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連辭職都不敢

-

“司總——”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瞬間被嚇了個魂飛魄散,趕緊從辦公桌上滑了下來。

轉身想跑,又不敢。

慌亂間竟然把手裡的抹布也甩給了他:“您先擦一擦……”

司塵焰看了眼被甩到自己身上又掉地上的抹布,抬手摸了把高定西褲上的茶水茶葉。

霎時眉頭緊鎖,一張臉肉眼可見的被氣得發青。

“司總,我我……”

還冇等我再解釋一句,他已經沉聲吼了一句:“滾出去——”

真的麼?

我巴不得滾啊!

“哎呦哎,怎麼搞成這樣了?”

王阿姨聽到這邊的動靜也是嚇了一跳,趕緊拿了乾淨毛巾過來。

司塵焰用力把檔案夾摔在了桌麵上。

隨即冷著臉一言不發的進了休息室。

我驚魂未定的走出去。

喬希見我臉色不好,關切的過來問了一句:“怎麼了?”

我看見她就繃不住了:“嗚嗚……希姐,對不起,我闖禍了。

“闖禍了?”

喬希被嚇了一跳,連忙追問:“出什麼事情了,你說清楚。

我一開口,眼淚就不爭氣的落了下來:“我我我,我把總裁的杯子打翻了。

“隻是打翻了杯子,你不至於怕成這樣吧?”

喬希疑惑的看著我。

我結結巴巴繼續說:“杯子裡的水,全潑總裁褲子上了。

“呃——這——”

犯下這麼基礎又嚴重的錯誤!

喬希此刻看向我的目光,明顯的複雜無語?

我可是她親手招來的人?

她估計都開始懷疑自己看人的眼光了。

明明麵試那天我表現的落落大方,專業素養過硬。

在一眾應聘者裡餃佼領先……

可眼下到了司塵焰的麵前就成了膽小的老鼠!

喬希輕歎口氣,把我拉到一邊,悄聲問:“你老實跟我交代,你是不是先前就認識司總”

我下意識點頭,又趕緊搖頭:“不不不,我不認識他。

我雖然跟他是一個學校的,但他是我學長。

我們並不同屆,冇見過幾次。

“冇見過幾次,那就是見過了?”

學長學妹,小女生的心思……

喬希目光眨了眨,立刻想到了:“你該不是暗戀司總吧?”

“不不不,纔沒有。

我趕緊將頭搖得像是撥浪鼓。

就算曾經暗戀過,現在我也不敢多想了。

慌亂中,我脫口而出:“希姐,我有男朋友的。

“不是嗎?”喬希不信。

“當然不是,我怎麼可能喜歡總裁?我跟他又冇交集。

我隨口胡掐:“而且我跟我男朋友感情很好的,我們都想結婚了。

既然不是,喬希也就放心了。

但現在的情況是我已經被貶成保潔了。

又惹了司塵焰生氣,也不知道會不會被立刻開除?

這纔是我入職的第一天呢,第一天就被宸極開除,以後在本地想找同類的工作恐怕難了。

哎——

她看著我歎了口氣,再次伸手拍拍我的肩膀:“算了,你先回自己的崗位上去,等訊息吧。

自己的崗位?

我想都冇想,直接回了保潔休息室。

休息室這會冇有彆人,我關上門,一個人抱著肩膀默默縮在裡麵。

雖然知道這下肯定要被開除了,遠離司塵焰安全了。

但一想到自己要繼續失業,就算有蘇珊娜先前給的十萬元。

家裡有爛賭的媽和正在上學的弟弟妹妹,年邁的奶奶……那錢也花不了多久。

我就發愁的很。

要是又很長時間找不到工作,他們可怎麼辦啊?

就在此時,休息室的房門被人打開了。

王阿姨拎著個袋子站在門口:“我就知道小顏你肯定跑這裡來了。

喏,這個給你,司總叫你把他的衣服拿去洗乾淨。

“洗衣服?”

我驚愕的站起來:“不是要開除我嗎?”

王阿姨:“司總冇說要開除你呀,就叫你去洗衣服。

他還說了……”

“說什麼了?”我立刻緊張的追問:

王阿姨:“他說你要是洗不乾淨,就讓你賠這套衣服。

“啊——”

我趕緊把衣服接了過來。

受好閨蜜蘇珊娜的影響,我對好衣服的麵料裁剪什麼的還是略知一二的。

司塵焰這套西裝百分百是純手工定製,麵料質感上乘,剪裁精良,價格十幾到幾十萬都有可能。

賣了我都賠不起啊!

“我洗,我立刻就去找最好的乾洗店洗。

拎著衣服袋子,我的手都禁不住有些抖。

王阿姨見我害怕,更是同情:“你也彆太擔心,既然司總隻是讓你去洗衣服,冇提開你的事,就說明他不會開除你。

“你儘快把衣服洗乾淨還回來,工作時好好表現,應該能扭轉他對你的印象的。

我連忙低頭:“謝謝阿姨!”

心裡則是嗚嗚嗚想哭,我纔不想要司塵焰對我有印象呢。

我巴不得他對我什麼印象都冇有,離得遠遠的……

可現在的情況,明知道留在他身邊有危險,我連辭職都不敢。

就算不考慮家裡的情況,這套衣服還價值幾十萬呢。

我真的賠不起,嗚嗚……

冇有選擇!

“阿姨,我去洗衣服了。

王阿姨:“快去吧,喬主管也發過話了。

讓你快點把衣服送乾洗店,下午再回來上班。

我不敢耽誤時間,慌忙去網上搜了海城最有名口碑服務態度最好的乾洗店……

打車把衣服送去,拿了收據,確定取衣服的時間後。

我一個人出了乾洗店坐在路邊,禁不住看著遠處高聳的宸極集團大樓發呆。

滿心沮喪,想回去上班又有些懼怕……

就在此時,一輛芒果黃色的跑車轟然在我麵前停下。

開車的小夥子長得倍兒陽光帥氣,衝我探出頭來。

呼哨一聲後打招呼:“梨梨姐,你怎麼在這裡?”

原來是蘇珊娜十八歲的弟弟蘇昊宇,因著蘇珊娜的緣故,我們早就熟識了。

“我……”

麵對蘇昊宇的熱情,我結結巴巴回答:“我上班呢,出來辦點事,很快就回去了。

“上班,在哪上班?”

蘇昊宇隨即瞧見了我胸口的工牌:“哦——你到宸極了呀。

那正好,我也要去宸極呢,順路帶你過去。

說著他就下車打開了車門,邀請我上車。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過去。

我下意識拒絕,剛上班第一天闖了一堆禍事不說。

還坐惹眼的跑車回去,都不知道會給同事們留下什麼壞印象。

我追問蘇昊宇:“你姐怎麼樣了,有訊息嗎?”

“你就放心吧。

蘇昊宇一臉不在意:“我姐那性子,鐵定是躲起來玩嗨了,過些天她自己就回來了。

說著他硬把我拽上車:“梨梨姐,趕緊上車,我正好要去宸極見我準姐夫呢!”

“準姐夫?”

他就蘇珊娜一個姐姐,蘇珊娜帶著小男友出國了,國內哪來的準姐夫?

我聽得一愣,下意識猜測:“昊宇,你說的準姐夫該不會是司塵焰吧?”

“你已經知道啦!”

蘇昊宇一臉笑意:“說來挺意外的,我姐出國前相錯了親,遇到的男人竟然是司塵焰。

“現在姓司的一副找不到我姐誓不罷休的模樣,應該是看上我姐了。

兩家正商議著,要給他們定親呢。

“定定定,定親?”

這訊息簡直如晴空霹雷!

-

發表時間:2024-06-07 18:29:2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