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可以去道歉

-

傭人剛要悄悄逃離,就被蘇煙直接大力地扯住了衣領。

此刻,她的雙眸中滿是殺氣。

“我問你,爺爺人呢!”

迫人的氣勢襲來,那傭人禁不住雙腿微微發軟,直接跪倒在了地上,俯身顫動的開口。

“老爺子上個月去世了。

“轟隆隆!”

這句話就像是一道驚雷在蘇煙的頭頂炸開。

蘇煙整個人都僵住了,眸中是嗜血的紅。

她憤怒地衝下樓,徑直走到蘇建明麵前,大聲地質問。

“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

蘇煙知道蘇建明無恥,卻冇有想到他會無恥到這個地步。

自己每個月都會給家裡打電話詢問爺爺的狀況。

因為害怕爺爺受到苛待,她每個月也會向家裡打一些零花錢。

就連這一次自己回來,也是因為蘇建明說爺爺病重。

蘇建明清楚地知道爺爺在她的心中有多麼重要,出現這樣的事情卻還是選擇隱瞞。

不僅隱瞞,還利用爺爺向自己索取錢財,榨乾她身上所有的價值!

蘇煙此時的模樣十分可怕,蘇建明也自知理虧,神情有一瞬間慌亂,但依舊端著長輩的架子看著蘇煙。

“蘇煙,我是父親,有你這樣跟長輩說話的嗎!”

蘇建明企圖用小時候恐嚇蘇煙的辦法嚇住她,可蘇煙不但冇有收斂,眼神反而更加的陰冷。

“爺爺是什麼時候走的?”

“老爺子是上個月走的。

張麗雲在一旁開口,讓人先將蘇曼莉送去醫院,又慌忙走過來安慰蘇建明。

“斌生,你消消氣,氣大傷身。

張麗雲說著,扶著蘇建明坐下。

見蘇建明的臉色好了一點,張麗雲看向蘇煙裝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小星,你不必這樣生氣,你爸爸之所以不告訴這個訊息是害怕打擾到你的心情,耽誤你在那邊的工作,這不將一切的東西都處理好了,就讓你回來了嗎?”

張麗雲將話說得十分好聽,但蘇煙怎麼會不知道其中的意思。

他們揹著自己將爺爺的後事處理完畢,一是想要自己繼續供給家中一部分錢,二是可以處置爺爺留下來的所有物品。

蘇煙努力地平複自己的情緒,看向蘇建明。

“爺爺的墓地在什麼地方?”

見蘇煙的語氣緩和,蘇建明又恢複了剛纔那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滿是厭煩地看著她。

“讓我告訴你也可以,前提是你馬上給我去向劉總道歉!”

看看吧,這就是她的親生父親,現在還隻想著自己的利益。

這樣想著,蘇煙像是瘋了一般地大笑起來。

笑聲在彆墅裡迴盪,像是從地獄裡發出來的聲響。

“蘇煙,彆你以為你裝瘋就能糊弄過去,你要是想去見你爺爺最後一麵,就馬上給我去向劉總道歉!”

像是抓到了蘇煙的命門,蘇建明的臉上滿是得意。

旁邊的張麗雲雖然冇有說話,但儼然也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蘇煙緊握著的雙手微微泛白,冷冷地看著沙發上的人半晌,長出一口氣。

“好啊,我可以去道歉!”

冇想到她會答應得這樣痛快,蘇建明的臉上更是諷刺。

-

發表時間:2024-06-12 21:12:0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