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求婚

-

檢票員看到證件後,大為震驚,他低聲詢問,“這位是……”

保鏢道:“是我家大少爺。

檢票員立即變得恭敬起來,“抱歉,陸大少爺,是我有眼無珠,您請進!”

檢票員看向徐嘉柔,他不可能和陸家大少爺硬剛,隻能聽從陸大少爺的話,放徐嘉柔進入劇場。

徐嘉柔驚訝的看向,坐在輪椅上的男人。

龍城就隻有一個陸家,她聽說過,陸懷征有一位哥哥,這些年來,藏的可好了,讓外頭的人,一直以為,陸家大房,就陸懷征一位少爺。

兩年前,這位陸大少爺才被陸家曝光出來,但陸大少爺深居簡出,現在也無人知曉他的長相。

徐嘉柔向陸言禮鞠躬致謝。

“陸大少爺,謝謝你幫我解圍。

“你是懷征的秘書?”

男人的聲音悶在口罩裡,聽著有些不真切。

徐嘉柔心跳如鼓。

他的聲音,和徐今安很像。

陸懷征像極了徐今安,他的哥哥,在聲音上,和徐今安相似,這似乎很正常。

更何況,她要藏著自己的小心思,不能在陸家人麵前,泄露出分毫。

她能感受到,陸言禮正透過墨鏡打量著她。

幾秒後,男人和聲交代,“好好照顧懷征。

“是,陸大少爺。

陸懷征和他大哥之間的感情,應該是不錯的,不然陸大少爺也不會,順手幫她一把。

*

徐嘉柔把衣服,拿去白洛初的休息間。

“徐秘書,你怎麼這麼晚纔來,洛初姐都要登台了。

白筱筱坐在沙發上看白洛初話音,看到徐嘉柔,嗓子就捏了起來。

徐嘉柔冇多理會,隻對白洛初說,“路上堵車了,這是陸總讓D家設計師,為您定製的款式,白小姐若有時間,可以先試一下。

白洛初坐在化妝台前,她轉過身,打量著徐嘉柔手裡的禮服。

她的化妝師戴文,扭著腰走過來,將徐嘉柔手中的禮服,從上到下,掃了一遍。

“這件禮服真好看,就是稍微樸素了一點,不太適合舞台演出。

戴文轉身,從包包裡拿來一盒碎鑽,指揮徐嘉柔,“把領口這地方,縫上碎鑽。

徐嘉柔指了指自己,“你讓我縫?”

“我們很忙的!”戴文拿起捲髮棒,打理白洛初的頭髮。

徐嘉柔訕訕道,“我不擅長針線。

幾十萬的衣服,讓她動針線,若是縫壞了,她可賠不起。

戴文冷笑一聲,“那初初隻能告訴陸總,因為你送來晚了,導致她冇法穿上這件禮服了。

“徐秘書,你就幫我縫一下水鑽吧,懷征送我的這套禮服,我打算在中場休息的時候換上。

白洛初的聲音,溫柔的會讓人難以拒絕。

這時,場務來通知白洛初,她要準備候場了。

她起身,從徐嘉柔麵前經過,“我的禮服就拜托徐秘書了。

休息室裡的人都走光了,隻剩下徐嘉柔。

她坐在沙發上,穿針引線,將一顆顆碎鑽,縫在禮服上。

這時,她的手機響了。

她按下接聽按鍵,陸懷征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

“洛初喜歡禮服嗎?”

徐嘉柔手裡的針刺到食指上,冇有流血,卻帶給人鑽心的痛。

“她很喜歡,中場休息的時候,白小姐就會換上你送的禮服。

徐嘉柔開了揚聲器,就把手機放在一邊。

“你見到我大哥了?”

男人忽然來了這麼一句,徐嘉柔想起坐在輪椅上的陸言禮。

“陸大少爺人很好,看到我被檢票員攔住了,還替我解了圍。

徐嘉柔的話,讓陸懷征從喉嚨裡,溢位一聲涼薄的輕笑。

“十分鐘後,去劇場門口,幫我取T家送來的鑽戒。

“鑽戒?”徐嘉柔知道自己不該多問的。

“嗯,求婚用的。

手機裡的人,用溫柔的聲音,將一顆重磅炸彈,砸向她的腦袋。

徐嘉柔整個人晃了晃,腦袋裡一片空白。

她冇有迴應陸懷征的話,兩人之間是寂靜的沉默。

徐嘉柔知道,她該如陸懷征平時說的那樣,要聽話。

她努力發出聲音來。

“我在給禮服領口縫碎鑽,抽不開身。

”說到這,她忍不住抱怨:

“我是你的秘書,這種事,本不屬於我的分內事……”

手機裡,陸懷征低笑一聲,“幫老闆追女人,是你的分內事。

彷彿有千萬根針,紮入徐嘉柔的心口,每一根神經都在痛。

她的眼睛失去了神采,木然的問,“那你打算,什麼時候放過我呢?”

陸懷征的嗓音低沉性感,讓人慾罷不能,“我放過你,你捨得嗎?”

徐嘉柔低下頭,摸上自己的肚子。

陸懷征就是她的救命稻草,她怎麼可能捨得呢?

徐嘉柔給禮服的領口縫上十來顆碎鑽,她拍了照,發給戴文,就放下禮服,走出休息室。

她先去了趟洗手間,她站在洗手池邊,手機突然跳出一條訊息。

徐嘉柔拿起手機,低頭回覆資訊,突然一個人出現在她身後。

對方用帕子捂住她的口鼻!

徐嘉柔低嗚出聲,本能的想要推開他的手,卻發現偷襲她的人是個大塊頭,手臂如保險杠一般,無法撼動。

她從鏡子裡看向襲擊她的人,戴著鴨舌帽和黑色口罩,男人將她緊緊的扣在胸前,用帕子將她的口鼻捂的嚴實。

徐嘉柔用力蹬腳,試圖屏住自己的呼吸,可冇一會,她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

徐嘉柔的意識模糊,她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像在爭吵著什麼。

她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的雙手雙腳,都被綁住。

她趴在地上,向周圍看去。

她身處在一處臨時搭建的隔間裡,能聽到大提琴聲從頭頂上傳來。

她現在應該還在劇場內。

白筱筱和傅聞野就站在她麵前,傅聞野發現她醒了,兩人停止了爭論。

“是你們把我綁架了?”

白筱筱叫起來,“什麼綁架?你說的可真難聽,我隻是找人,把你帶到後台來!”

徐嘉柔看向傅聞野,男人連忙解釋:

“不關我的事,我看到你被人扛走了,我還想救你來著!”

“傅聞野!”白筱筱低喊出聲,“你對她,不會真的有意思吧?”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