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親子鑒定

-

“哭什麼?”

時景嶼不由得皺起眉頭。

最近這小傢夥是越來越放肆了,這麼任性,以後怎麼做時家的繼承人?

聽到時景嶼的嗓音愈加嚴厲,時遇被嚇住了。

整個人噎了一下之後,便哭得更凶了。

這一哭可把時奶奶心疼壞了,她不顧身體,把自己的寶貝重孫子給抱起來,看向時景嶼的眼神都多了幾分埋怨。

“瞧瞧你,這是怎麼了?在外麵不高興,也不能拿孩子出氣。

聽時奶奶這麼說,時景嶼微微一征。

怎麼都覺得他在外麵受了氣?

他堂堂時家家主,誰敢給他氣受?

忽然間,腦海莫名出現了一個身影。

時景嶼下意識的咬著後槽牙。

這邊時奶奶溫柔的哄著自己的寶貝重孫子。

“好了,不哭了,奶奶說他。

時遇乖巧的用小肉手擦乾臉上的淚痕,他緊緊的趴在時奶奶懷中,但眼睛還是時不時的偷偷瞥一眼時景嶼。

時奶奶心疼,哄著他不哭之後讓保姆帶下去了。

“你跟我來。

看向時景嶼的眼神之前的和藹蕩然無存,多了幾分埋怨的意思。

此刻時景嶼也不好多說什麼,乖乖的跟著到了後花園。

“說吧,什麼事兒?今天這麼生氣……”

時景嶼猶豫,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他,竟然情緒外露。

“冇什麼,就是跟那個女人……”

“她是你的妻子”話音未落,時奶奶便打斷了他。

“正好,我找你也是要跟你說這個,你們領證也塊半個月了,你就把人丟在那裡,也不讓我看看,實在是禮數不周到。

她雖然冇有見過何晚音,卻對她保留一份好感。

畢竟這是時爺爺生前的心願。

一想到亡夫,她臉上就露出三分幸福,七分哀傷的神情。

“奶奶,她不能來。

”時景嶼拒絕,若是到了時家老宅,那個女人就會產生懷疑。

時奶奶緩緩抬手製止:“我已經吩咐羅藝在城郊準備了一個小院,可以在那裡見她。

聽奶奶這麼說,時景嶼也不想讓她失望,最終一點頭,答應了下來。

時奶奶很是欣喜,隨即吩咐通知下去,家裡的人,能脫得了身的,都一起過來見見時家的何晚音人。

見奶奶這副興奮的模樣,時景嶼無奈的捏了捏鼻梁。

平心而論,他並不想讓那個女人見自己的家人。

既然兩個人註定要離婚,又何必有這麼多的牽扯?

女傭得了時奶奶的命令,便立刻去辦了。

此時站在門口默默偷聽的韓欣怡立刻離開,她嘴角掛著冷笑,歡歡喜喜的回到了韓家。

正好,時奶奶這麼一弄,時家的人有不少都會去。

還有什麼比在那種場合,當眾撕下那個女人假麵更過癮的?

現在正愁缺一個機會,在所有人麵前公佈出來,讓何晚音顏麵掃地,被時家趕出家門。

證據已經收集的差不多了,不過這件事情不能掉以輕心,還需要完全的準備。

換句話說,一定要有讓她無法辯駁的關鍵性證據。

回到韓家,她立刻問起事情的進度。

手下畢恭畢敬的彙報,那個小姑孃的頭髮已經拿到了。

韓欣怡喜上眉梢,運氣還真是不錯,現在隻需要再得到何晚音的頭髮。

隻要能拿出親子鑒定,任憑她有多少張嘴都說不清楚了。

“韓小姐,我們會儘快弄到那個女人的頭髮。

“不必。

”韓欣怡突然擺擺手。

那個女人狡猾無比,恐怕冇有那麼好對付,所以她必須親自出馬。

韓欣怡的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

何晚音,我看你這回怎麼辦?

“阿嚏!”

走在回家的路上,何晚音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在葉曉家裡待的太久了,不知不覺夜都深了,寒意不停襲來。

葉曉本想讓她住下,她卻婉言拒絕了。

今天是跟女兒視頻通話的日子。

在冇有奪回女兒之前一定要低調,避免發生意外。

剛進家門,手機便響了,是視頻通話。

畫麵上,徐香蘭滿臉不情願的將鏡頭對準女兒。

看著女兒乖巧可愛的小臉蛋,何晚音更是下定決心。

她一定儘快調查清楚徐香蘭究竟把女兒藏在哪裡。

“媽咪……”

畫麵中的女兒眼角彎彎,看上去又可愛又懂事,真是令人心疼。

不過時間寶貴,她不能單純隻是敘舊。

何晚音深吸一口氣,事到如今,她隻能把寶壓在女兒身上,希望她足夠聰明。

“寶貝。

”何晚音一字一句,同時指尖微微顫動。

她不能有太大的動作,徐香蘭也是個細心的人。

對麵的女兒紮著圓溜溜的大眼睛,精緻的小臉蛋上閃過了一絲疑惑,片刻便露出笑顏。

她的手似有若無的,輕輕拍了拍桌子。

何晚音心上一喜,她又一字一句。

“媽咪真的好想你。

一邊說,一邊指尖有規律的顫動。

女兒歪著頭,似乎是在思考。

片刻之後,用力的點點頭:“我也好想媽咪呀!”

同時,指尖學著她在顫動。

何晚音一驚,她的女兒竟然如此聰慧。

片刻之間,不但明白她想要用手勢傳遞暗語,竟然還懂了她的暗號並且傳回來。

又可愛又乖巧又聰明。

上回纔看了一麵,就被時景嶼給打斷了,然後徐香蘭就死活不願意繼續,也隻能等這一次了。

想到這裡,何晚音有些憤憤。

那個傢夥今天要是再敢打斷自己跟女兒的視頻……

“我是真的很想媽咪哦。

”女兒的聲音軟軟糯糯的。

她是真的想媽咪了。

“我知道,媽咪都知道。

何晚音忍不住紅了眼眶。

這是她的寶貝,是她九死一生生下來,是她多年冇見的寶貝!

“又在看直播?”

一個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

何晚音:“……”

此刻在心裡恨不得把這個男人狠狠揍一頓,然而也隻能先行忍耐下來,先是依依不捨的關掉視頻,隨後一臉怨念地看著男人。

“時先生,有何貴乾?”

然而,時景嶼無視她要吃人的目光,眼睛死死的盯著她的手機。

“重新打開我看。

何晚音心裡一驚,一顆心差點跳出了嗓子眼。

她努力鎮定,帶著半開玩笑的語氣:“你不會真的對這種直播感興趣吧?”

“你以為我是你?”時景嶼淡淡的掃了她一眼。

何晚音:“……”

“我隻是覺得……”

時景嶼的眉頭微微皺起,剛纔倉促,隻掃了一眼,手機就被關上了。

可就是那一眼,他忽然覺得,螢幕上孩子看上去有點眼熟。

一個淡淡的不悅湧上心頭,男人的聲音嚴厲了幾分。

“打開。

-

發表時間:2024-06-13 19:13:0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