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我要去找今安!

-

傅聞野聽到白筱筱的話後,跟見鬼似的,瞪著白筱筱。

連他自己都冇察覺到,他聲音裡的怒氣很明顯。

“徐秘書不會做這樣的事!”

白筱筱不以為然,“那她為什麼會出現在舞台上?我剛纔看到了,這把刀,是從徐嘉柔的口袋裡飛出來的!”

他媽的!傅聞野在心裡破口大罵。

一直以來,他都把白筱筱當同類人。

像他們這種,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紈絝子弟,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天王老子來了,都得在他們麵前,跟狗一樣的點頭哈腰。

可他們向來是敢作敢當的,哪有像白筱筱這樣,血口噴人,顛倒黑白。

“白筱筱,你彆鬨了!”

傅聞野打從心裡鄙視她,他剛纔怎麼還和白筱筱同流合汙了!

徐嘉柔想從地上爬起來,可雙臂根本不聽使喚。

“徐秘書你還好嗎?”

白洛初關切的聲音響起,可溫柔之色並未出現在眼睛裡。

司機小張來了,他看到徐嘉柔倒在台上,心頭咯噔一響,暗道不好!

小張飛速的看了陸懷征一眼,他一步跨上舞台,走上去,將徐嘉柔攙扶起來。

“徐秘書,你還好嗎?”

徐嘉柔的腦袋昏沉,雙眸失去了焦點,根本冇法回答小張的話。

小張扣住她的手腕,莫名感覺到,自己手心裡一片滑膩。

他低頭一看,鮮紅的血液從他的指縫間,溢了出來。

“怎麼有血!”小張低撥出聲。

“徐秘書,你的手受傷了!我帶你去包紮!”

徐嘉柔的兩條腿,彷彿被抽去了骨頭,根本不聽使喚。

小張隻得把徐嘉柔的一條手臂,扛在自己肩膀上,拖著徐嘉柔離開舞台。

白洛初看了眼落在地上的小刀,她不解的問陸懷征:

“徐秘書怎麼會,突然出現在舞台上?”

傅聞野連忙解釋,“洛初姐,徐秘她是喝多了,跑上來給你伴個舞,她真的冇有要傷害你的意思!”

為了幫徐嘉柔解釋,傅聞野都要急眼了,他指著自己的眼睛說:

“徐秘書跳舞的時候,我全程盯著呢!”

“我的秘書,不會在工作時間醉酒。

陸懷征冷不丁的出聲,氣場森寒。

還未等傅聞野絞儘腦汁的想出,幫徐嘉柔開脫的理由。

陸懷征再度開口,“徐秘為什麼會出現在舞台上,我會調查清楚。

他看了眼地上,一排四分五裂的舞檯燈,便對白洛初說:

“這裡不安全,你先下去。

白洛初抓住陸懷征的袖子,“你跟我一起吧,我害怕。

她像隻驚魂未定的小兔子,惹人憐惜。

陸懷征往觀眾席上看去,忽的,他的視線上抬,往二樓VIP包廂的方向看去。

VIP包廂被單麵鏡包裹著,觀眾可以在包廂內欣賞舞台表演,但外麵的人無法看到包廂內的場景。

彷彿有兩道無形的電流,在空氣中相撞,陸懷征注視著1號VIP包廂,幽深的烏眸裡,泛出寒氣。

陸懷征不著痕跡的收回視線,和白洛初走下舞台。

陸夫人迎了上來,“洛初,你還好嗎?你的臉這麼白,肯定被嚇得不輕了!”

白洛初露出安慰陸夫人的笑容,“我冇事。

她的手搭在陸懷征的胳膊上,“多虧了懷征,不然,我肯定要被舞檯燈砸的頭破血流了!”

“誒!你冇事就好,懷征保護你,那是應該的!”

說到這,陸夫人看向陸懷征,她歎息道,“我覺得這可不是個好兆頭,你本來要在舞台上向洛初……”

陸懷征唇畔,扯起一抹冷笑。

如今舞檯燈掉了一片,觀眾們驚魂未定,都走了半數,陸氏肯定不會在這樣的場合,宣佈和白氏聯姻的。

這時,陸懷征的手機響了。

他接起手機,聽到下屬彙報:

“陸總,我在淮海路上被人搶劫了!他們……他們把鑽戒搶走了!”

他的下屬想到自己剛纔,所經曆的事,就覺得荒唐。

陸懷征派一名保鏢去T家取鑽戒,保鏢開車前往劇院,在路上和一輛麪包車發生碰撞。

他下車檢查車頭的時候,麪包車裡突然衝出幾個人,把他暴打一頓。

陸懷征的保鏢可是散打冠軍,可那群人是有預謀的,一上來就衝他噴辣椒水。

那群人打了他一頓後,迅速離開,等到他能睜開眼睛了,他赫然發現,放在副駕駛上的鑽戒不見了!

“……我已經報警了,陸總,我真的冇想到,我在離開珠寶店的時候,就被盯上了。

陸懷征將電話掛斷了,冷冽的笑意在他的烏眸中滋長。

可他對白洛初說話的語調,溫柔的能把人溺斃。

“你先跟其他人去安全的地方,我想跟我媽單獨聊聊。

這種時候,白洛初即使非常想讓陸懷征陪著她,安慰她,但在陸夫人麵前,她必須大方懂事才行。

“好,我先回我的休息室。

她說了地點,自然是希望,陸懷征等下就來找自己。

白洛初離開後,陸懷征纔開了口。

“鑽戒被搶了。

陸夫人震驚不已,“龍城的治安怎麼變差了?那些人不認得陸家的車牌嗎?這光天化日之下,他們怎麼敢……”

陸懷征看向陸夫人,“有人不想看到,我娶白家千金。

陸夫人怔了一下,腦袋裡的思緒飛快轉動,陸氏的競爭對手,都被列在了嫌疑人的行列。

“那些人把手伸到龍城來了?這事我得跟省裡的人說一聲。

陸懷征嗤的一聲,笑了出來。

“陸氏的競爭對手,不會大費周章的攪和陸、白兩家的聯姻。

白家是龍城本地家族,即使不和陸氏聯姻,他們也不會選擇省外,或者國外的財閥家族。

陸夫人就問他,“那你覺得這些事是誰乾的?”

陸夫人這時,也反應過來了,“舞檯燈莫名其妙的掉下來,鑽戒被搶,這肯定是同一批人乾的!”

陸懷征唇畔噙著冷笑,“你回去,問問你的好大兒。

說完,他就離開了。

陸夫人懵在原地,嘴裡唸叨著,“言禮不會這麼做的……”

*

“徐秘書,你要去哪!你的傷還冇包紮呢!”

小張向劇場的工作人員借了一處休息室,他剛纔抓到徐嘉柔的手腕後,她手腕上的傷口就裂開了,鮮血直流。

小張打算給她做個應急包紮,再去醫院。

可他剛把徐嘉柔帶進休息室,徐嘉柔不知哪來的力氣,將他推開。

小張見徐嘉柔搖搖晃晃的,往外麵走,連忙衝上去拉住他。

“徐秘書?你怎麼了?能聽到我說話嗎?”

小張終於發現了,徐嘉柔的古怪之處,她的眼睛裡盛滿水光,臉頰泛出異樣的緋色。

她好像根本冇注意到,自己身邊有人,隻當是一堵牆擋在跟前。

“今安呢?我要去找今安!”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