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肩帶鬆了

-

到底哪裡被髮現的呢?

我想來想去,怎麼也想不出自己當晚哪裡露了破綻?

但麵對司塵焰此刻幾乎要吃了我的目光。

我隻能假扮無知,結結巴巴反問:“怎,怎麼了?”

司塵焰目光冰冷的看著我,幾乎要將我凍成冰雕。

片刻後他纔開口,話音裡儘是冷意:“上週五晚上,你也去了帝景?”

“我……”

完了完了,徹底完了,他真的發現了。

死定了。

用力掐著自己掌心,我努力保持鎮定。

繼續裝傻:“司總,我可以解釋的。

司塵焰沉默的看著我。

此刻他的沉默比開口更令人可怕!

“司總,你知道的,我跟珊珊,是好朋友。

我一邊結結巴巴開口,一邊腦子裡在飛快轉動著:司塵焰到底在視頻裡看見了什麼?

什麼讓他竟能確定我也去了帝景酒店?

是真的認出我了?

俗話說得好,眼見為實。

不見棺材不落淚,不到黃河不能死心。

除非現在是蘇珊娜站在我麵前,親口指認我是冒充的。

不然我絕不能承認。

認下來會害了蘇珊娜和整個蘇家的……

深深吸了口氣,我決定一顆心橫到底。

開口弱弱的繼續解釋:“好朋友之間,當然要互相幫助互相開導。

珊珊不高興的時候,我陪著勸勸她,也是應該的。

“不高興,嗬……”

司塵焰聽得嗤了一聲,總算開始說話:“你的意思是,蘇珊娜當天是被逼和我相親的?”

我立馬瞪大眼睛,裝出最無辜的模樣反問他:“難道不是嗎?要不然珊珊怎麼會……”

冇等我說完,他的臉色已經黑如鍋底。

下一刻,司塵焰搶過祈風手裡的電腦。

直接拍在了我懷裡,沉聲嗬斥:“自己看——”

我被嚇得抖了下,慌慌張接住電腦點開。

看見電腦螢幕上出現了一段視頻。

視頻是被剪輯過的,由上下兩段拚接而成。

上一段是一輛張揚的紅色跑車停在了帝景大廈樓下,坐在副駕的‘蘇珊娜’下了車。

她撩了撩捲翹的波浪卷長髮,轉身同駕駛座位上的戴帽子女孩擺手。

帽子女孩衝‘蘇珊娜’做出了加油的手勢。

旋即開車離開。

除了帽子,開車女孩還戴著口罩眼鏡。

遮的嚴嚴實實的叫人看不清楚她的麵容,隻能看見她白色的帽簷下露出了一截黑色的秀髮。

下一段視頻有些模糊,很明顯不是帝景的攝像頭拍到的。

視頻裡,神色驚慌的‘蘇珊娜’跌跌撞撞的跑過了一條街,在街角攔下一輛出租車絕塵而去……

這兩段視頻裡的‘蘇珊娜’都是我假扮的。

但看上去足夠以假亂真。

我越看越心驚肉跳:

不是,司塵焰到底是怎麼認出我是假扮的呀?

這明明像的很啊!冇有露破綻啊?

我正滿心疑問呢。

司塵焰再次開口:“當晚是你送蘇珊娜來的帝景?”

我霎時間:“啊……我?”

心頭恍然大悟:原來他並冇有認出我,他隻是誤會了我是開車的人?

其實那姑娘纔是真正的蘇珊娜。

當晚蘇珊娜為了掩人耳目順利出國,也做了些喬裝打扮。

所以,司塵焰這是把我倆互相認錯了?

意識到這一點後,我那顆受了驚嚇的心瞬間回到本位上。

連忙回答:“是的,司總。

司塵焰:“那後來你為什麼冇有去接她?”

我:“因為我還有彆的事情啊!而且珊珊不讓接的。

“她說自己更方便去機場,省的被她家裡人盯上。

“你有什麼事?”

問話間,司塵焰拿走了我手裡的平板電腦。

俯身又逼近了我一步。

被他的目光寸寸侵襲,我避無可避。

隻能深吸一口氣回答:“因為我在找工作,我得趕回去做簡曆。

司塵焰似是不信:“嗯?”

我連忙迴應:“司總,您冇找過工作。

不知道今年找工作有多難,我都找了半年了。

“各種被打擊,都快冇信心了。

“每次一想到我簡曆還有什麼缺點,我都會儘快回去改。

反正自打收到宸極的錄用通知後,我就把自己發在各大招聘網上的簡曆都刪了。

不怕他現在去查。

司塵焰看著我,眸色深沉,一時間神情不明。

隨後他追問:“蘇珊娜現在在哪?”

既然他壓根冇發現真相,我這會心頭也冇那麼怕了。

麻溜回答:“司總,珊珊出國了呀。

她當晚就跑到國外去了,走了後就冇跟我聯絡過,我真的不知道她在哪裡?”

麵對我鎮定自若的迴應,司塵焰微微吸了口氣。

很明顯他對這個答案不滿:“你最好冇有撒謊。

隨即他吩咐祈風:“去查出那輛出租車,問清楚司機當晚載著蘇珊娜去了哪裡?我懷疑——”

說到此他特意看了我一眼,頓了頓才繼續:“當晚蘇珊娜根本冇趕上飛機。

我勒個豆……

我全身的汗毛立馬又全豎了起來。

怎麼忘了這一岔了?怎麼忘了那輛出租車了?

要是被司塵焰查出車子載著人不是去了機場,而是去了我租住的公寓……

那還怎麼解釋?

不等於全被他發現了?

蒼天,為什麼每次都這麼驚險?

真要被他查到了該怎麼辦?

驚慌中,我想起了淩帥。

趕緊掏出手機,不顧司塵焰就在身邊。

刷刷發了條訊息:“哥,十萬火急,求你立刻幫我一個忙。

不,是兩個,你幫我……”

“原因我回頭再告訴你。

發完訊息,我收起手機。

一抬頭,正對上司塵焰審視的目光。

四目相對,他眼中明顯都是不悅。

開口質問我:“你在和誰聯絡?”

我:“家裡人,他們關心我工作來著。

“是嗎?”

他並不相信。

他看著我手上似要動作,視線忽然被我衣襟某處吸引了過去。

隨後他疑惑的眯了眯眼睛,盯著那處問我:“你衣服裡藏了什麼?”

我低頭一看,霎時花容失色。

這纔想起來衣服裡還藏著那幾張照片呢。

有一張照片的角戳起了薄薄的襯衫,形成了奇怪的形狀。

引起了司塵焰的注意。

好險!

差點就露出來被他看見了啊!

我當即雙手抱胸,尷尬又驚慌的向他解釋:“我,我肩帶鬆了。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間。

說罷趕緊跑開。

肩帶?

意識到那是個什麼玩意後,站在原地的司塵焰的臉上罕見的泛起了一層薄薄的紅暈。

他當即轉頭,不自然的看向彆處。

“總裁——”

身後的祈風壓低聲音追問:“剛剛顏小姐很可能是在聯絡蘇小姐?要不要好好審一審她?”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2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