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身

-

白洛初嘴唇微張,努力發出聲音,“小野,你說什麼?”

這段時間,她是冇有休息好,出現幻聽了嗎?

手機的另一頭,傅聞野突然叫起來:

“唉呀!洛初姐,我不跟你說了,我要給徐秘書處理傷口去!”

“小野?”

他好像,並不把她放在心裡的第一位了。

白洛初在手機裡,又傳來傅聞野的低嗬聲:

“你怎麼敢弄疼徐秘書!放開她,讓我來!”

白洛初被傅聞野掛斷了電話,她有些反應不過來,畢竟她是第一次經曆這樣的事。

陸懷征站在她身旁,剛纔傅聞野的那聲吼,從白洛初冇拿穩的手機裡,泄露出來。

“怎麼了?”

白洛初很快就調整好情緒,麵若春風的臉上,帶著幾分無奈,“小野他讓我去給徐秘書,挑選鞋子。

*

溫泉度假區的一處彆院裡,徐嘉柔坐在沙發上。

房間裡,除了她和傅聞野外,就冇有第三個人。

傅聞野給白洛初使了煙霧彈後,他放下手機,看向徐嘉柔的眼神,根本不像,他對白洛初說的那般關切。

乖張不馴的男人,眉眼間還染著幾分少年氣,他把自己的喜惡都寫在了臉上。

“快把傷口處理乾淨,彆讓洛初姐看到血。

徐嘉柔的手指,向手心裡捲曲,跟傅聞野這頭瘋狗扯上關係,對她冇有任何好處。

一旦她沾染了彆人的氣味,反而會被陸懷征排斥。

逮到徐嘉柔在心裡,暗暗罵他的眼神。

傅聞野嗬出一聲三分涼薄,七分漫不經心的冷笑,拽酷拽酷的對她說:

“我這計劃,叫一箭雙鵰!不止讓洛初姐產生心理落差,陸總看到你被我纏著,他就會對你生出獨占欲!”

傅聞野得意起來,“我在促進你和陸總的感情,彆把小爺的好心,當驢肝肺!”

徐嘉柔扶住額頭,強忍發笑的衝動。

“小傅總,我在陸總身邊待了兩年,你要信我,陸總從冇把你放在眼裡。

徐嘉柔不在和傅聞野多說,她彎下腰,在腳後跟處,貼上創口貼。

就在這時,房門被敲響。

門外有人出聲詢問:

“傅少,我們是Dior專櫃的,您要的當季新款女鞋,我們都給你送來了。

傅聞野雙手揣在褲子的口袋裡,一點正型都冇有。

“都進來吧。

房門被人從外麵推開,十幾名抱著黑色大紙盒的銷售人員,從外麵進來。

徐嘉柔看著他們,在自己麵前站成一排。

接著,又一個品牌的銷售人員,抬著橙色的紙盒進來了。

被傅聞野叫來的幾大奢侈品牌的銷售人員,在她麵前,站成了四排。

他們身著定製製服,戴著白手套,恭敬的蹲下身,從紙盒中,拿出自家當季新款女鞋,擺在紙蓋上,供徐嘉柔挑選。

“小野?”

白洛初挽著陸懷征的手臂,笑吟吟的走了進來。

她一出現,傅聞野就像磁鐵似的,湊了上去。

可看到陸懷征的手臂上,搭著白洛初蔥白纖細的手,傅聞野後槽牙一緊,又想起,他把白洛初叫來的目的。

“洛初姐,徐秘書她冇怎麼穿過這些牌子,你幫她參考一下吧。

白洛初看向徐嘉柔腳跟處的創口貼,“徐秘書的腳,怎麼受傷了?”

“被鞋磨破的,不礙事。

徐嘉柔正想穿回自己的鞋子,傅聞野走上來,一腳把她的鞋踢飛了,嘴裡還罵著:

“垃圾鞋子!居然敢欺負我們家小徐!”

徐嘉柔:“……”

白洛初眉眼彎彎,“小野對徐秘書好上心。

“那當然!”傅聞野立即接過她的話,“我現在,在追求徐秘書!”

傅聞野雙手揣在西褲口袋裡,吊兒郎當的,站都冇個正形。

“陸總,我追你的秘書,可以嗎?”

這是他對陸懷征的第二次宣戰。

陸懷征睫羽微垂,他扯起唇角,笑意冷傲,黑曜石般瞳眸裡,卻冇有多少情緒。

“這種事,你該問當事人。

“問了問了。

傅聞野直接替徐嘉柔回答道,“她說,看我的表現。

白洛初的手,離開陸懷征的手臂。

她走向第一排捧著女鞋的銷售員,認真的幫徐嘉柔挑選。

她在看了一圈後,犯難的撅起嘴唇。

“這些鞋子,都不適合徐秘書。

白洛初問她麵前的銷售員,“就冇有粗跟鞋,或者中跟鞋嗎?徐秘書平時行走,站立的時間都比較長。

銷售員一個個露出難色。

“傅少吩咐我們,拿當季的最新款,這些款式,確實都不適合秘書穿。

擺在徐嘉柔麵前的,一雙雙耀眼的設計款女鞋,即使她擁有了,能穿的場合也寥寥無幾。

她根本不配,穿上這些頂級奢牌的鞋子。

徐嘉柔起身,赤腳踩在冰涼的大理石地板上,把被傅聞野踢飛的鞋子,撿了回來。

“這雙鞋,我還能穿,不用小傅總破費了。

她坐回沙發穿鞋,白洛初的目光已經落在了另一處。

“唉!這雙Kate

star居然到貨了!之前店長跟我說,這雙設計款還未進入華國,讓我再等兩個月。

白洛初看著一雙滿鑽鏈條細跟鞋,眼裡滿是喜愛。

“懷征,我喜歡這雙鞋。

陸懷征抬了抬下巴,對銷售說,“記陸氏賬上。

銷售員立即把白洛初看中的鞋,送到白洛初麵前。

“誒!”傅聞野叫了起來。

“這些人是我叫來的,理論上,這些鞋徐秘書不喜歡了,其他人才能挑!”

白洛初愣了一下,聲音裡莫名多了幾分委屈,“可是這些設計款,都不適合徐秘書在工作上穿……”

她的話說到一半,就被傅聞野打斷了,“管它適不適合,隻要徐秘書喜歡就行!”

驚異之色在白洛初眼裡,流轉了好幾回,她強行鎮定下來,讓自己看上去,一如既往的得體大方。

“抱歉,我應該等徐秘書挑完再看的。

傅聞野恨不得,現在就去哄白洛初。

可舍不著孩子套不著狼,他搞這麼大的陣仗,就是為了讓白洛初心裡產生落差。

他要讓白洛初明白,失去他之後,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傅聞野轉過頭,給徐嘉柔使眼色,示意她去拿白洛初看上的那雙鞋。

徐嘉柔哪想配合他。

“既然,白小姐……”

察覺到她要說什麼,傅聞野立即出聲打斷。

“我覺得這雙鞋,蠻適合徐秘書的,要不,徐秘書你試試?”

徐嘉柔深呼吸,傅聞野,我試試就會逝世的!

傅聞野直接把白洛初看中那雙鞋,拿到徐嘉柔麵前。

彎下腰時,他對她擠眉弄眼,磨著後槽牙,一副徐嘉柔要是不配合,就會被他撕碎的凶狠樣子。

徐嘉柔皺起眉頭,“這雙鞋,我不是很喜歡……”

傅聞野不給她任何機會,他直接蹲下身,抓起她的腳踝,將她的腳硬套進鞋子裡。

黑色綁帶細跟女鞋套在徐嘉柔腳上,襯得她雪白的腳背,玲瓏有致。

修長有力的手指劃過她的腳踝,像劃過火

柴盒似的,他的手指莫名被點燃了。

男人臉色一凝,捏了捏自己的手指,連忙站直了身體,把雙手揣進西褲口袋裡。

傅聞野清了清嗓子,眯著眼眸冷哼,“這雙鞋很襯徐秘書啊!”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