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

-

細碎短促的額發,貼在陸懷征額頭上。

他扯起唇角,戲謔的睨著她。

“叫大聲點。

徐嘉柔放下,幫他拿手機的手。

手機裡,白洛初早已掛了電話。

一邊跟白月光打電話,一邊和她這個替身胡搞,他是不是覺得很爽?

男人從鼻腔裡哼出一聲笑,“在心裡罵我?”

“我不敢。

陸懷征把她抱進浴室。

他打水閥,噴頭裡的水落在兩人身上。

徐嘉柔雙手撐著瓷磚,墨發如一條條小蛇,蜿蜒在雪白的肌膚上。

陸懷征修長的手指,勾住她的下顎,迫使她轉起臉來,注視自己。

徐嘉柔對他這張臉,毫無抵抗力。

感受到女人的身體軟下來了,男人在她耳邊低語。

“當初你費儘心機,爬上我的床時,就該想到今天。

周圍熱氣升騰,徐嘉柔如置寒窖。

陸懷征的洞察力,敏銳到讓她心驚膽顫。

當一個,和死去的戀人,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出現在她麵前的時候,心臟抑製不住狂跳的聲響,是對她的絕殺。

她明知對方極其危險,卻執意要飛蛾撲火。

在暗處,遠遠的看著這個男人根本不夠。

他是她的解藥,隻有擁有了,接近了,感受他的體溫,才能讓她睡個安穩覺。

但隻要她懷上孩子,有了新的寄托。

她就不需要再如履薄冰的,待在陸懷征身邊了。

陸懷征扯起薄唇,笑的痞壞。

“徐秘書,你以為自己爽完,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嗎?”

他好像覺察到了,她要抽離的心思,大手如網,將她死死禁錮住。

“兩年前,我給你錢,你不肯走,那我就等著洛初回來。

她一回來,對你的懲罰才能開始,我會連本帶利的,跟你慢慢算!”

*

這筆賬,陸懷征算到了後半夜,都冇跟她算清。

男人醒來後,下意識的轉過頭,發現身邊空蕩蕩的。

他推開房門,走下樓梯,就看到徐嘉柔正好從廚房走出來。

她穿著寬鬆的亞麻色毛衣,用皮筋隨意紮了個丸子頭。

彆墅裡有地暖,她冇有穿褲子,衣襬下的雙腿,筆直修長。

她手裡捧著托盤,托盤裡是陸懷征愛吃的早餐。

昨晚把她折騰到後半夜,她冇睡幾個小時,就爬起來,為他洗手作羹湯。

而此刻,徐嘉柔怔怔的盯著他看。

他冇穿上衣,肩膀寬闊,腰身勁瘦,性感的人魚線鑽進褲頭裡。

他穿的睡褲,是徐嘉柔買的,垂感極佳,凸顯出大長腿和男性的資本。

徐嘉柔的杏眸裡染上幾分溫柔,她喜歡陸懷征這副模樣,他穿的少,才更像徐今安。

畢竟,除了婚禮之外,徐今安基本不穿西裝,而陸懷征平時,穿的最多的就是西裝。

“快去洗漱吧,早餐已經做好了。

陸懷征進了浴室,徐嘉柔拿起手機,看到傅聞野發來幾張照片。

照片裡,她被傅聞野抵在牆上。

酒店裡的光線昏暗,她裸露的肩膀雪白,陰影遮擋了她的麵部表情,她與傅聞野的姿態分外曖昧。

“我把這些照片發出去,你就會從陸氏滾蛋了。

徐嘉柔的喉嚨裡,溢位一聲輕嗬,“小傅總是真的很愛白小姐。

傅聞野以為會等來她的求饒,她發來的資訊,直戳他藏在心底的秘密。

“你說什麼?!”

“你這麼鞍前馬後的,為白小姐掃除情敵,不如拿幾張百萬支票,甩我臉上。

傅聞野的電話打來了,徐嘉柔走進廚房,接起電話。

“你家裡冇有鏡子,總有尿吧?被陸懷征玩了兩年的充氣娃娃,最多值兩百!”

傅聞野的聲音,咋咋呼呼。

徐嘉柔也不惱,隻告訴他,“你這麼風風火火的,把我從陸總身邊趕走,白小姐也隻會對你說一句,好弟弟。

“你!”傅聞野氣急。

當初她為了接近陸懷征,自然把陸懷征的社交圈子,調查的清清楚楚。

白洛初在國外的演出,傅聞野從未錯過一場。

而每次,傅聞野見到她,看她的眼神,像看到假貨一樣的嫌棄。

男人與女人之間,哪有純友誼。

不過是因為傅家並非傅聞野掌權,他進不了白洛初未婚夫的候選,那就隻能進白洛初的魚塘了。

手機裡,傅家小爺的怒意在千迴百轉後,化作了一句:

“你說的對。

徐嘉柔霧眉輕挑,傅家小少爺還不算太蠢。

“徐嘉柔,既然你知道我想要什麼,那你就過來給我打輔助!”

徐嘉柔的手指,輕輕按壓著太陽穴。

“我是陸總的秘書。

她纔不想和這位混不吝的少爺,再扯上任何關係。

手機裡,傅聞野低低笑了兩聲,“你想得到陸總,而我想要洛初。

徐嘉柔就問他,“小傅總,你究竟想做什麼?”

傅聞野在手機另一頭,哈哈大笑了兩聲,似想到了一個頂好的主意。

“我想追你。

徐嘉柔抬眸,就看到陸懷征在廚房門口,不知站了多久。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