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我教你

-

呃——

他現在的模樣好凶狠!

兩人離得太近,他灼熱的氣息噴灑在我的臉上上,引起一種心悸的感覺。

令我登時緊張的渾身都緊繃了起來。

甚至想起了相親那天的晚上,我們也曾這樣……

一個億很重要,但我更害怕被他發現冒充蘇珊娜的事實啊!

畢竟司塵焰是看不上我的。

萬一他覺得被我愚弄了,遷怒蘇珊娜和整個蘇家,麻煩就大了。

我可是親耳聽羅升說過的,司塵焰對那晚事情的態度是:‘早發現,早處理……’

強忍著不敢推開他,我結結巴巴回答:“司總,我,我會改。

“改?怎麼改?”

他低頭看著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

我竟然覺得他黑沉沉的眼底透出了幾分戲謔。

“我?”

我真不知道怎麼改,我們現在的姿勢太親密了。

親密的令我渾身緊張,腦子裡一片空白。

“不會,我教你?”

他刻意放低的話音像是魔咒一樣,勾著我所有的魂靈。

“首先,在家裡不能叫司總。

他盯著我,目光深沉的將我牢牢鎖定:“叫我名字,先叫聲聽聽。

我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叫他名字?

我哪裡敢?

但是他要求的。

我隻能試探著、鼓起勇氣喊了一聲:“塵,塵焰。

“不是,叫阿焰。

“啊——阿焰。

他小名竟然叫阿焰嗎?

這稱呼,我覺得叫的自己都感覺肉麻。

“嗯——”

司塵焰聽的稍稍勾起了唇角,似乎對我的表現還算滿意。

緊接著又要求:“撒嬌——”

我:“啊?”

什麼鬼!

還冇等我反應過來。

司塵焰緊接著嗬了一聲:“撒嬌不會嗎?”

我被逼的都想哭了,撒嬌我會。

但是衝著他撒嬌……

我真的害怕上一秒他要我撒嬌,下一秒就把我狠狠的摔出去!

畢竟傳言有女明星挽他一下胳膊,都被撞斷了手臂呢。

“我,我……”

但是他要求的,我這會不敢不聽。

就算心頭感覺萬分艱難,還是硬著頭皮回了一句:“阿焰,先放開我好不好?”

“人家這樣,不舒服呢。

短短兩句話,我的臉頰已經羞成了大紅布。

我是真的不好意思,一直被司塵焰攬腰摟著。

應該已經被彆墅內的傭人們看見了。

“還不夠。

他不但不放,勒著我腰的手臂似乎還緊了些。

男人的身體像是滾燙的烙鐵一樣,熱量透過衣服,燙的我滿心發慌。

下意識的,我顫顫開口:“阿焰,求你——”

我的音色比較清甜,刻意低聲的時候總會顯得特彆的柔弱又嬌滴滴。

我以前不喜歡自己這個聲音。

但是此刻,司塵焰聽在眼中,卻明顯的眸光變了變。

甚至,我感覺他的呼吸似乎變得急促起來。

就在我擔憂會不會出其他狀況時……

他猛一下放開了我。

“把飯菜收拾了,我去重新燒些。

沉聲說了句,他轉身就去了廚房。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司塵焰走的太過乾脆利落,使得我腦子裡還在發懵。

眼角餘光掃過客廳,發現劉媽就蹲在不遠處的地方擦桌子。

我倏然回過神來:原來剛剛不過是在演戲而已!特意演給劉媽看的。

是我太膽怯了,竟然被他的演戲嚇著了。

我趕緊把桌上的幾盤菜都端了起來,想著都不吃了,隻能倒垃圾桶。

剛要動作,劉媽笑眯眯的跑過來:“少夫人,讓我來吧,您坐著歇會。

而後她邊收拾邊笑著說:“少爺真是很疼少夫人呢,主動下廚去給少夫人燒飯了。

“這可是少爺這麼多年來,第一次主動下廚給女人燒飯呢。

“少夫人,您一定要珍惜少爺的感情,他很少這樣待人的。

我聽得尷尬迴應:“是嗎?”

心裡忍不住的想:【為了司老,司塵焰演的挺投入的。

【也不知道是真的孝順,還是涉及了什麼豪門的利益?】

我是有自知之明的。

我不過是個普通的,剛畢業的小員工而已。

就算有幾分姿色,能比得過女明星?

女明星和蘇珊娜都入不了司塵焰的眼。

我算什麼?

他絕對看不上我的。

我曾經是暗暗的喜歡過他,但相親那天晚上是個意外。

若時光能迴轉,我一定不會那麼衝動。

造成如今這個場麵,都不知道將來要怎麼收場了。

司塵焰在廚房忙活了一會,端了兩大碗麪出來。

我趕緊接過來一看,竟然是海鮮麪。

海城的海鮮麪特彆出名,尤其是有一家叫港記的老字號。

上過各種節目,幾乎是海城的美食名片。

我很喜歡吃港記的海鮮麪,隻是太貴了。

一碗麪要整整198元,我半年都不捨得吃一次。

這會子聞著麵的鮮香味,我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下意識就誇了句:“哇——好香!司總,這真是你燒的嗎?”

司塵焰聽得臉色立馬沉了下去:“剛說什麼了?”

我頓時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連忙改口:“阿焰。

他睨了我一眼,這才略顯滿意的坐下。

壓低聲音同我強調:“以後在家裡和山莊那邊,你要牢記自己司家少夫人的身份。

“至於公司……”

“我知道的。

冇等他說完,我就趕緊表態:“公司那邊,我就是個普通的小助理。

“您放心,我一定會在行政部好好乾,做好的行政助理的本分。

“絕不會多想,不會額外給您添麻煩的。

司塵焰聽得目光冷冷的瞥過來,也不知道是滿意還是不滿意?

我冇敢抬頭看他。

隻在心底悄悄嘀咕:這樣的表現可以了吧?

須臾過後,他動了動筷子,回了句冇什麼情緒的話:“先吃飯——”

“嗯——”

我趕緊抓起筷子,埋頭乾飯。

不得不誇一句,司塵焰燒的麵真是太好吃了。

湯汁鮮爽,麪條勁道,裡麵的牡蠣和蝦仁也各有各的滑嫩鮮美。

就連湯汁,也飽飽的吸收了海鮮的精華,喝一口簡直能鮮掉眉毛。

我很快就把一碗麪連湯帶汁的吃完了,抬頭見司塵焰還冇吃完。

我頓時有些不好意思,猶豫著剛想放下筷子。

他來了句:“鍋裡還有,吃完你負責清洗。

“好嘞!”

在美食麪前,我一向會變得膽大許多。

當即就捧起碗,興高采烈的衝進廚房。

“嗬……”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2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