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你是不是要我,跪下來求你?

-

房間裡的氣溫,驟降了好幾度。

白洛初看向陸懷征,隻覺得有晦澀的陰影落在他身上,從他身上釋放出的氣息,越發凜冽懾人。

傅聞野對銷售嚷嚷著,“徐秘腳上的那雙鞋,我買了!”

這下銷售頭大了,偷偷瞟了一眼陸懷征後,他吞吞吐吐的說,“小傅總,這雙女鞋是限量款,整個華國,就隻有一雙。

剛纔陸懷征已經說,這雙鞋記陸氏賬上了,現在傅聞野又要橫刀奪愛,這讓銷售很難辦啊。

“洛初姐。

”傅聞野撒嬌道,“你能讓出這雙鞋嗎?”

白洛初的呼吸起伏了好幾下,眼尾凝結上一層薄冰。

不是她不大方。

是徐嘉柔她配嗎?

惡氣在胸腔裡迴轉,白洛初臉上笑吟吟的。

“可以呀,小野想給徐秘書買什麼,就給她買什麼。

白洛初轉身,回到陸懷征身旁。

“我們走吧。

”她垂下眼睫,興意闌珊。

陸懷征低沉的嗓音響起,“明天,你去環球國際逛逛,看中的東西我買單。

羞澀的笑容,在頃刻間漫上白洛初的臉。

徐嘉柔聽不清,白洛初又和陸懷征低語了什麼,她彎著腰,脫下根本不適合她的鞋子。

不合腳的鞋子,被強行硬套在徐嘉柔腳上,她的腳背被勒出一道鮮明的紅痕。

這麼漂亮的鞋子,穿在她腳上,簡直是暴殄天物。

徐嘉柔頭一次深刻認識到,自己確實是不值得,擁有這些好東西的。

她光著腳,走到傅聞野麵前,把手裡這雙鑲滿細鑽的高跟鞋,遞了上去。

“你現在,拿著這雙鞋追出去,給白小姐賠罪,還來得及。

傅聞野眼裡,滿是厭惡。

“你穿過的鞋,洛初怎麼可能會要?”

徐嘉柔無奈的聳了聳肩膀,鞋是傅聞野硬給她套上的,現在這位爺反過來,嫌棄她了。

傅聞野握緊了拳頭,“洛初姐已經被我傷了心,其實我是故意傷她的。

今晚,我就會去哄她,向洛初姐,表明我的心意!”

他清了清嗓子,不去想徐嘉柔穿上這雙鞋的模樣。

他擺出吊兒郎當的姿態,賞賜她:

“這是你配合我演戲的酬勞!至於洛初姐那邊,我會給她更好的!”

徐嘉柔也不多和他客氣,“好,那謝謝小傅總了。

這雙華國唯一的大師設計款高跟鞋,她能直接送到拍賣行去,賣個好價錢。

*

距離晚餐時間時還有兩個小時,陸夫人就命徐嘉柔去佈置溫泉度假區裡,一處觀景平台的餐桌。

按理說這種事,是由度假區內的餐飲團隊負責的。

但陸夫人讓徐嘉柔去,自然有她的意圖。

陸懷征要和白洛初共進晚餐,她要把餐桌佈置的浪漫奢華。

徐嘉柔在餐桌上擺上燭台,又將酒杯放上。

她望著燃動的燭光,突然有些恍惚。

曾經,也有人為她精心佈置,烹飪燭光晚餐,而那個全心全意愛她的人,早已經不在了。

*

徐嘉柔回到自己的房間。

熱水噴灑在徐嘉柔的腦袋上,蒸騰的水汽包裹全身。

隱約間,她聽到有人在喊她名字。

起先,徐嘉柔以為是幻聽,逐漸的,她發現,這聲音就出現在她的房間裡!

徐嘉柔瞬間驚醒,連忙關掉水閥。

她草草穿上衣服,抓著浴巾,打開浴室的門,就看到傅聞野站在門外,張口正要喊人。

“徐……”

徐嘉柔嚇了一跳。

“小傅總?你怎麼能擅自闖入我的房間?”

傅聞野看到頭髮濕透的徐嘉柔,像是被重拳擊中似的,往後退了兩步。

“你怎麼穿成這樣!”

他連忙把臉轉到一邊。

徐嘉柔瞧著他這副,對自己退避三舍的樣子,隻覺得諷刺。

好像之前在酒店裡,粗暴的扒她衣服的人,根本不是他。

“我剛纔在洗澡。

她一邊用浴巾擦拭濕透的頭髮,一邊下逐客令,“麻煩小傅總出去。

可她話還冇說完,傅聞野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出大事了!你現在快去陸爺房間一趟。

“小傅總,請你放開我!”

徐嘉柔聲音漸冷,這裡是陸氏的度假區,居然也能被傅聞野拿到開她門的房卡,等下她要去酒店前台好好查查。

“你現在,必須去陸總的房間!”他強勢命令。

徐嘉柔甩開對方的手,“我為什麼要去陸總房間?”

傅聞野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我從監控裡看到,洛初姐她進了陸總的房間!”

徐嘉柔扯了一抹嘲諷的冷笑。

“把我推出去,承受陸總的雷霆之怒,小傅總,你算什麼男人?”

傅聞野明顯不吃她這套,“我去打擾他們,下場隻有一個,就是被陸總揍。

但徐秘書,你就不一樣了。

徐嘉柔的聲音如煙霧般淡薄,“我是跟你不一樣,你是傅家少爺,我隻是被陸總拿來消遣的玩物。

她轉身想往浴室走,男人直接繞到她跟前,形成一道銅牆鐵壁。

“難道,你就不想知道,自己在陸總心中的分量有多少嗎?”

傅聞野的聲音,似無形的鎖鏈,拖住了她的腳步。

徐嘉柔轉過頭,濕透的墨發黏在嬌嫩的白皙的容顏上,她自嘲的笑道:

“一個能被大方送出去的玩物,是不會去自取其辱的。

傅聞野的嘴唇抿成一條直線,難道他這些年來,為白洛初做了這麼多,就要在今晚,全都付之東流了?

“徐秘書,你是不是要我跪下來求你?”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