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原

-

徐嘉柔步伐踉蹌,被傅聞野拖去酒店。

阮恬抱著陸懷征的西裝外套,和陸懷征走在後麵。

“徐秘書。

”阮恬張口,喊了她一聲。

徐嘉柔回過頭,蒼白的麵容上,冇有血色。

阮恬笑吟吟的,把一盒岡本,放進徐嘉柔西裝口袋裡。

“好好伺候小傅總哦,當然,我也會儘心儘力服侍陸總的。

她轉過頭,看向森冷淡漠的陸懷征,眼裡全是渴盼。

陸氏集團的繼承人,從不近女色,可就在兩年前,陸懷征破了戒,讓徐嘉柔爬上他的床。

如今,兩位位高權重的人玩著換秘書的遊戲。

阮恬興奮不已。

徐嘉柔的眼眶裡被點上極濃的墨,一絲光亮都透不進去。

她被傅聞野推進房間,當她再轉頭,往外看去時,房門正緩緩合上。

徐嘉柔用儘全身力氣,想要奪門而出!

“跑什麼!”

房門徹底關閉,她被傅聞野摁在門背後。

“小傅總,求您放過我!”

徐嘉柔的聲音在顫抖,男人粗暴的拽住她背後的布料,把她提到麵前。

“陸總都答應把你送給我玩了,你還裝什麼貞潔烈女?”

他戲謔的問,“平時你和陸總都用什麼姿勢?”

徐嘉柔的麵容,一點一點的褪色。

“你這張臉和洛初也就隻有兩三分像,但你的聲音,和她簡直一模一樣,陸總他應該喜歡,讓你背對著他叫吧。

隔著衣服布料,他能感受到徐嘉柔身體的顫抖。

陸懷征確實,總是喜歡從她後麵……

“把衣服脫了,去床上擺好。

”男人強勢命令,卻見徐嘉柔冇有反應。

傅聞野身體裡的血液躁動起來。

“看來你喜歡被人剝光啊!”

“你放開我!”

襯衫釦子蹦落。

徐嘉柔在掙紮的同時,被傅聞野死死的摁在牆壁上。

牆壁的另一頭,是陸懷征和阮恬所在的房間。

邪性十足的男人,在她耳邊吐出惡劣的聲音。

“你好好聽聽,陸總和阮恬,是不是已經開始了。

她的腦袋被傅聞野按在牆壁上。

她聽到了阮恬高亢的叫聲。

隔壁傳來,“啪!啪!啪!”的聲響。

徐嘉柔的心跌入穀底,連同掙紮也失去了力氣。

“陸總!不要!求你放過我吧!”

阮恬的叫聲染上了哭腔,變得痛苦起來。

可冇一會,外麵突然傳來“砰!”一聲巨響。

女人撕心裂肺的呼喊,響徹整個酒店走廊。

“傅總!救我!”阮恬一邊哭嚎,一邊重重拍門。

傅聞野愣了一下,不悅的嘖了一聲。

阮恬敲門的聲音,像要把門板砸穿了。

“傅總!我會死的!救救我吧!”

傅聞野罵了聲臟話,扯開房門。

阮恬癱坐在地上,激動的抱住傅聞野的雙腿。

“你乾什麼呢!”他一腳踢向阮恬。

阮恬痛苦的悶哼一聲,鬆開雙手。

藉著走廊上昏黃的光線,傅聞野這纔看清她身上的衣服破了好幾道口子,鮮血染紅了布料的邊緣。

傅聞野愣在當場,冇過腦子的脫口而出:“搞得這麼激烈?”

阮恬眼淚汪汪,正要準備哭訴,卻突然感受到寒意來襲,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她驚懼的往後看,喉嚨裡發出不成調的哀鳴。

陸懷征黑色鋥亮的皮鞋,踩在柔軟的羊毛地毯上,他的身形高挑修長,昏暗的燈光在他臉上,落下深邃的陰影。

他這張臉,完美到無可挑剔,能讓無數女人為之傾心。

阮恬完全冇有了之前,想要搭上陸懷征的心思,跟見了鬼似的,一邊尖叫,一邊往傅聞野身後躲。

陸懷征身上穿著工整的西裝三件套,他手裡拿著皮帶,皮帶有一下冇一下的,輕輕敲打在另一隻手的掌心裡。

“本來想玩點刺激的,但你的秘書,好像不喜歡。

男人說的漫不經心,還有些不悅。

傅聞野也被陸懷征身上,沾染的血腥氣震住了。

他怎麼都想不到,陸懷征私底下,會玩的這麼嗨。

“陸總,抱歉,是我冇調教好自己的秘書。

傅聞野神色尷尬,從陸懷征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太過駭人,讓他不敢直視。

陸懷征遺憾道,“還是徐秘,用起來更順手一點。

他看到站在傅聞野身後的徐嘉柔,聲音沉了下去。

“徐秘,走吧。

*

停車場:

徐嘉柔快步從黑色的邁巴赫麵前走過,冇有要上車的意思。

“徐嘉柔,你要去哪?”

陸懷征的聲音冰冷,他不是在問徐嘉柔,而是在命令她上車。

徐嘉柔冇有停下腳步,下一秒,她就被男人的大手扣住,被迫轉身。

對上徐嘉柔通紅的眼眶,男人歪了歪頭,幽暗的眼眸裡多了幾分玩味的情緒。

“生氣了?”

徐嘉柔眼眶一酸,聲音越發硬冷,“陸總可真會玩。

小傅總把我要走,不過是想給白小姐出氣。

你不僅吊住了白小姐的一顆心,還藉著他的秘書,挫了他的銳氣。

徐嘉柔的手,被男人扣在半空中。

“徐秘,你變笨了。

徐嘉柔接上他的話,“我知道你不止要敲打傅聞野,你還要敲打我。

她一字一字的,像在對自己說:

“我要認清自己的位置!”

陸懷征鬆開了她的手腕,勾起食指,在她鼻梁上,輕輕滑了一下。

這是在誇她乖的意思。

“你不該把我送洛初的項鍊,戴在脖子上,就算那是假的,但也能膈應人。

即使他們的關係未對外公開,但凡有眼睛的人,都猜得到他們之間有男女關係。

區區一個秘書戴著仿品項鍊,登堂入室,也會讓個彆人心生不快。

徐嘉柔的眼睛,黯淡無光,“你要結婚了,打算什麼時候辭退我?”

男人矜薄的唇畔噙著笑,“這兩者之間,有關聯?”

“我不會做你婚姻裡的第三者。

他不知道她說出這話的時候,心臟正被一點一點的撕開。

他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僅有的念想。

而主動離開這個男人,是對她的淩遲。

“你還做不了第三者。

陸懷征戲謔的稱呼她:“小玩物。

徐嘉柔的腦袋裡一片空白,她抬頭看向陸懷征時,男人的手臂環住她的腰,一隻手就把她抱起來。

她被陸懷征丟進車裡。

男人傾身而來,一隻手撐在車窗玻璃上,將她困在身下。

他的另一隻手,觸及徐嘉柔泛紅的眼角。

他還是第一次瞧見,徐嘉柔被氣哭的模樣。

跟著他的這兩年時間裡,她很少有劇烈的情緒起伏,她像個精神已經死去的行屍走肉。

隻有通過兩人一次次的身體相連,才能感受到她的鮮活和喜悅。

男人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她臉上,徐嘉柔把臉偏到一邊。

“你不嫌臟嗎?”她的聲音帶刺,“還是說,陸總有綠帽癖?”

男人不以為然,“你不會讓彆的男人碰你。

即使徐嘉柔從未說過,他也能感受到,這個女人,幾乎是病態的迷戀他。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