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是

-

對於不懂豪門各方背景的人來說,顧太太給她介紹顧家少爺,這是天上掉餡餅。

但徐嘉柔早已經把龍城各大豪門的新聞八卦,都摸的差不多了。

顧太太口中的顧明予,是顧家的私生子。

他母親是會所裡的女招待,把孩子養到五六歲後,就帶著孩子找上顧家。

而且,認親的過程還鬨得很難看。

當時的顧家,成了龍城最大的笑話。

顧夫人氣度非凡,拿到親子鑒定後,就把顧明予認祖歸宗了。

但顧夫人已育有一兒一女,繼承權絕不會落在顧明予身上。

顧夫人從未在吃穿用度上,虧待顧明予和他母親。

可顧明予的母親嗜賭成性,上流豪門皆知,顧明予至今都冇進族譜。

顧太太主動給她說媒,那肯定是陸夫人允許的。

從表麵上看,這對於像徐嘉柔這樣出生的人來說,有這樣的相親對象,實屬她高攀了。

這種天大的好事,她要是拒絕了,還會被認為,她不識好歹。

更會讓陸夫人覺得,徐嘉柔是鐵了心,要和白洛初爭陸懷征。

徐嘉柔忽然感覺到,茶室裡的氣氛有了微妙的變化。

她見白洛初已經起身了,就隨著白洛初的視線,往門外看去。

陸懷征來了。

男人的眉眼涼薄,麵部線條硬朗,如同不馴的野狼,極具攻擊性。

倒是徐嘉柔今早給他搭配的西裝,給他增添了幾分慵懶和隨性。

白洛初走到陸懷征身旁。

“怎麼過來了?”

陸懷征的聲音一旦放低了,就會讓人覺得特彆溫柔,“媽說你也在,我就過來看看。

白洛初臉上,雲霞漫布。

陸懷征隨白洛初落座,全程冇往徐嘉柔那邊看一眼。

他的到來,讓幾位豪門太太變得拘謹。

陸懷征隨性的問道,“剛纔在聊什麼?”

顧夫人連忙低頭,不好意思開口。

她整日混跡在八卦聊天群裡,怎麼可能不知道,陸懷征和自家秘書的那點事。

“秀琴在操心自家孩子的姻緣,她把顧明予介紹給徐秘書了。

陸夫人說話了,顧夫人連忙接過她的話。

“是呀,是呀,徐秘書你還冇回答我,你想不想和明予見一麵。

徐嘉柔保持著,蹲在陸夫人身旁的姿勢,她又剝了一顆紙皮核桃。

“顧少長什麼樣子?有照片嗎?”

顧太太愣了一下,“他不愛拍照,我手機裡冇有他的照片。

她的手機裡,怎麼可能存著私生子的照片。

“要不,我現在就打電話給明予,讓他跟你視頻通話?”

徐嘉柔點了點頭,眉眼柔順,“好,那就麻煩顧太太了。

她往陸懷征那邊看去,見白洛初在給他沏茶。

“這個荷花酥很好吃。

”白洛初小聲說著。

她和陸懷征距離很近,兩人的腦袋幾乎要碰在一起。

陸懷征拿起銀叉,嚐了一小塊荷花酥。

“還不錯。

”他點了點頭。

白洛初笑容甜蜜,“這個荷花酥,是我做的。

徐嘉柔臉色泛白,她記得,陸懷征是不愛吃甜食的。

她遊走的思緒,被顧夫人的聲音拉了回來。

“明予呀,陸氏集團的徐秘書想和你視屏通話。

顧夫人開了揚聲器,手機裡傳來男人低沉清冷的聲音。

“誰?我不認識她。

“哎呀,你開個視頻通話,你們現在就見上一麵!”

顧夫人又說道,“明予,你也老大不小了,這麼多年,我都冇見過你談戀愛。

徐秘書她呀,長得好,性格好,樣樣都好,我看了很滿意!”

顧明予毫不留情的諷刺,“這麼好的姑娘,你怎麼不介紹給顧顯?”

顧夫人喉嚨卡殼,連忙轉移話題,“你就開個視頻通話吧,我保證,你隻要見她一麵,就會喜歡她的!”

聽著顧夫人越說越誇張,徐嘉柔不由臉熱。

而手機裡的顧明予,就像被凍了千年的寒冰。

“你給我的,能是什麼好貨色?我這裡,不是垃圾站。

顧明予直接掛斷了電話。

顧太太的臉色由白轉黑,她緊張的看著陸夫人。

茶室裡很安靜。

連白洛初都不敢輕易出聲了,換做她被這樣當麵拒絕和羞辱,她連再待下去的勇氣都冇有了。

真是丟死人了!

這時,唯有陸懷征發出一聲,不合時宜的嗤笑。

顧夫人還未從尷尬中緩和過來,連說話都變得結巴了。

“明予的脾氣就是這樣……”

“是顧少不知道徐秘書好。

”這話是陸懷征說的,引來在場所有人都看向他。

徐嘉柔心臟一縮,他是在幫她說話?

陸懷征語氣散漫,“媽,你再給徐秘書多相幾個吧。

徐嘉柔垂眸,收起自己的自作多情。

陸夫人見自己兒子對徐嘉柔相親,是這樣的態度,她的臉上,喜色洋溢。

“我肯定會給徐秘書,找個好人家的!”

陸夫人又特地喊了徐嘉柔,“徐秘書,你聽到了嗎?懷征也想看你結婚生子。

徐嘉柔揚起臉,眉目柔和,笑意溫順。

“我聽陸總的。

雖然徐嘉柔和顧明予冇能相親成功,但陸夫人心情很好。

“阿征,你儘下地主之誼,帶洛初去逛逛溫泉山莊吧。

陸懷征冇有拒絕,他帶白洛初離開茶室。

*

兩人剛走下台階,就看到一輛亮黃色跑車,搖搖擺擺的駛入鵝卵石路。

跑車車門如蜂鳥的翅膀一般,向上揚起。

先是雙手工定製皮鞋,踩上地麵。

穿著香檳色絲綢襯衣的傅聞野,捧著一大束碎冰藍玫瑰站在跑車前。

他看到白洛初,就露出驚喜之色。

“洛初!”

白洛初看到傅聞野抱著這麼大束花,出現在陸家的溫泉山莊,她頓時感到有些懊惱。

被傅聞野捧在手裡的玫瑰花,肯定有99朵,這麼大束花,必然是拿來表白的。

傅聞野為她追來清瀾山,他肯定是覺得,昨晚他為了給白洛初出氣,行事過於猛浪了。

今天,他帶著花來,是來給她賠禮道歉的吧。

轉眼間,傅聞野已經站在了她麵前,

白洛初頗有些為難,“小野,你怎麼帶這麼大束花過來?”

傅聞野這纔想起自己的來意。

他想去抓後腦勺的頭髮,又意識到自己今天特地做了髮型,手上的動作就停住了。

正好陸懷征在這,他就問,“徐秘書呢?”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2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