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就用這樣的手段麼?

-

找他?

從一個狼窩裡掉進另一個蛇窩裡嗎?

沈姝心中苦澀,周鬱是瘋子,霍厲洐是瘋魔,她誰也惹不起。

但既然霍厲洐拋出了橄欖枝,她也隻好硬著頭皮的順著他的話輕聲問道:“我不知道周總也涉足娛樂行業……”

霍厲洐眸光掃去,沈姝就不敢繼續說下去了。

何止是娛樂公司,他名下的商業帝國已經涵蓋全國超過二分之一。

但凡是掙錢的生意,永遠都有一個霍字。

“我……”沈姝猶豫了猶豫,還是輕聲選擇拒絕,“我不想麻煩您。

在她的眼裡,他纔是那個最大的麻煩。

霍厲洐唇角溢位一抹譏誚,“沈姝,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沈姝的呼吸滯住。

又是詭異的寂靜。

霍厲洐倏地勾起了沈姝的下頜,不輕不重的摩梭著。

沈姝渾身泛起一身雞皮疙瘩,以他拇指為中心,像四肢百骸擴散而去。

哪怕兩人曾那樣親密接觸過,可他的觸碰,卻仍是讓她覺得生理不適。

就好像……獵物掉進了虎狼窩,不是被生吞活剖,就是被拆骨入腹,左右,都逃不過一個死字。

“沈姝,我不喜歡不聽話的孩子,懂?”

沈姝僵硬著麪皮子,覺得後脖頸僵硬的厲害,點頭的動作似有千斤沉重,笑容堪堪掛著,虛浮的很,“懂……”

“所以,你找王天成到底是為了什麼?”

話落,霍厲洐修長的指尖中多了把小巧精緻的瑞士刀。

“唰——”

刀鋒亮起,冒著森寒的光。

尖刃貼在沈姝的臉上,輕輕劃過,“這張臉,是你現在的資本。

“冇了這個資本,就不用擔心周鬱不肯放過你。

的那一刻,沈姝忽然做了個大膽的決定。

她倏地吻上了霍厲洐。

柔弱的兔子在大灰狼的手裡永遠隻有被玩虐的餘地,可從骨子裡,她就不是嬌弱的菟絲花,是藤曼,哪怕自損八百也要賭上一賭。

一直被動的退讓,則會一直被動,倒不如試試,主動出擊。

香甜的氣息傳來,霍厲洐的呼吸微滯。

沈姝的吻,生澀卻極其認真。

捧著他的臉,肩膀微聳,起初,霍厲洐眼神玩味,卻倏地,身體蔓延出無聲的火熱,在血管中橫衝直撞。

沈姝也察覺到了霍厲洐身體的變化,緊繃的身體終於鬆懈了幾分。

這個發現,讓霍厲洐覺得有趣。

翻身,他將沈姝壓在身下,他倒要看看,沈姝到底能豁到哪個程度。

在被壓倒的那刻,沈姝的身體又變得僵硬,神色也隨之不自然,但雙手隻是在霍厲洐的身上阻攔了一瞬,就咬牙落在了他的腰上,輕輕摩挲著。

霍厲洐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指尖不輕不重的在她身上撩撥著,車廂內的溫度變得火熱。

沈姝被一點點剝乾淨。

可霍厲洐卻忽然麵無表情的坐了起來,不緊不慢的點起根菸,煙霧繚繞間,“沈姝,你就是靠著這樣的手段,將周鬱哄得團團轉的麼?”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3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