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差點就被髮現

-

她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

顏希拉起身旁的小奶包,轉身就要離開這裡,一秒鐘都不想多待。

何君有些慌了,一把拉住了她纖細的手腕:“哎……顏希你怎麼了,不是說好了,你臨時接替這個案子嗎?”

“如果你早跟我說是湛氏集團,我肯定不會接。

他們隻是說有個大客戶想要臨時換律師,但卻冇告訴她是湛氏集團。

站在這裡她都覺得渾身不自在。

顏希拉著寶寶就要走,何君直接給跪了:“我的姑奶奶,我直接給你跪了行不行?這可是老大給我的任務,我要是連這點破事都辦不好,我還回得去嗎?”

說著,何君一個七尺男兒真的作勢就要下跪。

已經有不少職工投來了異樣的目光。

顏希一把拉住了他:“你能不能有點出息!說跪就跪!”

小奶包看著何君叔叔可憐巴巴的樣子,奶聲奶氣地開口:“何君叔叔,男人隻有做錯事纔會下跪。

何君:“……”

顏希有些無奈:“來跟我們談的是那個誰嗎?”

“誰啊?”何君一臉懵逼。

四年了,她一次都不想提起湛南州這個名字,想起來都覺得噁心反胃,隻想跟這個名字永遠劃清界限。

“就是湛氏集團的繼承人!是他跟我們談嗎?”如果是那個渣男,她還是要扭頭就走,不管有什麼後果。

何君:“你說的是那位太子爺湛南州啊,不是,他日理萬機忙著呢,是集團副總跟我們談。

顏希這才鬆了一口氣。

但聽到湛南州三個字,她如鯁在喉,漂亮的眼眸中掀起一絲波瀾,但更多的是厭惡。

“那就走吧,不過我隻待半個小時,多一分鐘都不行。

說完,她拉起顏嘉俊朝著電梯口方向走去。

何君看著那母子倆的背影,頓時也鬆了一口氣,總算是挽留住了,不然自己的工作難保。

……

三人來到了十六層的高層會議室。

顏嘉俊小朋友忽然說:“媽咪,我想要尿尿!憋不住了!”

“我帶嘉俊去洗手間,你進去跟他們談,催我好久了,拜托拜托。

”何君一把抱起了地麵上的小奶包,朝著洗手間直奔而去。

顏希無奈地搖搖頭,然後轉身走進了會議室。

冇想到她離開了四年,帝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就連湛氏集團也喬遷新址了。

說半個小時就半個小時,一秒也不多。

顏希從會議室裡走了出來,原本臉色清冷,但在看到自己的寶貝之後,露出了溫柔的笑意:“走吧,媽咪帶你去吃好吃的。

“耶!媽咪萬歲!”

一隻肉嘟嘟的小手牽住了她的手,她緊緊握住。

這幾年她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顏嘉俊小朋友,支撐著她走過了無邊黑暗。

她很慶幸當初冇有打掉寶寶,而是一念之間選擇了留下來。

“嘉俊,你想吃什麼?”

“嗯……想吃麪麵。

與此同時——

走廊下一個轉角處,一群人簇擁著湛南州浩浩蕩蕩走了過來,似乎朝著會議室方向走去,各個都在爭相跟男人彙報工作。

顏希笑容溫柔地聽著兒子說話,然後走到轉角處,抬頭間笑容凝固,觸目驚心!

是他!

湛南州!

四年後的湛南州!

她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顏希立刻後退了一步,躲了起來,並從包裡拿出墨鏡戴上。

何君一臉不解:“怎麼了?”

“走樓梯。

顏希彎腰一把抱起了兒子,轉身朝著樓梯間方向走去。

即使她此刻穿著八公分的細高跟鞋,但還是抱起顏嘉俊轉身就走。

“有電梯乾嘛要走樓梯啊,你還穿的高跟鞋啊,你不嫌累啊。

”何君真的不理解,有些無奈地跟了上去。

“媽咪,我要坐電梯,走樓梯好累累。

“媽咪抱著你。

”她堅決不能讓湛南州發現這個孩子的存在。

這時,湛南州在公司高管的簇擁下過來了。

四年後的湛南州一身黑色西裝,剪裁完美,依舊矜貴清俊,眉眼之間多了幾分沉穩。

忽然,前麵傳來一聲奶呼呼的叫喊聲:“媽咪!”

這一聲‘媽咪’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力。

湛南州抬眸看了過去,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抹詫異。

一個女人的身影猶如一道刺眼的強光衝進了他的視線,一個女人冇什麼大不了的,隻是這個背影怎麼會這麼熟悉……

熟悉到跟他腦海裡四年未見的前妻重疊在了一起!

顏希?

那個女人似乎有所顧忌,還回眸看了一眼,隻是戴著墨鏡遮住了大半張臉什麼也看不清。

湛南州卻鬼使神差地大步追了上去,一雙大長腿與身後的那群人拉開了距離。

“湛總!會議室在這邊!”秘書在後麵喊道。

男人卻像冇聽見。

湛南州追著那個熟悉的背影一路來到了樓梯間,卻什麼都冇發現。

他眉頭緊鎖。

難道是看錯了?

盯著空蕩蕩的樓梯間看了幾秒,然後轉身離開。

想想也是可笑,那個女人消失了四年,怎麼可能會在湛氏集團出現。

這四年,他也打聽過顏希的下落,但就像人間蒸發一樣,杳無音訊。

為此老爺子差點跟他斷絕爺孫關係。

然而,此時此刻——

顏希正捂著懷中小奶包的嘴巴,躲在樓梯間的門後,就連何君也乖乖躲在一旁不敢說話。

就差那麼一點點,隻要男人再走過來兩步就要發現她和寶寶了。

小奶包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眨啊眨,奶呼呼的樣子可愛極了。

聽到那低沉的腳步聲離開後。

顏希鬆開了小奶包的嘴巴,有些愧疚:“嘉俊對不起,媽咪不是故意的,有冇有弄疼你?”

小奶包像個小男子漢一樣,抱了抱她:“我永遠都會原諒媽咪的。

聽到這話,顏希微微一怔,隨即笑了,可真是她的好大兒。

何君都不知道自己剛纔為什麼要藏起來:“顏希,我們為什麼要藏起來啊,就算碰到了湛南州,打個招呼不就行了?難道你有社交恐懼症啊?”

顏希懶得解釋:“你就當是吧。

-

發表時間:2024-06-13 12:55:57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