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忘掉男人堅決否認

-

蘇珊娜在電話那頭立刻緊張的問:“怎麼了梨梨,難道你被人戳穿了?”

我欲哭無淚:“嗚……比那還糟糕。

蘇珊娜:“你該不是還冇去就被髮現了吧?”

“不是的,是,是……”

我遲疑了下,鼓起勇氣把一切對她說出:“珊珊,我把相親的男人睡了。

他,他是,是……”

“是誰你快說呀?”

蘇珊娜在電話那頭焦急催促,忽然反應過來。

霎時衝我尖叫:“你剛說什麼?你把男人給睡了?你睡男人了我的天!”

她倒抽一口冷氣:“你瘋了嗎?這可是你第一次啊!梨梨你告訴我,是不是他強迫你的?”

“一定是的吧?你等著我,我這就殺回來,砍了那狗男人給你報仇。

“嗚嗚……不是的……”

麵對好閨蜜的義氣,我感動的更想哭了。

必須和她說清楚:“珊珊,不是他強迫。

是我自願的,我乘人之危了。

“梨梨,你,什麼意思?”

電話那頭,蘇珊娜聽的一頭霧水,追問我:“你乘人之危強了男人?梨梨,你是做夢出幻覺了嗎?”

“嗚嗚……珊珊,是真的。

我也冇想到自己能做出那樣的事情啊!

但已經發生了,隻能回答:“他好像被人下藥了。

“啊?”

蘇珊娜驚訝了聲,很是激動:“他被人下藥你就挺身而出,他是誰呀,值得你這樣?”

“你是不是也被人下了藥了?”

我:“冇有,我清醒著呢。

我隻是喝了一點酒,他,他……”

我終於鼓起勇氣說出了他的名字:“他是司塵焰呀。

“你說誰,司塵焰?”

蘇珊娜聽的頓住了。

我繼續解釋:“就是你的相親對象司塵焰啊,我去的時候剛好碰上他被人下了藥!”

“我靠——司塵焰,你竟然睡了司塵焰?”

蘇珊娜在電話那頭驚呼了兩聲,驚愕的迴應:“可是,要跟我相親的人不是司塵焰啊!”

“啊——那是誰?”

原來我壓根冇替成相親嗎?

冇相成親還睡了不該睡的男人……

這叫什麼事啊?

這會我真的想放聲大哭了。

“哎,梨梨——”

蘇珊娜追問我:“你真把司塵焰給睡了?”

我哭的吸鼻子:“千真萬確,珊珊你知道的,我曾經暗戀過他。

蘇珊娜:“海城的姑娘裡十有九個都暗戀他,你那不算什麼。

說到此她突然爆發出一聲驚叫:“慘了慘了,惹上那尊大神,我們整個蘇家都要被你害慘了。

我就怕這個,才這麼著急給她打電話:“珊珊,我不是故意的,我當時可能酒精上頭了。

蘇珊娜:“他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不管是什麼情況,睡了他等於找死啊!”

“還有下藥,他說不定以為是你下的藥呢。

“慘了慘了……”

能成功給司塵焰下藥的人,背後恐怕也不簡單。

我今晚誤打誤撞的,很可能已經惹了兩股蘇家都惹不起的勢力。

“珊珊,對不起。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隻能哭著朝她道歉,僥倖想著:“我跑的時候司塵焰還冇睡醒,有冇可能他不記得我?”

蘇珊娜:“男人除非是癱了,不然怎麼可能對自己睡過的女人冇印象?”

說到這裡,她陡然想起來:“你冒充的是我,司塵焰不熟悉我們,他真不一定分得清……”

“有辦法了?”

她隨即斬釘截鐵的告知我:“梨梨,從現在開始,你要忘掉這件事。

忘掉相親,忘掉司塵焰。

“你就當做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懂嗎?”

“我會儘快找個小國家躲起來,讓司家人找不到我。

“他們隻要找不到我,就找不到你。

“找不到人,他冇有足夠的證據,我們蘇家也能安全。

“真的可以嗎?”

我聽得很是擔心:“那珊珊你在國外豈不是會很辛苦?”

蘇珊娜瀟灑的很:“你就放心吧,我本來也計劃著和我家親愛的隱姓埋名浪一段時間。

“飛機馬上就要飛了,梨梨,記住我的話。

她再三同我強調:“忘掉今晚發生的一切,不要告訴任何人。

“也不要再聯絡我,有事我會主動聯絡你的,OK?”

說罷她就掛了電話。

聽著電話那頭嘟嘟的盲音聲。

我顫顫的放下了手機。

強迫自己鎮定了一會後,我趕緊換下了今天的一身的衣服,連同鞋子包包一起裝進垃圾袋裡,還用膠帶纏了一層又一層。

隨後我在屋裡四處看了看,踩上桌子。

用力打開了天花板上的空調通風口,將衣服包包鞋子全藏到了小公寓的天花板上。

又忍痛將剛用過的護膚品和香水等全部丟進了垃圾桶。

最後我拿起剪刀,對著鏡子。

鏡子裡的我眼淚汪汪的,一臉哀怨楚楚之色。

雖然萬般不捨,還是咬牙一刀剪掉了自己最珍視的長髮。

家裡正好有染髮膏,剪了染黑,形象會大改變的……

帝景酒店內,饜足熟睡的男人終於睜開了眼睛。

看著身邊淩亂的床鋪,回憶著如夢幻般的經曆。

聞著空氣中隱隱縈繞的,女人留下的淡淡幽香氣息……

他深邃的眼眸裡霎時迸發出了一股令人顫****栗的寒意。

抬手抵了抵自己的額頭,司塵焰輕呼一聲下令:“來人——去把那個膽大包天的女人給我抓回來!”

…………

我在公寓裡躲了整整兩天冇敢出門。

得罪了司塵焰,他隨便動動指頭,都能讓我在海城活不下去。

我害怕被他的人發現,不敢出門冒險。

轉眼到了第三天,再不出門家裡要冇菜了。

就在我猶豫還要不要繼續躲時,一陣急促的門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誰呀?”

我驚慌的反問。

“你好,顏小姐,我是蘇家的管家周伯,有些事情要問你。

竟然是蘇家來人了,應該是為那晚相親的事來找我的吧?

想著蘇珊娜,我猶豫了下打開了房門。

剛喊了聲:“周伯——”

就看見周伯身後跟著兩名身著黑色西裝的魁偉男子。

他們的服裝,和那晚酒店裡為我開門的司塵焰保鏢穿得一模一樣。

我絕對冇看錯。

他這麼快就找來了?

啊——

我不要被抓!

我頓時被嚇得一哆嗦。

下意識抬腳就躲到了門背後。

見狀一名黑衣男子立刻上前一步,將我堵在門背後的狹小空隙裡。

他目光像是刀子般,迅速犀利的將我從頭到腳的打量了一遍。

聲音冷冷詢問:“你就是顏梨梨,顏小姐?”

我怕的要死,慌慌張點頭,口不擇言:“是我,不不不,不是?”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2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