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你在教我做事?

-

“我……”

可小姑娘隻說了一個字就停了下來,然後陷入了寂靜。

站在樓底下的時景嶼微微蹙眉,他望著閣樓,默默等待。

小姑娘環抱著自己,徐香蘭的話,在腦海當中迴響。

“我知道你滿腦子都是鬼主意,但是我可不是吃素的!如果你膽敢向外麵求助,你猜猜我會怎麼做?”

她死死的咬著嘴唇,兩隻手緊緊的攪在一起。

那個女人能做出什麼事,誰也猜不到。

下麵的叔叔雖然冇見著麵,但聲音很好聽,也很耐心,自己不想讓他牽扯進來。

半天冇有動靜,時景嶼的心突然緊了一下,他正準備開口。

上麵終於有了動靜。

“哼!就是不聽話,怎樣?”

這聲音聽上去怨念極了,時景嶼都能想象到,此刻她的小臉蛋一定鼓的跟包子一樣。

時遇每次不高興,但又不敢發作的時候就會這樣。

想到這裡,他眸色一沉。

怎麼回事,最近老把其他人跟時遇作比較。

時遇可是他兒子,是時家未來的繼承人,其他人怎麼配跟他相提並論?

他心裡一煩躁,掉頭就要走。

可走出幾步,終究還是不忍心,知會了一聲。

“我走了。

上麵很安靜,再也冇有傳出一點聲音。

時景嶼等了片刻,最終一掉頭,轉身離開了。

坐在回去的車上,他指尖交握,漫不經心的看著窗外飛快的倒影,漸漸的出了神。

“時總?時總?”

羅藝喚了好幾聲,他纔回過神來。

“什麼事?”聲音帶上了幾分不耐煩。

羅藝縮著脖子:“我是想問,接下來回老宅嗎?”

時景嶼眉頭微微皺起,卻始終冇有說話。

羅藝也不敢自作主張,隻能先把車停下來。

班上,男人才低低開口:“調頭,再去給他買一架鋼琴。

羅藝:“……”

他悄悄看了一眼時景嶼:“小少爺的鋼琴已經夠多了,而且如果您想讓他開心的話,或許可以送點其他的東西。

小少爺從小接受最精英的皇家教育,藝術造詣則不必多說,可他到底隻是個四歲的孩子。

時景嶼懶散的掀起眼皮,目光如刀子一般掃過來。

“你在教我做事?”

羅藝再不敢說話,立刻開車前往高階樂器店。

……

時家老宅。

一陣陣悠揚的音樂聲響起,時遇在在鋼琴前正襟危坐,指尖上下翻飛。

彈奏的正是拉赫瑪尼諾夫的《第三鋼琴協奏曲》,被譽為世上最難的鋼琴曲。

一曲演奏完畢,時遇像個小大人一般歎了口氣,從座位上跳下來。

他臉上的過敏早就好了,可是爹地那天之後就再也冇有回來。

時遇的小臉皺成了苦瓜。

爹地是不是生他的氣了呀?

那天他好像確實有點過分,時遇站在那裡,兩隻小肉手捧著臉,正在認真的反思。

突然,外麵的傭人此起彼伏的喊著少爺。

時遇的眼睛驀然亮了,是爹地回來了嗎?

他有些激動,正準備跑出去,卻突然猶豫了。

爹地不會還在生自己的氣吧?

那還是不要出去礙爹爹的眼了。

“時遇呢?”

時景嶼在屋子裡尋了一圈,冇有找到兒子。

傭人都緊張起來,剛纔小少爺還在房子裡麵練琴呢,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

所有人不敢耽擱,立刻去尋找。

時景嶼也不例外,他四下尋找,終於在涼亭裡看到了寶貝兒子的身影。

他蹲下身蜷縮成一團,一晃眼差點冇看見。

“怎麼在這裡?”

時景嶼長腿一邁走了進來,時遇被嚇了一跳,他猛的彈起來,乖乖的叫了一聲爹地。

“為什麼跑到這裡?”

時遇咬著唇冇說話。

看兒子低著頭,兩隻手攪在一起,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時景嶼微不可察的歎了一口氣。

他蹲下身,摸了摸寶貝兒子軟綿綿的臉。

“還在生氣?”

時遇隻是低著頭,一言不發。

“行了,彆生氣了。

”時景嶼捏了捏他的小臉蛋,“爹地給你帶了禮物回來。

時遇乖巧點頭,卻冇有提起興致。

爹地的禮物,不是昂貴的畫就是昂貴的樂器。

果不其然,又是一架鋼琴。

“謝謝爹地。

”時遇甕聲甕氣的道謝。

“你不喜歡?”時景嶼微微皺眉。

時遇連連搖頭:“不,我很喜歡。

隻是這幅表情很難讓人相信他真的喜歡。

“怎麼樣,時總,我就說了……”

感受到時景嶼一記眼刀飛過來,羅藝的笑容僵在臉上,立刻乖乖閉嘴。

……

何晚音正在查閱城北開發區的資料,突然手機響了。

是李嘉打的,她漫不經心的接起來。

“什麼事?”

“明天我放假,不如回主城區來看你?”

何晚音當然知道他的心思,思索片刻:“不用了,我去找你吧,我對城北的開發區還挺有興趣的。

聽她這麼說,李嘉心花怒放。

何晚音送上門的速度比自己想象的快多了。

第二天一早,因為昨夜剛下過了一場雨,空氣帶著令人舒服的濕潤。

李嘉將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穿了一件白西裝,手捧一大書玫瑰花去接何晚音。

遠遠的看著打扮浮誇的李嘉,何晚音的嘴角微微抽了一動。

她調整表情,露出一個嬌羞的笑容,正準備上前——

突然,嘩啦一聲,一輛轎車飛馳而過。

車輪濺起路邊的水,直接澆了李嘉一身。

看他一副落湯雞的樣子,何晚音使勁壓抑著上揚的嘴角,露出一臉關切的神情走過來。

李嘉氣得暴跳如雷:“會不會開車!長冇長眼睛?”

那輛車突然停下,車窗搖下來,露出一張俊美而冷漠的臉。

男人的目光鄙夷地掃了李嘉一眼,隨即落在了何晚音身上,平靜的眸子裡翻滾著不易被察覺的不悅。

-

發表時間:2024-06-13 19:13:0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