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來

-

徐嘉柔身上的外套,被他暴力扯下。

她的後背,貼上冰冷的車窗玻璃。

車內,隔音擋板上升,轎車啟動,駛離地下停車場。

路上,她被抵在車窗玻璃上,看著街道上的車流川流不息。

徐嘉柔整個人都繃緊了,呼吸的熱氣,在車窗上形成一片水霧。

墨發如蜘蛛絲,一會飄到玻璃上,一會又被甩到濕漉漉的臉頰上。

她扭過頭,去看陸懷征。

他的下顎線繃緊出凜冽的弧度,晦暗的眼神如同正在大快朵頤,撕咬獵物的野獸。

徐嘉柔又往車窗上看。

陸懷征的臉倒映在車窗上,正因為有些模糊,才隱去了他臉上的陰冷和戾氣。

他這樣子,才更像徐今安。

徐嘉柔忍不住伸手,觸摸玻璃上的男人。

她和徐今安,從未體會過魚水之歡。

如果今安還在,他的表情也會是這樣的吧?

今安肯定會比他,溫柔千萬倍。

忽然,陸懷征身形一僵。

有東西被他弄破了。

陸懷征的臉色陰惻惻的。

他伸出長臂,按下擋板上的通話按鍵。

“彆!”徐嘉柔慌忙出聲,烏眸裡,染上霧氣。

“丟死人了!你想讓我在小張麵前,抬不起頭來嗎?”

男人扣住她的腰,遒勁有力的大手和細腰之間,對比鮮明。

“他會不知道,我們在後麵乾什麼?”

徐嘉柔臉上,漫著一層細汗,身體不自然的哆嗦了一下。

“但也總比,你讓小張停車幫你買套好吧!”

她濕漉溫熱的手,在陸懷征身上亂推。

瞥了眼被陸懷征丟在沙發下麵的西裝外套。

原本裝在外套口袋裡的小盒子,掉了出來。

“用這個吧。

”這是阮恬剛纔給她的。

陸懷征睇了一眼,“太小了。

徐嘉柔:“……”

陸懷征還是按下了,和司機通話的按鈕。

徐嘉柔正要喝止,就聽陸懷征說:

“闖幾個紅燈,儘快回嵐山彆墅。

徐嘉柔被男人攬入懷中,她迎合著,濕漉漉的手指,拂過男人弧度完美的下顎。

喉嚨裡溢位幾聲氣音,又不敢把引誘他這事,做的太明顯。

車裡儲備的一盒,早就被她丟了。

她費儘心思,隻想懷上陸懷征的孩子。

徐秀容等不了她太久,而且懷胎還需要十月。

她又要神不知鬼不覺,偷偷的懷上。

若是被陸懷征察覺,那就得前功儘棄。

當這個計劃開始實行的時候,徐嘉柔就把自己的腦袋,係在褲腰帶上了。

徐嘉柔不敢表露出一點,求子心切的苗頭。

她用水霧朦朧的媚眼,嗔了陸懷征一眼,怨他把她帶到了不上不下的位置上。

可陸懷征在這種情況下,竟然生出了鋼鐵般的自製力!

他居然忍到了,轎車駛入私人的車庫。

車剛停穩,司機小張立即“彈射”出駕駛座,飛奔離開。

徐嘉柔身上披著陸懷征的外套,被他抱出來。

進了彆墅。

這時,放在陸懷征褲子口袋裡的手機,震動起來。

“幫我拿出來。

男人的聲音黯啞,無比性感。

徐嘉柔幫他掏出手機,瞥到手機螢幕上顯示“初初”兩個字。

彷彿有一團棉花,堵在她的胸腔裡。

徐嘉柔眸光濕潤。

“不接可以嗎?”

陸懷征抬了抬下巴,命令道,“接。

每當陸懷征抽不開身的時候,徐嘉柔就會幫他接起電話,可這次和以往不同。

手機那一頭,是要和他談婚論嫁的女人。

徐嘉柔哆嗦著手,劃開手機螢幕。

“懷征,你現在……還在酒店嗎?”

白洛初前半句話說的急切,到後半句話,她找回理智了,就多了幾分猶豫。

她似乎也知道,現在打來電話不是時候。

可不打這通電話,她不能安心。

徐嘉柔把手機貼在男人耳邊。

男人的氣息很穩,隻是嗓音有些啞。

“我在嵐山彆墅。

他凜冽的眉眼極具攻擊性,聲音裡卻有著安撫人心的溫和。

這樣的反差頗有衝擊力,令徐嘉柔忍不住戰栗起來。

她冇拿穩手機,白洛初的聲音從手機裡泄漏出來。

“我知道你不會亂來的。

”她明顯鬆了一口氣。

陸懷征的喉嚨裡,溢位懶散的低笑聲,他這可不僅僅是亂來了。

手機裡,白洛初渾然未覺,“我想給小野打個電話,他直接把你的秘書要走了,這實在過分……就是不知道,他現在方不方便?”

男人晦暗的目光,凝在徐嘉柔臉上,語調拉長,“他應該,不方便吧……”

“那等明天,我再給他打電話,說說他。

“不用了,傅公子人如其名,野慣了。

白洛初這下是徹底放鬆了,聲音甜婉乖順,“好,我聽你的。

突然,徐嘉柔腦袋裡一片空白,連同視線也變得模糊。

不可抑製的聲音,從喉嚨裡傾瀉而出。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