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我等媽咪

-

“時總?”

見時景嶼似乎陷入了沉思,羅藝低聲提醒了一句。

時景嶼突然驚覺,立刻回神。

“劉經理來探口風,問那個項目,您的意思……”

見時景嶼心情不好,羅藝也不想觸黴頭,隻能快速交代。

“什麼項目?”

聽他這麼說,羅藝一臉錯愕。

身為工作狂的時景嶼,什麼時候會把這種事情忘掉?

“那個就是上回在城西茶樓談的項目。

一提起城西茶樓,時景嶼猛然想起,是關於城北開發區的。

他抬抬手:“項目前景還可以,讓他們拿一個具體方案給我。

羅藝點頭,見他心情恢複,又多嘴問了一句。

“馬上就是週末,您準備回老宅,還是……”

時景嶼抬眸,淡淡的掃了他一眼。

羅藝到底跟了多年,馬上明白了,將時景嶼一路送到了小區。

時景嶼如往常一般開門,然而——

門被反鎖了?

他的心突然為之一沉,像是想到了什麼。

“何晚音!”

正在跟女兒視頻通話的何晚音心裡一驚,隨即很是怨念。

這個傢夥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對麵的女兒看她一臉懊惱,歪了歪可愛的小腦袋。

“媽咪,出什麼事兒了嗎?”

“冇什麼。

”何晚音很是不捨。

每週能見女兒的時間很寶貴,在此期間還要想辦法互相傳遞暗號,她真是捨不得掛斷。

但是外麵的敲門聲越來越大,男人肯定生氣了。

“寶貝,媽咪一定很快見到你,相信我。

何晚音把“見到”和“相信”咬字很重。

乖女兒眨巴著眼睛,甜甜的笑了一下,鄭重其事的點頭。

“我等媽咪。

何晚音這才依依不捨的掛斷了電話,一臉怨唸的起來開門。

打開門,果不其然,外麵是一張鐵青的臉。

“你躲在裡麵做什麼?”

時景嶼的聲音低沉,平靜當中隱藏著怒火。

“冇乾什麼……”

何晚音一臉真誠,又拿出了招牌的無辜表情。

隻是這次,時景嶼並不吃這一套。

他緩緩逼近,神色越來越嚴厲。

“我再問一遍,你在做什麼?”

這次恐怕冇有那麼容易糊弄過去。

何晚音的心一沉。

見她不答,時景嶼勾起淡淡的笑意:“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說著,緩緩逼近,將她圍困在狹小的牆角。

何晚音聽見自己的心在猛烈跳動。

男人的眼睛漫不經心的掃過整間屋子。

“你剛纔是在……私會情郎。

何晚音:“……”

但她反應很快,立刻換上一個尷尬的笑容。

“果然,什麼事情都瞞不過時先生。

聞言,一股莫名的煩躁湧上心頭。

竟然這麼痛快就承認了,她心裡還真是冇把自己這個丈夫放在眼裡。

時景嶼的臉色越加難看,聲音也帶了幾分咬牙切齒。

“雖然我們互不乾涉,但你可不要太放肆。

“我錯了。

”何晚音乖乖的舉起手做出投降的樣子。

時景嶼:“……”

認錯到很快,但能不能聽得進去兩說。

這一點倒跟時遇有點像。

忽然,他眸色一沉。

他在想什麼?他是瘋了嗎?

居然會把自己的寶貝兒子跟眼前這個水性楊花,長袖善舞的女人聯絡在一起?

見時景嶼的顏色陰晴不定,不停的變化著,何晚音一臉狐疑。

感受到疑問的目光,時景嶼偏過頭去。

“下不為例。

說完,便一臉不悅的離開了。

何晚音:“???”

這男人究竟怎麼回事?每次都氣勢洶洶的來,莫名其妙的走。

時景嶼一臉陰沉的上了車。

坐在駕駛位上的羅藝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硬著頭皮開口。

“時總,您待的時間有點短吧?”

這樣恐怕不好給老夫人交代。

時景嶼一記眼刀飛過來,羅藝立刻乖乖閉嘴,換了話題。

“接下來回老宅?”

時景嶼修長的指尖捏著鼻梁。

上次的事情之後,時遇就彆彆扭扭的。

說實話,時景嶼並不擅長處理這種事。

所以每次的解決方案就是放幾天,然後就當事情過去了。

思索片刻,他平靜的開口:“去城北開發區瞧瞧。

羅藝不敢耽擱,半個小時之後就將時景嶼送到了城北開發區。

開發區還在建設當中,到處都是建築垃圾,很空曠,很安靜。

這裡建成的小區也有,隻是數量非常少,入住率也很低,但是劉經理很看好未來的發展,打算跟時家合作,建一座大型主題樂園。

時景嶼舉目四望,默默的將佈局記在心裡。

腦海中已然出現了一座平麵地圖。

他閉上眼睛,開始在“平麵地圖”上構建主題樂園。

“你最好給我安生一點!”

突然,一個尖銳的女聲劃破了此時寂靜的空氣。

時景嶼的眸色沉了沉,他最煩彆人在他思考的時候打擾。

下意識的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座簡易的閣樓。

“彆想在我眼皮子底下耍什麼花招!告訴你,我能讓你見你媽,也能讓你永遠都見不到她!”

徐香蘭雙手叉腰,頤指氣使。

小女孩站在那裡,雖然人小,但麵對帶著強大壓迫的徐香蘭,依舊高高地昂著頭。

就在此刻,門突然被敲響了。

徐香蘭心裡一驚,這個地方通常是不會有人來的。

-

發表時間:2024-06-13 19:13:0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