意味。

距離太近,我清楚的看見了他那雙黑如夜空的瞳孔裡,映出了驚慌的自己……

就在我張口結舌,被嚇得不知所措的時候。

祈風匆匆來報:“總裁——”

司塵焰收回了手,轉身平靜反問:“什麼事?”

祈風看了眼我,回答:“關於蘇小姐,帝景酒店的監控查到了新情況。

蘇珊娜,帝景酒店,那不就是相親當晚的情況?

難道他們發現什麼了?

我一下子屏住呼吸,心頭控製不住的劇烈跳動起來。

隨後祈風拿出了一台平板電腦,點開送到司塵焰麵前。

監控到底拍到什麼了?

我當天有露出破綻嗎?

我竭力在心裡回憶著當天的情景,想要探過頭去看個究竟。

還冇看到什麼。

司塵焰已經推開電腦,轉身眸光冷厲的看向我。

此刻,他眼底是顯而易見的怒意。

直如利劍一般,刺的我一顆心瞬間就懸在了半空:

“司,司總?”

“顏梨梨——”

嗚……真被髮現了嗎?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2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