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給自己找靠山

-

他越是這樣,沈姝就越是不急。

撕破臉皮是真的,過去三年她愛他入骨也是真的,所以在知道三年裡她不過是另一個人女人的替身時,噁心也是真真的。

很長一段時間,沈姝都在想一個人就算偽裝的再好,怎麼會翻臉不認人到那樣的程度。

直到她在周鬱的口中知道了簡清的存在。

六成像的臉,就足以讓她被捧紅,被如珠如寶的捧在手心裡疼著。

直到她被破了身子,周鬱的白月光濾鏡碎了一地,露出真麵目,對她下手。

“真噁心。

”沈姝在心裡唾罵。

“彆磨磨蹭蹭,沈姝,我隻給你半小時的時間!”周鬱下了最後通牒。

沈姝到底是乖巧的應了一聲,“好。

可等掛斷電話,沈姝愣是坐在周家閣樓的廂房裡欣賞了會兒月光。

她知道,隻要頂著這張臉,周鬱就不會真的對她下手,最多像上次那樣用藏獒嚇嚇她,磋磨夠了時間,沈姝這才慢悠悠的下樓。

在傭人的口中她得知霍爺爺已經冇事,想到周鬱因為一通電話將親姥爺丟下,她冷笑連連。

省立醫院。

“你怎麼纔來?!”周鬱眼眶猩紅。

注意到沈姝一身的疹子,他怔了怔。

“灰塵過敏。

”沈姝淡淡解釋:“火場的灰太大了。

在離開霍家老宅的時候,她又刻意在窗簾上蹭了蹭,就連臉上都冒出了幾顆疹子。

“怎麼不早說?浪費時間!”周鬱輕聲咒罵了一句,扭頭就走了。

沈姝唇角慢悠悠的勾了勾。

周鬱這是嫌她的血不乾淨,臟了他白月光的身體。

不用給人做血庫,沈姝終於找到了今晚唯一的開心,轉而上樓去看母親。

“媽媽,我有點委屈。

”沈姝為昏迷的母親擦拭著身體,一邊喃喃輕語。

怎麼會不委屈呢?

被算計成為爬床女的人是她,差點喪命在藏獒犬口中的是她,被潑了滿身臟水的人是她,被男友拋棄才知道自己不過是一場笑話的……也是她!

沈姝知道命運從來不公,可為什麼不公平的事偏偏隻落到她一個人的頭上?

小時候父親出軌,母親帶著她淨身出戶,日子過的淒楚。

好不容易她大學畢業,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母親卻因醫療事故而成為植物人,就彷彿,命運的齒輪在一點點推著她走她不喜歡的路。

“不能這樣坐以待斃。

”為母親擦拭好身體後,沈姝喃喃自語。

砧板上的魚肉永遠隻有被宰割的命運。

除非,有另一雙親肯將她從砧板上脫離,將她扔回水裡,喘口氣。

沈姝清醒的知道她隻有兩條路。

一,查清楚真相為自己洗脫嫌疑,報複回來。

二,找個足以能讓周家、霍家都相對忌憚的勢力,讓她不再被左右。

前者,與虎謀皮。

後者,也與虎謀皮。

但明顯後者她相對自由。

驀地,沈姝想到了什麼,在床頭櫃前翻箱倒櫃起來,還真讓她找到了一張已經泛黃的照片,她淺籲了一口氣,“王叔叔……我隻能依靠您了。

-

發表時間:2024-06-07 15:19:3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