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防

-

“媽,再吃一點吧。

病房裡,徐嘉柔把燉肉喂到徐容秀嘴邊。

徐秀容搖了搖頭,“我吃不下了。

”她的嗓音沙啞無力,“我們什麼時候回青縣?你就讓我死在老家吧。

徐嘉柔皺了眉,“媽,我一定會救你的!我很快就能懷上孩子,你再給我點時間好嗎?”

去年,徐秀容確診罕見型免疫病,醫院在積極的給徐秀容做化療和血液透析,免疫病難以治癒,要想延長徐秀容的生命,必須做造血乾細胞移植。

一旦做移植手術,就需要大量的造血乾細胞,醫生提出的最佳方案,是使用臍帶血,讓徐容秀從新生兒身上,獲得一套全新的免疫係統。

徐秀容麵目浮腫,看徐嘉柔的眼神隻剩下哀涼。

“我看到新聞了,陸總要和白氏的千金聯姻。

徐嘉柔軟聲安慰,“那又怎樣?我圖的又不是能和陸懷征喜結連理。

她低頭,摸上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

“我隻想要一個,和今安長得像的孩子。

徐容秀正要開口,卻看到徐嘉柔烏黑的眼眸冇有了焦點。

她暢享未來,輕聲低喃,“這樣,我往後餘生,也有了寄托。

眼淚從徐秀容渾濁發黃的眼睛裡落下來,她嚥了咽酸澀的喉嚨。

“我以為你跟了陸總後,你就能走出來。

”徐容秀咬著重音,強調,“今安已經去世兩年了!”

徐嘉柔向母親搖了搖頭,她的未婚夫,死在他們感情最濃烈的那一年。

陸懷征和徐今安長得幾乎一模一樣,陸懷征的孩子,肯定很像徐今安。

*

徐嘉柔從醫院出來,拿出手機,就刷到陸懷征在佳士得拍賣行豪擲千萬,拍下古董項鍊的新聞。

總秘處的鐘助理,給她發來語音,讓她去佳士得取下項鍊。

“陸總讓你務必戴上那條項鍊,去赴宴。

鐘助理興致勃勃,“徐秘,那條項鍊是為你量身打造的吧,陸總好有眼光。

徐嘉柔去拍賣行取項鍊,員工向她展示那條,總重量超過50克拉的18世紀古董項鍊。

陸懷征是個大方的金主,這兩年來送給她的珠寶、包包不計其數。

她照單全收,充不虧待自己,提的要求也就是,包包要送她經典款的,珠寶她隻要大的,飾品那必須是黃金的。

她是個有原則的人,到手就會貶值的首飾,她通通不要。

而那些值錢的東西,在她手裡待不到一週,就會被她變現,不然,徐秀容所使用的進口靶向藥物從哪來?

但這麼奢華的項鍊,並不像是身為秘書的她,能在公共場合佩戴的。

*

夜幕降臨,徐嘉柔提著包包,步入朝瑰會所。

陸懷征參加的是私人酒會,他和酒會上的人聊的差不多了,才輪到徐嘉柔登場,紅袖添香。

徐嘉柔的出現,讓在場的男人和女人都產生了異動。

她無疑是美麗的,而她的氣質,在龍城美人裡,更是萬裡挑一的。

她身上有一股一捏就碎的破碎感。

美人如花,而她卻似在風中枯萎的藤蔓,可隻要給她一點水與日光,她就能驚煞眾人。

大型包廂內,燈光昏暗,異香瀰漫。

在座的人,徐嘉柔基本認識。

她輪流打招呼,毫不意外的,看到白洛初坐在陸懷征身旁。

白洛初長相靈動可愛,像隻誤入獵場的小鹿。

她好奇的打量著徐嘉柔,也讓徐嘉柔感到恍惚,彷彿看到了兩年前,被愛意包圍的自己。

“你就是徐秘書?”

“白小姐好。

”徐嘉柔向她點頭。

白洛初就對陸懷征說,“她真的跟我長得有幾分像,我都想去問問爸爸,他有冇有揹著我媽乾壞事!”

陸懷征脫了外套,徐嘉柔給他係的領帶已不知所蹤,敞開的衣領內,露出被陰影雕刻的鎖骨,與一片顯露出蓬勃弧度的冷白胸肌。

男人看向她,視線在她脖子上定格。

白筱筱出聲,“這不是懷征哥花了兩千萬,拍下的瑪格麗特女王項鍊嗎?怎麼會在這個女人的脖子上!”

在場所有人的視線如同繩索般,勒住她的脖子。

“你知不知道18世紀的瑪格麗特女王,是知名的大提琴演奏家?”

所以這條項鍊,是為誰準備的,不言而喻了。

白洛初連忙拉住白筱筱的手,“筱筱,你彆衝動,也許那真的是懷征送給徐秘書的呢?”

白筱筱冷笑,語氣張揚,“她有什麼資格收這麼貴重的禮物啊!”

白筱筱是白洛初的堂妹,在她第一次見到徐嘉柔的時候,她就趾高氣昂的對徐嘉柔說:

“你隻是個拙劣的替代品!”

“懷征哥選你當秘書,就是因為他對我堂姐念念不忘。

兩年來,白筱筱一直與徐嘉柔不對付。

“堂姐,那條項鍊,肯定是懷征哥買給你的!”白筱筱恨鐵不成鋼,她探出頭,又去找陸懷征求證。

“懷征哥,你說是不是?”

男人烏眸晦暗,看向徐嘉柔的眼神裡,多了一分玩味。

“那條項鍊,我是打算送給洛初的。

“你聽到了嗎!”

白筱筱頓時有了底氣,猛地站起身,走向徐嘉柔,“你也配戴這條項鍊?”

她說著,伸手就往徐嘉柔脖子上抓去!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