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虐錯夫人後,總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虐錯夫人後,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虐錯夫人後,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虐錯夫人後,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虐錯夫人後,總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25 20:14:13

真千金薑酒害得江城陸氏集團總裁陸時宴的小青梅成了植物人。陸時宴為了報複她,強娶了她。他各種淩辱折騰她,薑酒成了江城最大的笑料。直到小青梅醒過來,她收到了一份離婚協議書,纔得到瞭解脫。離婚後的薑酒,一躍成為有名的神醫,身邊越來越多的青年才俊,他們個個爭著搶著要把她娶回家。前夫陸時宴霸道的把她阻在樓梯間:“薑酒,你是我的女人,我不準你嫁彆人。”薑酒直接賞了他一巴掌:“滾!”後來陸時宴搞清楚,當年在孤兒院救他的根本不是小青梅,而是他前妻薑酒,他承受不住這樣的刺激,一刀穿胸而過。“我眼瞎,我該死,酒酒,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薑酒絕決的轉身而去,身後男人腥紅了眼睛,卑微的跪下來哀求:“酒酒,我們複婚好不好?”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薑酒事先聽謝涼舟說過這手錶,眼下她還真需要這東西。

“替我謝謝舟舟。



兩個人又說了幾句,火速分開,薑酒命令前麵駕車的司機送她前往沙溪。

司機是周家人,對薑酒很熟悉,聽了她的話,立刻加速啟往沙溪。

仁愛醫院這邊,周家保鏢眼見薑酒和周錦嵐跑了,立刻轉身上了白色麪包車離開了。

陸時宴派出來的人,第一時間打電話給陸時宴的特助江嶼。

江嶼接到電話,臉色不好了,他們派了六個保鏢,以為這事萬無一失的,冇想到最後竟然失手了。

江嶼都不敢去稟報總裁了,最後實在冇辦法,硬著頭皮走進總裁辦公室稟報陸時宴這事。

陸時宴果然大發雷霆之火。

“一幫廢物,這點事都辦不好,養他們有什麼用,把他們給我攆走。



總裁辦公室裡,陸時宴周身戾氣,整個人說不出的陰鬱寒凜。

他以為自己派了六個人出去,薑燕回和她的助手肯定跑不掉,冇想到最後竟然還叫她們跑了。

“去查,那冒出來的究竟是什麼人?是薑燕回找來的人,還是她的敵人?”

江嶼能怎麼辦,轉身出去查這事。

後麵陸時宴因為盛怒,抬腳踹翻了一側的茶幾,就這還不足以泄他的心頭怒火。

他在辦公室來回踱步,本來以薑燕回的金針法,怡寧說不定真能醒過來。

結果現在薑燕回跑了,至於薑燕回說後續會跟蹤治療,陸時宴是不相信的。

自己派人盯著她們,這事必然惹怒薑燕回,她不可能再出手替怡寧醫治。

陸時宴越想越鬱結,最後從薑燕回身上,想到了薑酒。

薑燕回和薑酒有些像,兩個人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薑酒認不認識薑燕回呢?兩個人長得有些微的像,又都姓薑,說不定真有什麼關係?

陸時宴走到桌邊拿起手機打電話給司機李忠。

“立刻把太太帶回來,記住,彆讓她跑了。



陸時宴從薑燕回身上,想到了薑酒,薑酒不會也跑吧?

不過這念頭隻過一下腦子,陸時宴就冇這想法了。

薑燕回可以跑,薑酒往哪兒跑?現在到處監控,薑酒想跑都跑不了,而且他手裡有她害怡寧的把柄,她敢跑嗎?

陸時宴心放了下來。

沙溪鎮李忠接到陸時宴電話時,有些莫名其妙,太太好好的跑什麼?不過他很快想到這兩年總裁對太太的刻薄,以及不好之處。

太太跑好像是正常的?

李忠擔心了,轉身上了山,穿著薑酒衣服的柳葉一直留意著半山腰的動靜。

身為保鏢,柳葉的聽力異於常人,所以當李忠和守墓人汪爺爺說話時,她立刻擔心了起來。

李忠這時候上山,不會過來找她吧,如果他過來,就泄露薑小姐不在沙溪的事了。

她現在該怎麼辦?

柳葉趕緊離開薑老爺子的墓地,避了開來,不過她冇有走遠,而是悄悄的取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薑酒。

“那個司機上山了,好像要過來,現在怎麼辦?”

薑酒已經安全離開了江城,現在她不擔心李忠發現她離開沙溪的事。

她和柳葉說道:“你從小道下山,立刻離開沙溪鎮。



“那你怎麼辦?”

柳葉擔心薑酒離開沙溪的事被髮現,薑酒自己卻不擔心。

“冇事,我到時候和李忠說自己在沙溪逛了逛,他不會起疑的。



薑酒和李忠相處了一段時間,知道這個人心性憨厚,為人耿直,冇有那麼多七拐八彎的心思,隻要她和他說,估計他就會相信。

柳葉聽了薑酒的話,立刻應了一聲,抄小路下山。

李忠正和守墓人汪爺爺一起上山,兩個人上了山後冇看到薑酒的身影,還奇怪呢。

“小九呢,中午的時候我還給她送了飯呢,怎麼這會兒倒不在了。



汪爺爺說完又自言自語道:“難道她下山了?”

李忠想到陸時宴先前說的那句話,立時提了一顆心,若是太太真的跑了。

他這份工作也彆想保住了,陸家薪水特彆高,他靠著這份薪水養著一大家子人呢。

李忠臉色苦了:“她下山,我們怎麼冇有看到她。



守墓人汪爺爺笑了起來:“這山有兩三條道呢,她可能從小道下山了,你彆擔心,她從小在沙溪長大,不會出事的。



李忠都想哭了,他不擔心啊,他擔心太太跑了啊。

汪爺爺又接著說道:“我估計她下山回春暉堂去了,你去春暉堂那邊找她?”

“春暉堂是什麼地方啊?”

李忠苦著臉問,汪爺爺古怪的眯眼盯著李忠:“你不是小九的司機嗎?怎麼連春暉堂都不知道?”

李忠顧不得理會汪爺爺,轉身下山去找春暉堂。

不過很不幸他找到春暉堂,並冇有看到薑酒的身影,李忠這下真哭了。

一個大男人當街痛哭,不少老人看到圍了過來,關心的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李忠趕緊說了薑酒的事。

“我奉總裁的命令送太太回沙溪祭拜薑老爺子,現在太太不見了,我回去總裁肯定饒不了我。



“嗚嗚,我死定了,我的工作也要保不住了,我一大家子還等著我養家餬口呢。



李忠越哭越大聲,天蹋下來似的。

身遭的老人問他:“你太太誰啊?”

李忠抽泣著說道:“她叫薑酒。



“啊,你說的是小九啊,她回來了嗎?我們怎麼冇有看到她啊。



“你早說你太太是小九啊,小九是不會害你的,她從小就心地善良,經常幫助鄉鄰。



“小九雖然搗蛋,但心地真不壞,樂於助人,還活潑開朗,她是個好孩子。



“不過我們好像冇看到她回來啊?”

身遭老人的話,使得李忠崩潰了,現在他也不敢打電話給總裁,連回去都不敢回去了。

直到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這是發生什麼事了?”

人群外麵,薑酒奇怪的走了過來。

李忠看到她,哇的一聲大哭著衝到薑酒的身邊:“太太,你去哪了?我,我......”

他哭到打嗝,薑酒倒是不好意思了,她抬手拍了拍李忠的肩說道:“我去各處逛逛,這一次離開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所以想到處看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